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躍時光

歷史性的一刻在兩座高聳雪牆之間重演。新的挑戰者再度從一輛保時捷上方一躍而過。

   

這張照片,不知為何,始終鮮明地存在於保時捷的品牌歷史中、兩名創辦人的生命中,以及幾十年來無數看過它的人的記憶中。這張照片拍攝於 1960 年奧地利蘇爾斯(Zürs)附近的弗萊森隘口(Flexenpass),從此名留青史:一輛保時捷 356 停在如房屋般高聳的雪牆之間,一名滑雪員從上方一躍而過,如此大膽的動作,卻像隨意而為般從容優雅。這個瞬間象徵著當時的社會氛圍:勇氣、冒險精神和最重要的生活之樂,在經歷艱難的數十年後又回歸了。這正好符合保時捷品牌始終不變的精神與特質。

1960

1960

攝影師漢斯‧特魯爾和滑雪運動員埃貢‧齊默曼在阿爾貝格隘口旁的蘇爾斯捕捉了飛躍保時捷 356 的經典瞬間。

圖中那位身姿完美的滑雪運動員是奧地利人埃貢‧齊默曼(Egon Zimmermann),他是當時最偉大的滑雪運動員之一,也曾是 1962 年的大型障礙滑雪世界冠軍得主,更曾於 1964 年獲得茵斯布魯克(Innsbruck)冬季奧運滑降賽冠軍。齊默曼於 2019 年辭世,享年 80 歲。「埃貢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他 71 歲的弟弟卡爾海因茨•齊默曼(Karlheinz Zimmermann)說,「這張照片讓他永垂不朽。」

照片中的另一位主角保時捷 356 同樣名留青史。發跡於奧地利的保時捷時值草創階段,356 讓其成為舉世聞名的跑車製造商。保時捷和這個阿爾卑斯共和國的關聯從最初就非常密切。

這張照除了寫著「On taking a shortcut(當他走捷徑時)」的幽默註解,更成為 1981 年辭世的攝影師漢斯‧特魯爾(Hans Truöl)最著名的作品。

蓄勢待發

蓄勢待發

在蒂默爾隘口跳臺上滿心期待:保時捷公司執行董事會副主席暨財務和資訊技術執行董事會成員魯茲‧梅施克(左)與近幾十年來最成功的滑雪運動員之一阿克塞爾‧倫‧斯溫達爾。

時光回到 2021 年,來到奧地利和義大利交界處的蒂默爾隘口(Timmelsjoch),即使滑雪季節趨近尾聲,當地積雪仍有數公尺高。兩屆奧運會和五屆世界錦標賽冠軍阿克塞爾‧倫‧斯溫達爾(Aksel Lund Svindal)是目前最成功的滑雪運動員之一,此時他正準備重演經典。這時天氣非常理想,晴空萬里,也沒有強風;但大家都知道,海拔 2,500 公尺處天氣變化無常,所以攝影團隊分秒必爭。4 名攝影師就定位,一架空拍機升空。製作人以擴音器高喊:「5-4-3-2-1。開始!」坡頂上的斯溫達爾收到指令後緩緩出發,並將目光擺在前方近 100 公尺的滑雪跳臺,然後開始加速進行首次試跳。「最後 10 公尺是最重要的,你絕對不能在那裡出錯」,這位 38 歲的挪威人事後在採訪中解釋。他笑著補充道:「還有,你必須抓住正確的 0.1 秒躍起。」起跳後,他立即將專注力轉移到落地,因為飛行的片刻幾乎不超過 1 秒鐘。「飛行的瞬間,滑雪板下方的一切都非常模糊。」

在地面上,攝影師史提芬‧波格納(Stefan Bogner)已經準備好捕捉精采瞬間。在他前方恰到好處的距離,一輛保時捷橫停在兩道 5 公尺高的雪牆之間,就像當年的齊默曼和特魯爾。只是這次的保時捷不是 356,而是一輛海王星藍的保時捷 Taycan Turbo──祖文豪森的首款純電跑車。波格納靜待適當時機。當斯溫達爾跳躍過 Taycan 時,他立即按下快門;相機每秒快門數高達 12 次,幫助波格納捕捉到跳躍的每個瞬間。不過有件事令他擔心:「我們需要更多陽光」,這位慕尼黑籍攝影師以阿爾卑斯山動態攝影聞名。

