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ßglockner

四個正統保時捷首次共同出遊:保時捷父子首次各自駕駛一 輛歷史悠久的保時捷 550 Spyder,共同暢遊大格洛克納山(Großglockner)阿爾卑斯高山公路。幾個世代以來,這座山對他們一家人來說有著深遠的意義。他們驅車而上,在早晨冷冽的空氣中進行一場令人神清氣爽的郊遊。

   

眼前是一覽無遺的景色,埃德爾魏斯峰海拔 2,571 公尺高,從這裡可以飽覽奧地利最高峰大格洛克納山的壯麗之美。放眼望去,只見一片幾乎未受侵擾的群山綿延四方,如詩如畫的景緻,千百年來在遊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早晨七點,這裡的空氣還很涼爽,但夏末的日出已讓格洛克納山群的最高峰沐浴在溫暖的光輝中。埃德爾魏斯峰下方有一條蜿蜒曲折而上的狹窄山路,那就是歐洲最知名的景觀道路:大格洛克納山阿爾卑斯高山公路。

道路和大拇指都朝上:

道路和大拇指都朝上:

父親帶領著兒子到大格洛克納山阿爾
「我的祖父也曾在此進行試駕。」 沃夫岡‧保時捷博士

遠處有兩個色彩鮮明的小點在髮夾彎中優雅而快速地舞動著。當它們越來越接近時,引擎的回音響徹山谷,一如那在晨曦中越來越清晰可辨的輪廓般獨特──兩輛保時捷 550 Spyder 正逐漸駛近。這兩輛罕見的跑車均是保時捷的第一款賽車,為這家公司寫下了 1950 年代的光輝賽車歷史。駕駛和車子在這條險峻偏僻的的山路上顯然如魚得水,他們對這一帶地形很熟悉,盡情享受著駕馭樂趣。

來到位於海拔 2,407 公尺的富施托爾(Fuschertörl)餐廳前,兩位駕駛下車休息,脫下用來抵擋寒風的毛線帽。我們則著實體驗了一次真正的首演:兩輛保時捷由兩位保時捷掌舵──沃夫岡(Wolfgang)和費迪南(Ferdinand)父子。儘管大格洛克納山阿爾卑斯高山公路就如同他們家的車道般,但他們卻從未各自開著 550 一起登上這條路。在餐廳露臺上吃早餐時,沃夫岡•保時捷博士說:「我的祖父費迪南曾經在這座山上進行試駕,後來我的父親費里(Ferry)也是。就在某次試駕中,我父親發現了胥特莊園。」這座離濱湖采爾(Zell am See)約 35 公里遠的高山農場,幾十年來一直象徵著這個家族與薩爾斯堡以南地區的緊密聯繫,如今甚至是沃夫岡•保時捷的住所。

父子倆很享受駕駛這兩輛歷史悠久的賽車馳騁於名為 Piffalpe 或 Hexenküche 的髮夾彎中。「這也是我第二次駕駛 550 Spyder。」費迪•保時捷說(他隨即補充:請叫我「費迪」,不要叫我「費迪南」),「即使時速才 50 公里,感覺也很快,因為你其實等同坐在戶外。」他承認天氣很冷,加上這輛毫無妥協的賽車只裝設了薄薄的桶形座椅和低矮的擋風玻璃,根本擋不住行車時的強風,「但這只會讓體驗更加深刻。」這些精簡配置的成果是減輕了車身將近 600 公斤的重量。1.5 升水平對臥引擎的 110 匹馬力在 50 年代中期堪稱頂尖動力性能。以其發明者命名的福爾曼引擎,是第一款專為賽車設計的保時捷引擎。費迪•保時捷今天駕駛的銀色 Spyder,原本是美國俱樂部比賽賽車,後來被運到奧地利,沃夫岡將其收購為自己的收藏。

父子倆均熱愛汽車。毫無疑問,這也是在保時捷家族中代代相傳的熱情。沃夫岡•保時捷表示:「從祖父的時代開始,我們的生活主題就離不開汽車,至今毫無改變。」他從孩提時代就開始開車了。

「對汽車的熱情存續在 我這一代人身上。」 費迪南‧保時捷

1956 年,年僅 12 歲的他就被獲准將第一萬輛在祖文豪森完工的車子開出製造廠房。「前一天晚上我還因此睡不好呢!」這位 77 歲的老人笑著回憶。

這個家族對跑車的熱情在大格洛克納山的道路上可見一斑──這位保時捷汽車控股歐洲股份公司與保時捷股份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常找機會開車登上山頂。每次他都會在沿途一處固定的地方拍照留念。每次的車子都不同,但背景始終如一。因此多年來在這座雄偉的大格洛克納山峰前所拍的相片形成了一系列精美保時捷經典車的圖輯,非常動人。

