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之寶

兩個世代、一種熱情:我們造訪北卡羅來納州的英格拉姆 (Ingram)一家,除了參觀他們壯觀的保時捷收藏, 也與收藏家聊聊對品牌的熱情,以及可能遇到的困境。

   


有些地方充斥著魔力;有些地方將時光凍結;有些地方則許諾著未來。若你有幸能親眼看到英格拉姆的家族珍藏,定能感受到那股連接古今、預示未來的魔力。小名「鮑勃」的羅伯特‧英格拉姆和妻子珍妮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德罕市。自 90 年代末期開始,他們收藏了大約 80 輛精美的保時捷車款,無疑完美再現保時捷品牌跑車橫跨 70 多年的迷人歷史。夫妻倆對保時捷的熱情,也傳承給兒子羅裡和卡姆──這份熱情跨越了兩個世代。

為愛收藏:

為愛收藏:

英格拉姆一家人定居於北卡羅來納, 並擁有令人驚豔的保時捷收藏。他們的樂趣是開車,也非常好客。對這家人來說, 與人分享熱情非常重要。卡姆強調:「汽車背後的故事最動人。」一系列珍奇異寶,自左向右分別為:保時捷 356 Coupé、906 Carrera 6、356 A Coupé、 356 B Carrera GTL Abarth、356 America Roadster、356 B Roadster。

魔力

觀賞他們的收藏猶如走進時光隧道,將保時捷七十多年的品牌歷史盡收眼底。從奧地利格明德(Gmünd)所生產的老式雙門轎跑車開始,一直到 2019 年 991 世代的保時捷 911 Speedster,「能夠照料這些車輛,我們感到既自豪又榮幸。」年屆 78 歲的鮑勃‧英格拉姆提及老車時,眼裡尤其閃著光芒;每位前車主的熱情與驕傲,他都惦記在心上。「本著這種精神,我們希望將這些收藏留給未來。」他認為這才是對人本和車輛應有的態度。「世界上沒有其他車廠能擁有如此忠實的支持者。」鮑勃說,這就是令他著迷於保時捷的原因。他的兒子卡姆補充道:「汽車背後的故事最為動人。」這些故事可能是特定車款的著名賽車史,也可能是前任車主的輝煌人生。「透過這些收藏,我們才能融入與這些人或車的故事中。」

他們希望收藏品充滿生命力,並透過兩種方式做到這件事。首先,無論是週末的家庭旅行還是俱樂部的活動賽事,收藏品都會輪流出門。「所以這些收藏品隨時能上路。這一點對我們來說很重要。」鮑勃所說的甚至包含 60 年代的保時捷 906 Carrera 6 等賽車。它們不但車況良好,且全都能合法上路;唯一的例外,就是限量生產 77 部的保時捷 935,因為這款特製賽車只能在俱樂部賽事或私人賽道培訓中使用。再來,這些珍藏都是慈善活動的主角。英格拉姆一家不僅樂於展現自己的熱情,也樂於與人分享。珍妮解釋:「我們的目標就是透過藝術、精美收藏和豐富回憶讓參觀者感到賓至如歸。」

重建:

重建:

保時捷 356 B Carrera GTL Abarth 曾馳騁於瑞典。 然而,這麼珍貴的車輛卻在一次爆炸中幾近全毀。
「能照顧這些車,是我的榮幸。」 鮑勃‧英格拉姆

起源

鮑勃每次開著自己的保時捷時,都會想起 1971 年某天,第一次體驗朋友的保時捷 911 S。他說:「車子才剛發動,就奏起了機械的交響樂。」過了 45 分鐘,朋友讓鮑勃坐上駕駛座。他笑著回憶說:「我那時很緊張,一開始就讓引擎熄火了。但車內的空間、氣味和聲音,給我的感覺卻是如此獨特。」他回家後,便對珍妮說:「有天我也要有自己的保時捷。」

這會需要一點時間,畢竟這對年輕夫婦還有更急迫的事情要做。鮑勃來自伊利諾州的城鎮查爾斯頓(Charleston),且自認為沒什麼背景。他的第一份零工,就是在學校旁幫忙獨自拉拔他長大的母親顧雜貨店。他笑著說:「我努力存錢,考到駕照,就是為了買一輛鎮上最炫的車。」他一直都是個車迷,會常開車去印城(Indianapolis)和賽百靈(Sebring)看賽車,甚至偶爾和朋友玩直線加速。

