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6號重見天日

近六十年來,這輛車一直列於失蹤名單——直到一通神祕電話打來。兩位收藏家發現一輛現存最早的德國保時捷 356。他們從一場如電影般精采的行動中發掘了這件珍寶。

   

隨著音樂變得更加戲劇化,攝 影機鏡頭切換越來越快,劇情以驚人速度發展到幾乎窮途 末路之境,救兵也就該在最後關頭趕到了。這是動作片的常見橋段,但在現實中呢?

下面是一個真實發生的故事。而且其中有些情節段落,戲劇性到完全可以在影院播出了。主角是已有 71 載歷史的保時捷 356,名列 20 世紀的汽車珍品。如果不是最後一刻的搶救,它恐怕已永遠亡失,不知所終。 

2021 年秋。漢堡汽車博物館「原型車」(Prototyp) 的兩位創始人湯瑪斯‧柯尼希 (Thomas König) 和奧利佛‧施密特 (Oliver Schmidt),駕著他們收藏品中剛剛修復的新成員駛過了頭幾公里。這是近乎莊嚴的時刻,兩位保時捷車迷為這瞬間等待了將近八年。「這一切太美好了,我做夢都不敢想。」柯尼希一 邊說,一邊小心駕駛這輛搭配 40 馬力  (hp) 引擎的古董車,平穩行駛於鄉村公路上。副駕駛座上的施密特補充道:「我們原以為已經擁有了年代最久遠的斯圖加特 (Stuttgart) 產保時捷 356,但這輛 5006 號卻意外出現了,幾乎可說是自己送上門來的。」5006 號,真正獨特的車型。其獨特之處不僅限於亮紅色金屬漆(這在當時可說是頗不尋常)。四位數的底盤編號顯示這輛車是 1950 年在斯圖加特生產,屬於最早出廠的保時捷之一。數十年來,它下落不明,早已歸入失蹤名單。

截至 1950 年 5 月底, 斯圖加特共出廠 7 輛保時捷 356。 當時的特點包含仍由單字母所組成的品牌名稱,以及帶喇叭按鈕的 VDM 「斑鳩琴風格」方向盤。 後排座椅下方的金屬板底盤, 還有取代收音機的象牙色盲插飾邊,都是手工製造時代的活見證。

搶救故事還要從 2013 年 1 月說起,一名男子致電聯絡柯尼希和施密特。首先,他問道目前已知最久遠的德國產保時捷 356(5047 號車)是否真在漢堡展出。得到肯定答案後,他便直接切入重點:他有一輛比這更久遠的保時捷,底盤編號為 5006,而且正準備出售。

位於漢堡的「原型車」汽車博物館與斯圖加特—祖文豪森 (Stuttgart-Zuffenhausen) 保時捷博物館之間,有著長期合作關係,兩位創始人從事收藏已有數十年時間,收藏重心放在早期型號的保時捷。施密特回憶道:「我們立即心頭一震,但同時也心存疑慮,因為很多這種來電最後都以失望收場。」

隨著第一批照片寄到,他們的疑慮便消散許多。其中一張照片顯示了沖壓在金屬板上的四位數編號 5006,還有一張是風化的銘牌,上頭也有 5006 字樣,旁邊還有紅色的殘漆。這輛車似乎停在戶外,大致上應有用防水布蓋住,但還是看來飽經風霜。

在保時捷公司檔案館和外部專家協助下對這輛車進行調查,結果顯示:這確實是截至 1950 年 5 月底在斯圖加特出廠的首批七輛保時捷跑車之一。柯尼希與施密特在漢堡和布萊梅 (Bremen) 之間 A1 高速公路上的一個休息區,與那位身分依然不明的來電者約好首次會面。柯尼希回憶道:「開車過去這一路上,我們有一種超現實的感覺,好像被騙進了整人節目。是不是有誰在拿人尋開心?」 

但這次似乎可信度很高。因此,兩人甚至在尚未檢視這件神祕標的物之前,就在高速公路服務區手寫起草了一份買賣契約,然後,才繼續前往距離布萊梅不遠的一處房產。

吊鉤上的珍寶:

吊鉤上的珍寶:

2013 年對 5006 號車進行空中吊掛救援。

這塊土地直接位於一條鄉村公路邊,林立的建築物、樹木、灌木叢和柵欄阻隔了外界好奇的視線。穿過一座座木棚隔成的迷宮,此地的主人是一位友善的老先生,他招呼兩位車迷步入蜿蜒的花園。映入眼簾的是,散落其中的近二十輛老爺車,一部分蓋著防水布,另一部分已任由風吹雨打。根據當地法院命令,這座私有汽車墓場必須限期清空,業主因此已經聯絡了一家垃圾清除公司。就在這片叢林中,一行人終於虔誠地站到那吸引他們在此聚首的瑰寶之前。柯尼希至今提及此事依舊興味盎然:「這真是個奇蹟,5006 彷彿是舊時代的倖存者。」

