阿拉伯香氣

在杜拜一家與眾不同的咖啡館裡,不僅有香醇的阿拉比卡咖啡,四周更展示著令人歎為觀止的保時捷車型。此次中東之行,遠不止舌尖上的誘惑。

   

我們先試著進行一次發音練習:請大聲說出「DRVN」這個詞。從柔和但鏗鏘有力的「D」字母開始,然後滑向「R」音,接著嘴唇振動出「V」音,最後發出「N」音,享受口腔中的共鳴。請在整個發音過程中讓音調保持低沉有力。聽起來像什麼?沒錯!就是保時捷跑車那無與倫比的強大聲響:如此充滿活力與能量,由內在的熱情迸發而出。 

「只有 DRVN 這個名字最為貼切。」杜拜這間由咖啡館、汽車展示館和概念館共同組成的複合空間的創始人拉希德‧法希姆 (Rashed Al Fahim) 說道。2021 年秋季,這位來自阿布達比的 31 歲商人在藍水島 (Bluewaters Island) 開設了這家別具風格的咖啡館。它位於杜拜碼頭海岸邊,緊鄰世界上最大的摩天輪「杜拜眼」(Dubai Eye)。保時捷很快就注意到了這家咖啡館,並與法希姆展開了合作。因此,如今它的名字裡增添了「by Porsche」字樣。當人們走進其中,便能理解如此命名的用意所在。在桌椅和咖啡機之間穿插著許多玻璃櫥窗,其中展出了眾多保時捷經典車型。短短幾個星期內,DRVN by Porsche 就成為了遊客與潮人的打卡聖地。高峰期間,一天的來客量一度超過 800 人。

他們蜂擁至此,正是因為這裡與眾不同。「我想打造這樣一個地方,在那裡,我能同時玩賞汽車,又能保持對咖啡的熱愛。」拉希德‧法希姆解釋道。他微笑著站在黑色工業風的長廊上,面前是一座巨大的玻璃櫥窗,裡面展示著 1956 年推出的奶油白色保時捷 356。櫥窗中所展出的保時捷車型不斷更新,唯有三款經典車型是固定班底,而這款 356 正是其中之一。「生命是短暫的。」拉希德‧法希姆說道,「如果心有所向,就大膽地去追求吧!」

DRVN by Porsche 是咖啡館、展示廳和車迷專賣店的創新複合體。

他似乎是繼承了他父親對跑車的熱愛。拉希德‧法希姆的父親是一位狂熱的老爺車收藏家,他在距離杜拜約一小時車程的阿布達比,收藏著 100 餘輛老爺車。而拉希德‧法希姆則擁有兩輛保時捷 911 GT2 RS(997 和 991 型)。他最近正在修復一輛 1990 年 911(964 世代)。他說:「對我來說,保時捷這個品牌是完美、傳統和活力的集合體。」 

咖啡則是拉希德‧法希姆的第二大愛好。這同樣並非偶然:「幾個世紀以來,咖啡一直是阿拉伯人待客之道的重要組成。」他說。畢竟,「咖啡」這個詞本身源自於阿拉伯語「gahwa」。這種飲品在當地承載著重要的文化底蘊,以至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烏地阿拉伯、阿曼蘇丹國和卡達,在 2015 年成功推動阿拉伯咖啡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在這些國家,咖啡文化的發展與西方不同。那裡的人們仍以手工將精選的綠咖啡豆在鍋子或桶子內烘烤。接著,將豆子磨碎並在「dallah」(咖啡壺)中沖泡。此外,咖啡的招待方式也遵循明確的規則:主人總是右手執杯、左手執壺,而且「finjan」(咖啡杯)只能倒至三分之一滿。主人會首先招待最重要或最年長的客人,並搭配椰棗或其他甜食。

新鮮烘烤咖啡豆的味道也成為了拉希德‧法希姆的童年回憶。如今他的祖母仍然堅持親自在火上烤製手工採摘的綠咖啡豆。「當你走進屋子,他們總會先為你呈上咖啡,即便晚上也是如此。」法希姆說。他依然喜歡喝這種當地的咖啡,它們通常添有小豆蔻的香味,「這種咖啡的味道獨具特色,美妙無比。」不過他現在更喜歡嘗試不同種類的咖啡:早上喝一杯 V60 手沖咖啡或用愛樂壓 (AeroPress) 沖泡的咖啡,午餐後喝一杯馥芮白(Flat White),即雙份濃縮咖啡,上面覆蓋一層細緻奶泡。 