家族傳統:

家族傳統:

當沃夫岡‧保時捷博士戴著手套開車時,他對父親費里的記憶也隨之湧上。

沃夫岡•保時捷今天駕駛的這輛白色 550 Spyder 也已多次出現在這個攝影計畫中。這輛車的歷史大有來頭:它曾被費里•保時捷當作私家車使用;後來,當時的保時捷賽車總監胡施克•馮•漢斯坦(Huschke von Hanstein)曾駕駛它參加一些賽車活動,其中包括在濱湖采爾舉行的壯觀冰上車賽。這項公司傳統如今也得以延續下來,自 2019 年起,兒子費迪就與溫森茨•葛列格(Vinzenz Greger)一起重新籌辦了冰上大獎賽。2019 年,父親沃夫岡在 GP Ice Race 的首場比賽中正是駕駛這輛白色的跑車開上雪道。

GP Ice Race 吸引了許多熱情的年輕觀眾蜂擁而至,對於費迪來說,這象徵著「對於汽車的熱情也存續在我這一代人身上。」因此,他特別樂於見到保時捷能「藉由 Taycan 走在電動車技術發展的前端。」他的曾祖父早在十九世紀末期就打造了電動車,並因為 1900 年的 Lohner Porsche 而聲名遠播,而他本身正好也是以曾祖父的名字為命,這又是引人入勝的家族故事之一。對於這位剛剛在維也納完成建築學位的 27 歲年輕人來說,環境意識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作為一名建築師,你必須謹慎地與大自然打交道。」

對父親沃夫岡而言,與自然和諧相處也很重要。他調侃地說:「我的副業是農民,有一座廣闊的高山牧場和大約 200 頭平茨高爾牛。」他解釋道,「這些牛是一種專為陡峭的山坡而培育的輕型品種,因為如果太重的話,牠們會將高山牧場踏壞。」此外,在胥特莊園裡還種有水果、生產蜂蜜等。「我們自己烤麵包、加工肉製品。」這位熱血獵人驕傲地說:「我們基本上是自給自足的」,只是不再飼養家禽了。「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是什麼大問題。」費迪立刻接著說。雖然他不像父親那樣熱衷於打獵──他父親立即插話說:「只是還沒。」──但是這個城市年輕人越來越能感受到鄉村生活的好處,他的故鄉也讓他覺得輕鬆自在。「夏天我們可以在湖裡游泳,冬天踏出家門就可以滑雪,你還能在哪裡找到這種地方?」費迪對濱湖采爾讚不絕口,也道出了世代相傳的家庭傳統和價值觀。父親接著說:「我們腳踏實地。對我來說,將這一特點傳授給我的孩子是很重要的。」是否成功做到 了?費迪證實:「是的,我們的成長過程很平常,也許就多了那麼點速度感。」

老地方:

老地方:

沃夫岡‧保時捷總會在同一個地點拍張紀念照。這次就由攝影師來為這張世代之照掌鏡。

即便在好天氣下,行駛在景色壯麗的大格洛克納山阿爾卑斯高山公路仍極具挑戰性,尤其是駕駛著 550 Spyder。這天早上,在沿著蜿蜒坡道下山之前,沃夫岡•保時捷還向攝影師史提芬•波格納(Stefan Bogner)提出一個請求:我們能不能開到 一個老地方去拍一張必要的紀念照?沒有什麼比這個提議更好的了。這才有了這張稀有珍貴的照片:四個血統純正的保時捷。 

同場加映:48 公里 36 個髮夾彎

大格洛克納山阿爾卑斯高山公路於 1935 年開通,是奧地利繼維也納美泉宮之後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之一。這條私人收費道路通常在 5 月到 10 月之間開放,有時會提早開放或持續到 11 月。運營商自豪地承諾,遊客在高地陶恩山脈(Hohe Tauern)國家公園中將會有「獨一無二的山林體驗」。展覽、博物館、小木屋、山間旅館以及遊客中心著眼於多樣化的高山世界。徒步健行小徑都有路標,遊客可以在指定的地點露營和過夜。更多資訊請參見:grossglockner.at

Thomas Ammann
Thomas Ammann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