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自然侵蝕為靈感

盡展西部狂野的藝術企畫:壯觀雕塑落腳鹽湖城機場,猶他州國家公園的美景近在眼前。

   

戈登‧休瑟注視著東方,當日出的第一道曙光照亮他的臉,他的喜悅溢於言表。這位藝術家面對著氣勢磅礴的日出坦言道:「每當我體驗到大自然的宏偉,都讓我想把所有畫筆扔掉。這種美是人力無法企及的。」

觀點:

觀點:

休瑟希望透過藝術凝聚人心,並引導大眾發現美和意義。
「大自然的雄偉之美是人類難以企及的。」 戈登‧休瑟

美國錫安國家公園的砂岩山脈散發著迷人的粉紅與鮭魚色澤的光芒。這裡的地貌出自於大自然足足 1.5 億年的鬼斧神工,同時也是這位現年 62 歲的藝術家創作靈感的核心來源。

不過,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對此處景觀癡迷的人。造訪此地的人數屢創新高,部分遊客甚至不得不在外排隊等待。顯見在數位時代下,真實的體驗變得越來越彌足珍貴。無數人重新體會到旅行的寶貴之處。當大眾開始重新探索旅行的樂趣,便也開始注重真正將世界連結為一體的關鍵──「交通」。

在休瑟攝人心魄的藝術作品、雕刻和裝置藝術中,交通是相當頻繁出現且一再強調的主題。他最新的大規模藝術企畫,就是將荒野的壯闊,帶到現代化氣息十足的鹽湖城國際機場,讓藝術品本身化作一道門廊,引領旅客前往猶他州的「壯美五園」(Mighty 5),分別是拱門 (Arches)、布萊斯峽谷 (Bryce Canyon)、峽谷區 (Canyonlands)、圓頂礁國家公園 (Capitol Reef) 和錫安 (Zion) 國家 公園。

回顧 2002 年,也就是美國舉辦冬奧那一年,這座機場的旅客運量才剛突破九百萬,時至 2019 年已大幅增加至 2,600 萬。待洲際航班再次不受限制,相信鹽湖城國際機場的旅客人數會迎來新一波高峰。隨著遊客對國家公園的興趣與日俱增,鹽湖城機場也正全面升級,展開耗資 45 億美元的翻新設計。而引入大型藝術品也是這項企畫的重要元素,這件藝術品正是由戈登‧休瑟創作而成。

遊覽美國錫安國家公園:

遊覽美國錫安國家公園:

出身美國加州的藝術家戈登‧休瑟 (Gordon Huether) 熱愛美麗的自然風光,同時十分欣賞保時捷 Macan GTS 的設計美學。

休瑟希望透過公共空間中的藝術作品,在人與自然之間搭建一座橋梁,無論這個公共空間是廣場、圖書館、醫院還是社區活動中心皆然。休瑟本人稱鹽湖城國際機場為「交通大教堂」,他企盼運用有機元素提升這座「教堂」的層次。藉助這些藝術品,他打造出遊客與國家公園的直接連結,而國家公園正是大多數遊客的目的地。

休瑟解釋道:「旅行令人疲憊,即使最有經驗的遊客也在所難免,若能稍微舒緩旅行的壓力何嘗不好?」這場藝術療程從主航廈的《瀑布》(The Falls) 就已經開始了。《瀑布》是一件 20 公尺高的階梯式裝置藝術品,運用彩色玻璃模擬瀑布在陽光下折射的彩虹。這座雕塑重達兩噸半,由 300 塊玻璃板和 220 根玻璃棒組成,旅客乘坐自動手扶梯時,可一路欣賞這件藝術品。

鹽湖城機場:

鹽湖城機場:

由 500 塊板料組成的裝 置藝術品《峽谷》(The Canyon),讓 遊客得以提前感受美國猶他州國家公園的意境氛圍。

《峽谷》(Canyon) 則截然不同,這項藝術裝置運用單一色彩呈現光滑起伏的峽谷崖壁。該作品由 500 個獨立的彈性板料組成,全長 110 公尺,讓人觀之止不住聯想到峽谷地貌的瑰麗神奇。作品的線條仿若猶他州歷經風與水百萬年侵蝕而形成的特殊岩地,再輔以電腦控制的 LED 燈光程式,讓這件藝術品的「岩層」沐浴在暖春、炎夏與寒冬的氛圍之中。