1950 年,保時捷及斯圖加特車身製造廠 Reutter 公司面臨著巨大的時間壓力。第一輛於斯圖加特生產的保時捷 356 首秀在即,而世人已在熱切期待。就財務面而言,兩家公司都無法承受任何延誤。當時,材料和零件都很匱乏,生產幾乎是純手工作業。

首輛在德國製造的保時捷於 4 月 6 日 完工。這輛底盤編號為 5002 的  356 Coupé,因其淺灰色噴漆而暱稱為灰狗 (Greyhound),一直由保時捷所持有。它曾用於試駕和宣傳拍攝,後在一場事故中損毀。當時,編號 5001 已經預留給一輛敞篷車,但該車的製造時間晚於 5002 號。直至今日,底盤編號都並不一定表示生產順序。

第一輛交車的斯圖加特產 356 Coupé, 由時年 43 歲的斯圖加特精神科醫生奧托馬‧多姆尼克 (Ottomar Domnick) 訂購,他也是一位著名的電影劇作家和藝術收藏家。這輛車的底盤編號是 5005。多姆尼克曾開著它遠赴北非,並於 1952 年在《Christophorus》雜誌創刊號上針對駕乘體驗接受了採訪。

5006 號車起初由保時捷持有,直到 1950 年 9 月出售給黑森林 (Schwarzwald) 地區的一家私人客戶。在工廠的舊檔案卡中,只有一處提到這輛車之後的遭遇:1956 年,布萊梅一家保時捷經銷商名下的保養維修紀錄欄註記「引擎」字樣。從那之後,線索就斷掉了。

接下來便到了 2013 年。根據柯尼希與施密特的初步檢查,車身材料保存得出奇地完好──特別是這輛車已在這種環境下停了幾十年。幸運的是,車主將大部分附加零件都存放在一個乾燥的木棚裡,並塗了一層厚厚的油來保護車身。 

首先,這兩名來自漢堡的訪客檢查了底盤編號,看起來仍清晰可辨。而在隱蔽的地方,殘留有較大塊的金屬紅色原始車漆。更讓人激動的是:在深入檢查零件的過程中,兩人發現,甚至連原引擎的碎片也保留了下來。「我們的疑慮終於徹底消除。」奧利佛‧施密特說,「但我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會如此好運。」

安全運走這輛汽車,是這段通向往昔之旅中最艱難的任務。以前可供汽車出入的老路,被幾十年來先後建起的幾座建築擋住了,而且也沒有其他的出路──這塊地邊上倒還有條深溝。最後,「原型」博物館團隊利用一輛同樣頗具歷史的起重車,成功對脆弱的車身實施空中吊掛救援,他們還為此事先安裝了底盤來加固。

為 5006 賦予新生的工程極為複雜,目的是盡可能保留原貌。因此,整個車身都經過仔細翻新。在鏽蝕尤為嚴重、無可挽回的部位,金屬板必須以手工方式重建,一切忠於原貌。湯瑪斯‧柯尼希解釋:「特別是這些非常早期的車型,當年幾乎所有金屬板件採用的都還是手工成型。」

光是針對破舊車身進行徹底翻修,就花費至少 2,500 個工時。主要目標是:盡可能保留原貌。無可挽回的毀損零件需以手工方式謹慎地替換。 

已知現存車齡最老的斯圖加特產保時捷,如今在漢堡這座博物館找到了安穩的一席之地。柯尼希表示:「對於我們來說,5006 是我們迄今為止收藏史上的巔峰。」同時,這輛車也代表保時捷早期跑車生產的重要里程碑。這場如電影般精采的行動終以大團圓結局。

「我做夢都不敢想,這真是個奇蹟。」 

湯瑪斯‧柯尼希
2008 年,湯瑪斯‧ 柯尼希(左)和奧利佛‧ 施密特在漢堡港口新城 開設了「原型車」汽車博物館,吸引眾多遊客前來參觀。 兩位創始人希望在歷史悠 久的工廠建築中,傳遞他 們對經典汽車美學、造型 和歷史的迷戀。展出的 車輛幾乎都與保時捷有關, 而且背後都有著與眾不同 的歷史,各有特色, 有些甚至是真正的原型車。

展會之星 5006

斯圖加特出廠的新款保時捷 356,在 1950 年 5 月於德國羅伊特林根 (Reutlingen) 車展首次在世人面前亮相。Reutter 公司在汽車經銷商馬克斯‧莫里茨 (Max Moritz) 公司的展臺上展示了這款車。此外還有一張展臺照片,是萊克勒 (Lechler) 公司用於介紹其 Durapon 特製車漆的,這輛 Coupé 泛著金屬光澤的紅色正是這款車漆。這也是保時捷 356 已知最早的彩色照片。照片中的那輛車正是本文主角──在被湮沒 63 年之後,於布萊梅郊外的一塊防水布下重見天日的那輛保時捷。

1,086
保時捷 356 最早期水平對臥四缸引擎的排量為 1,086 c.c.。
40
由於重量較低,40 馬力便賦予該車運動化的行駛性能。
770
公斤是當年貫徹輕量化設計的成果。

瞭解更多資訊

prototyp-hamburg.de/en

Thomas Ammann
Thomas Ammann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