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克

清晰俐落、律動流暢的精準線條,構成了司徒加特市中心 約翰克蘭克舞蹈學校壯觀的新建築。視線從歌劇院望去, 這座宏大建築巨作體現了舞蹈的張力和優雅。

   

加百列•菲格雷多(Gabriel Figueredo)
當塔德伍斯•馬塔奇在巴西第一次遇到加百列•菲格雷多時,這位舞者才十二歲。「身體和音樂能如此融合,非常少見。他能來到司徒加特,是我們的榮幸。」這位現年二十歲的舞者已獲得多次獎項,如今是司徒加特芭蕾舞團的一員,事業前景無限。

雨宮瑞希出生於日本東京的雨宮瑞希在家鄉的服部彩子私人芭蕾舞學校開始學芭蕾舞。2014 年,馬塔奇將她帶到司徒加特的約翰克蘭克學校,2017 年她順利畢業。她那優雅輕盈的舞姿顫動人心,被司徒加特芭蕾舞團寄予厚望。

它是德國第一座完全新建的芭蕾舞學校。90 公尺長的建築物坐落在市中心黃金地段,十層樓順應著地勢,疊併平衡穩嵌在山坡上,宛如職業生涯中的層層階段。「司徒加特芭蕾舞團對於芭蕾舞愛好者的意義,就像保時捷這個名稱在車迷心中的地位一樣」,自 1999 年起便開始擔任約翰克蘭克學校總監的塔德伍斯•馬塔奇(Tadeusz Matacz)這麼說。早在 18 世紀初期,司徒加特便是世界著名的舞蹈城市。當時符騰堡宮廷將巴黎歌劇院的明星舞者挖角到這座城市。1960 年代在編舞家約翰•克蘭克(John Cranko)領導下創造了司徒加特芭蕾舞奇蹟,全世界關注施瓦本首府的目光自此從未停止過。這所學校與司徒加特的舞蹈背景有著非常特別的密切關係。「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這裡,沒有其他任何地方能夠讓學生在一剛開始加入舞團,就與偉大的舞者並列同排,這是絕無僅有的」,馬塔奇如此解釋。此外,學生人數僅 120 人,不僅易於管理,更能與每個人進行密集地單獨教學。

獨到美學、精湛構思

這座學校建築物由慕尼黑的柏格魯達茨(Burger Rudacs)建築師事務所操刀設計,以簡潔精準的線條締造出宏偉的姿態:有如一層又一層的露臺,順著坡度依嵌在斜坡上。在這裡,年輕舞者們應該要能感到自由無拘束。「我們認為,建築和芭蕾舞之間具有共同的本質特徵」,建築師畢姬特•魯達茨(Birgit Rudacs)解釋道,「兩個領域都涉及到組合、空間和節奏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在約翰克蘭克學校的空間塑形中都獲得處理,而我們也認為已經得到了答案。」 

從建築體的層疊結構中便可看出背後的使用概念。中間區域是行政管理部門以及八個排演廳,裡頭的落地鏡高至天花板;韋拉街入口處則是可容納 80 名學生的住宿區。最為特別的是新排練舞臺,與歌劇院的舞臺完全一致,並且可容納 200 名觀眾。這個舞臺藏於建築內部,符合「黑箱劇場」的理念,只能在烏爾班廣場上透過門廳的大型玻璃窗才可一窺堂奧。 

精湛的平衡:

精湛的平衡:

建築和舞蹈在新建的約翰克蘭克學校找到完美的平衡。

寬敞的走廊、大廳和樓梯一律採用明亮的清水混凝土面層,營造出乾靜、穩健、專注的整體氛圍。沒有任何會分散注意力的設計,一切都專注在最重要的主題 上——舞蹈。

從大型玻璃窗和陽臺上望去,毗鄰的歌劇院和市區全景盡收眼底,心神始終傾注於最終目標和普羅觀眾。對於學生來說,這個學校是激發勵志、形成認同感的殿堂,而這棟建築物在空間上無疑是全面升級。「我們之前教室的狀況糟透了」, 馬塔奇回憶起以前狹小乏味的空間,天花板低到讓舞者無法做出太大的跳躍動作。

願景之窗:

願景之窗:

司徒加特芭蕾舞團前團長萊德•安德森(Reid Anderson)早在 1996 年就開始爭取在歌劇院附近蓋一棟新校舍。
一路攀升:

一路攀升:

約翰克蘭克學校為著名的司徒加特芭蕾舞團培訓出最好的舞者。
「沒有其 他任何地 方能夠 讓學生與偉 大的舞者並 列同排。」 塔德伍斯•馬塔奇

舞蹈——每個人都能理解的語言

約翰克蘭克學校裡的 120 名學生來自 26 個國家,大多數都住在學校專有的新宿舍裡。「在這裡,這些來自全世界的年輕人將在最好的教育環境下接受培訓」,保時捷人力資源和社會事務部門董事會成員安福納(Andreas Haffner)表示,「這將創造出非常重要的東西:多元化!而且也會體現在各種觀點上。我們的員工來自 80 多個國家,因此我們深知這種多元化的重要性。」 司徒加特芭蕾舞和保時捷之間有著相似之處。「在文化演進過程中,過去幾個世紀裡所形成的風格不斷地被重新設計,而約翰·克蘭克更是不斷地追求發展自己的藝術,其舞藝在新舊之間架起了橋樑,為現代與古典牽線。同時,他開放的胸懷和對變革的渴望與保時捷如出一轍」,安福納熱烈地說道。這悠關傳統與創新,文化觸動全世界的人心。保時捷自 2012 年起擔任司徒加特芭蕾舞團的主要贊助商,衷心重視這段緣份,因此斥資一千萬歐元,實質支持新建築的完工。

提倡文化:

提倡文化:

保時捷斥資一千萬歐元協助打造新建築。
「這將創 造出非常重要的東西: 多元化!」 安福納

塔德伍斯•馬塔奇特別期待能夠在不受日光直接照射的理查克拉根(Richard Cragun)排練廳裡工作:「對我來說,那將是最有趣的大廳,演出者和音樂之間的互動將在此凝聚昇華,這個空間能讓人完全專注、激發靈感。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架獨特的直立式鋼琴,音質優美無比。就好像在舞臺上,只有受到音樂和燈光包圍的舞者能與神靈相通,再由他們將這份魔力傳遞給觀眾。」

為此,你需要的是特別的天賦,還有一個特別的場地。

同場加映:約翰•克蘭克

「約翰•克蘭克是一個令人驚奇的人物。他就像一塊磁鐵,吸引了許多當代最偉大的舞者。他象徵了對頂尖品質、藝術和情感的強烈需求」,塔德伍斯•馬塔奇如此形容。在南非開普敦完成培訓之後,傑出的編舞家克蘭克加入倫敦皇家芭蕾舞團,開啟了他的職業生涯。1960 年代初期,他以客座舞蹈指導的身份來到司徒加特,在他十二年的領導下,舞團享譽全球。1971 年,克蘭克在當時的西德創立了第一所國立芭蕾舞學校,自 1974 年起便一直以他的名字為校名。

Bettina Krause
Bettina Krause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