目前仍在建置中的另一項作品名為《河隧》(River Tunnel),位於主航廈與北側機場大廳間一條 300 公尺長的地下人行通道,透過藍色照明形成的波浪起伏,猶如一條奔騰的河流。另一項尚未竣工的裝置藝術,則將成為每一位遊客抵達後看到的第一件作品,也是他們離開機場時看到的最後一件藝術品。這件作品便是《壯美五園》。

這是一個重達 75 噸的大型雕塑,由五個金字塔狀排列的單元組成。該藝術品採用堅實耐用的耐候鋼製造而成,結實中又帶有美學風化感,整體結構高達 27 公尺,足足有九層樓高。關於這座雕塑,休瑟的靈感源於猶他州大峽谷西部和東部邊緣的瓦薩奇山 (Wasatch) 和奧奎爾山 (Oquirrh)。休瑟發揮了自身的技術、知識與建築經驗,才得以將創意發想化為現實。正因如此,他無疑是這項鹽湖城機場藝術企畫的最佳人選,也只有他的藝術品能展現出北美最讓人歎為觀止的壯麗風光。

水和光:

水和光:

在陽光下閃耀奇異色彩的水滴,激發出休瑟創作《瀑布》的靈感。這座 20 公尺高的透明雕塑,由總計 300 塊玻璃板和 220 根玻璃棒組成。
「旅行令人疲憊,若能稍微舒緩旅行的壓力何嘗不好?」 戈登‧休瑟

現在,讓我們將目光拉回到錫安國家公園的荒野。此時,太陽早已自地平線高高升起。休瑟戴著一頂帽子,帽沿朝後,視線被眼前一抹突出的綠意給吸引。確切來說,那是一抹蟒蛇綠,這正是休瑟今天所駕駛的保時捷 Macan GTS 的顏色。這輛車是這位藝術家此行的完美座駕,而他還有一輛金屬火山灰色的 Macan S,此刻正停在他位於加州納帕谷 (Napa) 的工作室外。休瑟與妻子達西 (Darcy) 一同生活的住家,距離猶他州的壯麗美景約莫有 1,000 公里左右。

休瑟對於德國車與文化的熱愛,仿佛已經融於他的血液之中。他的父母是以德國移民的身分來到美國,先是住在紐約的羅徹斯特 (Rochester),然後才搬到加州。戈登·休瑟回憶說,他的祖父一直步行上班,堅持了 5 年,最終才攢夠錢,買下一台 1962 年產的全新藍色福斯金龜車。

休瑟到現在都還記得,以前去電影院看德國電影,還有開著全家最心愛的金龜車從納帕一路到舊金山。16 歲的時候,這輛車成了他的生日禮物。不過他的喜悅沒能持續太久,因為幾個月後,這個生性狂野的少年就把車撞翻了。於是,他的祖父又為他購置另一輛 1962 年的金龜車。

多年後,休瑟自己也買了一輛金龜車,親手照顧這台風冷汽車,重溫過往的美好回憶。這輛車產於 1959 年,剛好是他出生的年份。他精心整頓了這台車,且忍不住降低了底盤高度,但至少沒開著這台車挑戰嘗試駕駛特技。

重要擺設:

重要擺設:

在位於納帕的工作室裡,這位藝術家總是確保靈感泉源在舉目可及之處。他的氣冷式引擎金龜車,至今依舊源源不斷為他帶來童年的溫暖。

「實際上,我現在這台 Macan 可以說是金龜車的後代。」休瑟高興地說。他視保時捷為一種個人獎勵,而他也是直至藝術生涯的後期,才負擔得起一輛保時捷。「我非常喜歡這台車的聲音,以及它的駕駛體驗。這台車的品質無庸置疑。」他說,「身為藝術家,我自然十分重視外型,但 Macan 本身也相當實用。只要將後座折疊起來,即使比較大型的模型作品也能放進車中。」這輛車完美體現休瑟的藝術原則,在精緻美學與務實功能之間取得完美平衡。

在他那客製設計的車牌上,赫然寫著德文單字「LICHT」(光)。光是休瑟藝術創作的一大重要元素,且絕非僅體現在藝術照明上。他加強語氣說道:「在精神層面上也是如此。我目光所及之處,都能發現美的存在!」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正筆直站在一處只有幾公尺寬、但似乎無窮深的石縫中。這裡光線稀少,但陰影遍布。在俗稱「一線天」的此處,他說的話似乎更富含哲理了。「將近四十年來,我一直認為透過藝術的美和意義來啟發他人,這就是我的使命。如果問我什麼時候藝術最能激勵人心,我想就是現在。當今的藝術具備比往昔更美好、更崇高的意義。」

Basem Wasef
Basem Wasef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