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的樂趣

傑佛瑞‧多赫提(Jeffrey Docherty)將自身對線條、色彩和古董賽車的熱情,以詼諧又深具內涵的方式融入保時捷藝術創作中。其中之一就是第 400 期《Christophorus》的封面主題。

   

「《Christophorus》是保時捷 DNA 的一部分。」 傑佛瑞•多赫提

在傑佛瑞•多赫提位於波特蘭(Portland)的家中,他正滑著 iPad,瀏覽自己的作品集。聚焦其中一幅繪畫,映入眼簾的是一個 1960 年代的方向盤,但黃色盤緣取代了原本的木質色調,並且以鮭魚粉作為背景色。這位設計師偏好使用那些在 1960 和 1970 年代廣受歡迎的保時捷漆色。6 年前,多赫提開始將保時捷融入創作元素。至今,這些主要發表在 Instagram  上的畫作,受到全球粉絲的熱烈喜愛。他尤其從自己最鐘愛的 60 和 70 年代賽車主題中領悟到一種特殊的美學。這位 42 歲的設計家解釋道:「我一直在尋找出奇不意的方式來詮釋賽車歷史上的某個時刻。」尋覓的結果讓他能重新審視熟悉的事物,並以抽象的技巧、詼諧的手法、深度的內涵賦予其新的美感和意想不到的訊息內容。

2019 年,多赫提從巴塞爾邁阿密海灘藝術展上一件極為轟動的作品獲得靈感:義大利藝術家莫瑞吉奧•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用銀灰色膠帶將一根香蕉貼在牆上。這根彎曲的水果讓多赫提聯想到了保時捷的煞車卡鉗。他保留了灰色的膠帶,選用了天藍色的背景,並用一支黃色的煞車卡鉗取代香蕉。此作品才剛發佈到 Instagram  上,就立刻在網路瘋傳。他愉悅地說:「它讓人莞爾一笑,也提供了聊天的題材。我順利將藝術世界的一個獨特時刻轉移到汽車世界,並且將這個時刻與我熱愛的事物串聯起來。」

這位平面設計師已在創意領域耕耘了二十多年,如今他是體育用品公司 Nike 的資深創意總監。他從小就喜歡汽車,也愛畫車子。不知從何時起,他便將對「設計」和「汽車」的兩股熱情合而為一。起初,他對氣冷式的福斯汽車最感興趣,「但後來我將興趣轉移到了早期的保時捷車型。」第一批有趣的代表性作品由此誕生,然後他也買下了第一輛來自祖文豪森的跑車,那是一輛保時捷 911 SC。這輛車於 1978 年出廠,但它的車主在外形上添加了許多細節,改造得更顯復古。多赫提不僅喜歡上述年代的汽車,還迷戀那個年代的各式賽車服、頭盔、貼紙和繡片。他非常欣賞保時捷的品牌形象和其持續參與賽車運動的傳統精神,同時也盛讚它的精巧、細膩和內斂的造型。他進一步說道:「保時捷設計展現出一種歷久彌新的美。人人都知道保時捷的能耐,因此無需外觀上的過度裝飾,它本身就能詮釋出這樣的低調之美。」

隨著疫情持續延燒,多赫提在美國波特蘭的家中地下室創作了許多作品。居家工作室裡擺放了模型車軌道和文件檔案。而這裡存放的檔案包含了他的紙本插圖、他所設計的滑板和浴巾、保時捷模型車和書籍,其中一本便是關於保時捷的指定平面設計師艾里希•斯特倫格(Erich Strenger)。斯特倫格從 1951 年起為保時捷的宣傳冊、海報和廣告設計工作貢獻了近四十年的心力。多赫提視他為重要的靈感泉源。

多赫提從鋼製文件櫃中抽出一些舊期的《Christophorus》雜誌。「我買這些雜誌,是因為我對那個時期的插圖、照片和廣告感到好奇。」能替這份雜誌設計第 400 期的封面,他感到相當榮幸,並表示 「《Christophorus》很特別,它是保時捷 DNA 的一部分。」

低調的品牌設計,很符合這位出生於紐西蘭的設計師的性格。多赫提是個內斂含蓄的人。他的 Instagram 頻道讓他聲名大噪,但還在他能接受的範圍之內。同時,他也為以保時捷為主題的書籍繪製插圖,賽車手們也請他設計頭盔圖案。他更為濱湖采爾冰上大獎賽(GP Ice Race)的召集人康斯坦丁•克萊(Constantin Klein)和沃夫岡•保時捷博士(Dr. Wolfgang Porsche)的兒子費迪•保時捷(Ferdi Porsche)將一輛保時捷 911 設計成藝術車。

放鬆心情:

放鬆心情:

在 iPad 上繪圖時,多赫提完全忘卻煩心事、為自己充電。

對經典老車的熱愛是多赫提的家族傳統。他的父親和祖父以前都在紐西蘭南島上人口僅約一千六百人的特威澤爾(Twizel)小鎮從事機械師的工作。「我爸爸也在一個賽車隊擔任技師,幾乎每個週末他都會帶著全家參加老爺車活動」,多赫提回憶道。之後他和弟弟大衛會在紙上描繪那些車子,或是用紙板製作小模型車。一家人後來搬到基督城,在那裡,青少年時期的多赫提開始玩滑板,並且已經開始為當地的滑板店和滑雪板品牌設計圖案。「我很幸運,能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找到了自己的熱情所在。」

他曾就讀於一所藝術學校、在一家設計公司工作。2003 年移居澳洲,其後任職於當地的雜誌社和各種機構。在墨爾本,他遇到了來自美國的珍娜佛•馬修斯(Jenafer Matthews)並娶她為妻。後來兩人一同前往紐約,在那裡他曾任職於《紐約時報雜誌》。多赫提表示,他在畫室和編輯部學會了如何用插圖敘述故事,而不僅僅只是設計「漂亮的圖片」。 自 2012 年以來,這對夫婦與他們 8 歲的兒子艾許(Asher)定居於波特蘭。

當多赫提在家時,只需坐上他的墨西哥藍 911 SC,開車經過一兩個街區,就可以找到保時捷社群的成員。在他居住的波特蘭北部 Arbor Lodge 城區裡,便有兩間修車廠是由保時捷車迷所經營。他在那裡停
 下來聊聊天。「波特蘭的保時捷社群就像 一個大家庭」,他花了幾分鐘做點技術資訊交流後說道:「所有人彼此之間都有某些共同點,或是都認識社群中的風雲人物。」我們的兜風旅程伴隨著從波特蘭國際賽道上隨風飄來的高轉速引擎聲。他笑道: 「我覺得這聲音很美妙,但鄰居就沒那麼喜歡了。」

我們繼續驅車前往位於附近文藝城區聖約翰的 See See Motor Coffee 咖啡館。從這裡到聖約翰大橋只需兩分鐘路程,它是通往西波特蘭丘陵區的門戶:蜿蜒的道路、鬱鬱蔥蔥的景觀、壯麗的視野。多赫提喜歡駕車四處漫遊,對他來說,這些兜風旅程就像他的保時捷藝術一樣讓人放鬆心情。他表示:「我只需要帶上 iPad 和觸控筆就可以在任何地方作畫。如此,我可以忘卻所有煩心事、為自己充電,並且也應該保持這樣的狀態,我不希望讓我所熱愛的事物成為壓力或感覺像是在工作。」

Helene Laube
Helene Laube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