斯溫達爾也不滿意:「我的速度要更快,姿勢也不太對」,這位高大的挪威人檢視第 一次跳躍的畫面時表示:「我的腿要再向上抬,手要更向後擺。」

如果要重現 1960 年蒂默爾隘口的代表性畫面,所有細節都必須到位。這不是複製品,而是 21 世紀的重新詮釋。這個想法本身就和飛越保時捷一樣大膽。

保時捷公司執行董事會副主席魯茲‧梅施克(Lutz Meschke)表示:「對我們來說,這個新作品在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搭起橋梁。」他專程來到蒂默爾隘口,想親眼目睹這項創舉。「保時捷非常重視傳統,而我們也全力推動未來的創新。」梅施克將這種 「共生關係」視為保時捷品牌核心。

「今天,我們創造了歷史。」 魯茲‧梅施克

透過 Taycan,保時捷成功地展示這種起源與未來共存的理念。它是品牌歷史中空前的車型,同時卻能一眼就被認出是保時捷。跑車基因在 Taycan 上展露無遺。斯溫達爾先是自詡「氣冷車型的車迷」,但隨後表示:「對我來說,電動車象徵著未來,而且它充滿駕駛樂趣!」


漢斯‧特魯爾和埃貢‧齊默曼其實也是出於樂趣。那時,特魯爾已經是知名攝影師,除了體育賽事,他也記錄冬季運動勝地阿爾卑斯山的社交生活。卡爾海因茨‧齊默曼回憶,這張照片是「在一個難得的機會之下,一時興起拍攝的。」當時,一場大雪崩阻斷了弗萊森公路,那是(Stuben)和蘇爾斯(Zürs)兩鎮之間的唯一通道。他們必須用大型機具疏通,因此在道路兩側留下大量積雪。齊默曼回憶道:「那座雪牆前所未見地高,這讓漢斯‧特魯爾和我哥哥躍躍欲試。」

齊默曼說,照片主角之一,紅寶石色的保時捷 356 B 是特魯爾自己的車。「356 對當時的我和我哥哥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他敘述著拍攝過程:「他們封鎖道路,將保時捷停到定位,開始跳躍,結束。」2021 年的「跳躍行動 2.0」可不會這麼隨興。畢竟,這次不只拍照,還要從各個角度拍攝成影片。

當保時捷團隊、攝影團隊、攝影師史提芬‧波格納和阿克塞爾‧倫‧斯溫達爾為重要時刻做準備時,歷史畫面也不時浮現。品牌大使斯溫達爾坦言,「能夠成為保時捷歷史的一部分」令他備感驕傲,同時,「能夠在這裡寫下歷史篇章,也是無比殊榮。」他不僅認識滑降賽奧運冠軍得主埃貢‧齊默曼本人,比賽號碼也同樣是 7 號,只不過兩人的勝利時隔 54 年。

2021

2021

在蒂默爾隘口與阿克塞爾‧倫‧斯溫達爾合作的新版本中,保時捷將傳統與創新完美結合。

這張傳奇照片對史提芬‧波格納而言也別具意義:「漢斯‧特魯爾曾為我叔叔和祖父拍過照。」老威利‧波格納(Willy Bogner)和小威利‧波格納仍是德國最著名的滑雪運動員。「這對我來說就好像一個輪迴」,這位攝影師說完後,又拿起相機準備拍照。

「你必須不斷進步,在賽車和滑雪運動中都一樣。」 阿克塞爾‧倫‧斯溫達爾
大功告成

大功告成

(左起)卡爾海因茨‧齊默曼、阿克塞爾‧倫‧斯溫達爾和魯茲‧梅施克,三人對蒂默爾隘口的影片和相片感到滿意。

不過,要圓滿完成這個輪迴,還需要一點時間。有時陽光角度不對、有時雲霧遮天、有時雪花紛飛。阿克塞爾‧倫‧斯溫達爾以只有世界級運動員才能辦到的精確度, 一次又一次地進行跳躍。每一次嘗試,他都會針對起跳、空中姿勢、滑雪板位置和落地進行微調。「你永遠不能停下腳步,絕對不能自滿」,斯文達爾解釋,「你必須不斷進步,在賽車和滑雪運動中都一樣。就是這點將我與保時捷聯繫在一起。」

終於,山脈上的雲層散開,史提芬‧波格納舉起雙臂,所有人就定位,斯溫達爾再次進行跳躍。

「可以了!」波格納檢視完畫面後喊道,「這次全部都對了。」他很滿意,不,應該說,他很興奮:「這種事一輩子只能做一次。」

此刻,卡爾海因茨‧齊默曼想起了他哥哥埃貢,說道:「如果他還活著,今天一定會在這裡」,他明顯受到感動,「也許他在天上看著呢!」

重拍現場的每個人都感受到這一刻的重要性。董事盧茨‧梅施克總結道:「今天,我們創造了歷史,不自滿於成功,而是始終勇於躍進,不斷突破極限。」這就是保時捷精神。 

Thomas Ammann
Thomas Ammann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