完成學業後,鮑勃展開了順遂的職涯。他當上了藥廠業務,一轉眼便進入了產業的最高層級。多年來,他一直是全球頂尖製藥公司的執行長,也面臨身為高階主管難以避免的挑戰。他說:「那段時間我們搬了 19 次家,真是辛苦了我的妻兒。」珍妮妻子平靜地回首:「那真是一段瘋狂的歲月,但是家人聚在一起永遠是最重要的。」

如今,退而不休正是鮑勃的生活寫照。迄今,他仍是製藥產業的創投公司合夥人,只是終於有更多時間投入自己所熱愛的保時捷。他的收藏從 964 世代的深藍色保時捷 911 Carrera Cabriolet 開始,緊接著是 993 世代的金屬紫水晶 911 Carrera Coupé。到了 90 年代末期,又加入了一輛 993 世代的 911 Turbo S Coupé,「接下來的收藏就不用我多說了。」鮑勃笑著說:「這 一切最棒的是,我能將這份熱情與整個家庭分享。」家庭一詞在這裡被廣義地使用: 「在這個保時捷大家庭中,我們結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車迷。」

英格拉姆家的新生代為這些傳家之寶增添新意。長子羅裡負責管理這些珍藏,並成立「英格拉姆駕馭體驗」(Ingram Driving Experience),這是一個由賽車運動愛好者組成的團體,他們會在私人賽車活動中見面,也會邀請像前車手馬克‧韋伯(Mark Webber)這樣的朋友來共襄盛舉。次子卡姆也全心投入稀有車市場。

世代典範:

世代典範:

週末的家庭旅遊意義重大。 這些保時捷收藏讓一家人聚在一起。
「透過這些收藏,我們才能融 入與這些人或車的故事中。」 卡姆‧英格拉姆

災難

2019 年 4 月,這家人遭遇一場惡夢。停放大部分收藏的倉庫門口發生瓦斯管線氣爆事件。有兩人失去性命,附近的建築物被完全摧毀,英格拉姆家大廳也嚴重毀損,坍塌的屋頂壓毀半數珍藏。鮑勃回憶道:「那是我們一生中最難過的一天。至今,我們仍為受傷害的人們,以及痛失摯愛的家庭哀悼著。」

重建

首度清理與盤點過後,發現有 4 輛車已嚴重損壞,無法修復。其中包括一輛極為罕見的保時捷 356 B Carrera GTL Abarth。這輛名車來自瑞典,同型跑車曾在弗洛裡奧盾(Targa Florio)或利曼 24 小時耐力賽這類傳奇賽事中立下功績,價值高達數百萬美元。但更令這家人煩憂的,是接下來的一場活動。圓石灘車展(Pebble Beach Concours d’Elegance)是全球最豪華的經典汽車展之一,而 Abarth 本來即將參加這場車展,距離這場只有受邀者才能參加的頂級活動只剩不到 4 個月了。「對我們來說,這可是莫大的殊榮。」鮑勃如此強調。他當時就站在燒毀的車前,看著卡姆問:「我們來得及把車修好嗎?」卡姆說:「坦白說,我不知道。這對我們一家人來說都很困難。」

接下來幾週的時間,他和團隊每天在維修廠裡工作超過 16 個小時,嘗試翻修這輛車。卡姆表示:「這輛賽車雖然身經百戰,但底盤卻不曾因事故或意外而嚴重受損。車體本身狀態依然良好,所以我們才能在 4 個月內完成幾年份的工作。」

幸好 Abarth GTL 來得及參加圓石灘車展。鮑勃也承認:「那一刻非常感動,這段經歷使我們一家人變得更親密。」卡姆和父親一樣時常捫心自問:「我的目標是什麼?我願意為這些目標付出什麼?」答案在此很明確,就是要為了家庭、為了未來、為了保時捷,保住這些傳家寶的魔力。

356 B Carrera GTL Abarth 經過完美的修復,在圓石灘車展上贏得該級別獎項。卡姆和父親駕駛著獲獎車輛,跨越圓石灘草皮領取獎盃。這對卡姆而言就像一場夢,鮑勃則總結道:「這就像保時捷的品牌精神,只要還有一絲希望,就絕不放棄。」

置身於 Abarth GTL 的鮑勃肯定也沒忘記那輛 1971 年的 911 S。

Thomas Ammann
Thomas Ammann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