他說:「我如今算得上是名副其實的咖啡專家了。」這裡就不得不提他是如何愛上咖啡的。當他在美國劍橋市讀書時,他尚能滿足於連鎖咖啡店裡販售的普通咖啡。直到有一天早上,一位同學把他帶到一家提供頂級阿拉比卡濃縮咖啡的咖啡館。「不要加糖,你會品嘗到更多的味道。」朋友建議道。法希姆喝了一口,一股陌生的香氣隨即占據了口腔:舌尖盡是堅果和巧克力的香醇,沒有一絲苦味或酸味。這成為了他人生的轉捩點。此後,他便將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咖啡文化研究中。他買了一台咖啡機,對咖啡豆和研磨技術進行實驗,最終成為一名咖啡專家。

回國後的法希姆遇到了咖啡品鑒師德米特里‧格里克霍夫 (Dmitriy Griekhov),後者在杜拜經營著一家咖啡館,並已經在許多咖啡師錦標賽中獲獎。在此期間,法希姆在阿聯酋國家航空公司接受了飛行員培訓,並已經養成了在每次飛行前拜訪格里克霍夫的習慣。他說:「如果不先和他喝杯濃縮咖啡,我都無法保證自己願意踏入駕駛艙。因為我知道,一旦我開始空中飛行,就喝不到如此香醇的咖啡了。」

咖啡一直是阿拉伯人待客之道的重要組成。

手工打造:

手工打造:

這些來自公平貿易種植園的咖啡豆,均在咖啡館的烘焙機中現場加工。

如今,兩人合夥創立了 DRVN by Porsche。他們最初想靠兩人的力量,打造一個兼具汽車、咖啡和文藝的場所。「你還是好好開飛機吧。」法希姆的父親建議道,「僅靠熱情,是支撐不起這份事業的。」許多朋友也勸他不要這樣做。然而,他們都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勇氣與成就往往都源自無限的熱情,無論是斐迪南‧保時捷在 19 世紀末發明電動輪轂馬達,還是提出一個非比尋常的咖啡館理念。因此,法希姆放棄了他的飛行員生涯,將他對咖啡的熱情轉化為在 DRVN 的職業生涯。他說:「我們只是想做到最好。」

迷人魅力:

迷人魅力:

歷史悠久的跑車與牆上的保時捷藝術相結合,再配上完美的咖啡,構成了 DRVN by Porsche與眾不同的體驗。

他如此總結自己對品質的要求。在杜拜這樣一個處處追求極致的城市(甚至擁有自己的咖啡博物館),這樣的目標並不鮮見。而且這也是保時捷亙古不變的追求。與保時捷的合作,為兩位創業者在 2021 年於杜拜首次舉辦的「保時捷經典車」(Icons of Porsche) 節上,帶來了一系列代表性經典車的加持。這些都是從斯圖加特的保時捷博物館被運送至杜拜的,包括 1948 年的保時捷 356「一號跑車」(No. 1)、保時捷 935/78 大白鯨 (Moby Dick) 和 1970 年 911 S 2.2 Targa。


在櫃檯後的一間玻璃房裡,德米特里‧ 格里克霍夫站在高科技烘豆機前,將綠咖啡豆倒進生豆投入口,然後開始烘烤。每隔幾分鐘,他會檢查自己為每個種類制定的烘烤程度。他解釋說:「烘焙咖啡的藝術,就在於烘焙到豆心,又不令它燒焦。」多幾秒,或者少幾秒,都會影響咖啡豆的香氣釋放。

DRVN by Porsche 只烘焙來自高原地區的阿拉比卡咖啡。這裡不會選用許多大型連鎖咖啡店使用的普通羅布斯塔咖啡豆。法希姆選用的原材料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平貿易種植園,如衣索比亞、烏干達、巴西和許多其他國家與地區。最貴的咖啡豆名叫紅寶石 (Ruby),每公斤可達 800 美元。有些顧客會買咖啡豆回家使用,伴隨著他們離開咖啡館的除了購物後的找零,更有相對應的咖啡知識。而這正是法希姆所堅持的。他說:「你可能無法把熱情傳遞給所有人,但你可以鼓勵人們嘗試新鮮事物。」

創始人:

創始人:

拉希德‧ 法希姆一直是保時捷的忠實車迷。在他求學期間更增添了第二個愛好──咖啡。如今,他透過 DRVN 將二者結合起來。

瞭解更多資訊

您可以在這裡找到更多關於 DRVN by Porsche 的資訊。

Barbara Esser
Barbara Esser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