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法主義

在一次與祖父的對話中,迪瑞克斯下定決心,要收集所有氣冷式 RS 車型。如今,他的車庫儼然就是一座博物館。

   

「吉姆‧德爾維奇 (Jim Delwiche) 望著他十歲的孫子,想要聽取他的意見:「告訴我,約翰,我應該買什麼樣的車?保時捷還是 Corvette?」

而他的孫子約翰-法蘭克‧迪瑞克斯的回答同時也決定了迪瑞克斯自己的人生軌跡:「我的祖父之前開一輛英國跑車,但總是對其日常實用性不滿意。」現年 63 歲的迪瑞克斯說,「於是,決定我人生命運的時刻到來了。」現在,只要到比利時安特衛普看一眼迪瑞克斯的收藏館就能知道,他的祖父當時做了什麼選擇。在這個寬敞、明亮的車庫裡,整整齊齊地排列著 50 輛不同型號的保時捷,並停放於專用的平台上。

約翰-法蘭克‧迪瑞克斯 (Johan-Frank Dirickx)

約翰-法蘭克‧迪瑞克斯 (Johan-Frank Dirickx)

這位比利時人今年 63 歲,擁有約 50 輛不同型號的保時捷車款。他說:「重要的不是數量,而是品質。」他的收藏本身是一種熱情,而這種熱情始於一輛亮黃色的 911 Carrera RS 2.7,並帶著迪瑞克斯一路走到利曼賽道。

一開始是祖父在收集這些車型,他十分相信孫子的直覺:「繼第一輛 2.0 升的 911 Targa S 後是 2.2 升的 911 S,然後是 2.4 升的 S。」迪瑞克斯回憶道,「後來,在這輛亮黃色的 Carrera RS 2.7 加入收藏之後,我對 911 便愛得不可自拔。」拿到駕照後,迪瑞克斯人生的重要時刻終於來到──他拿到了屬於自己的車鑰匙。我們可以說,正是這把鑰匙點燃了澎湃激情的火花,而這一切的激情,最終都獻給了 911。迪瑞克斯在 18 歲時買下了他的第一輛二手 911 T。不過,他很快就轉手了這台車,因為他當時的預算還不足以對車進行修復。此後一段時間,迪瑞克斯一邊攻讀經濟學學位,一邊繼續享受著駕駛他祖父的藏車。「我在安特衛普周邊道路上駕駛一台 911 Turbo,當時那裡幾乎空無一人。這種體驗讓人難以忘懷。」 

這也是為什麼在他的車庫裡還有兩輛 911 Turbo(930 世代):一輛 3.0 和一輛 3.3,這兩輛車都處於最理想的狀態。它們已成為迪瑞克斯人生哲學的一部分,對他來說:「一輛車必須保持其原始狀態,帶著時代感的銅鏽,不然就要被完美修復。」然而銅鏽是無法修復的,「這些銅鏽應該盡可能地保留下來。」

歲月:

歲月:

迪瑞克斯與他的第一輛星空寶石紅 911 RS 已結緣 30 年。

走出校園後,迪瑞克斯進一步實現了自己的收藏理念。33 歲時,他又給自己買了一輛 911,而這一次是為了保留它原汁原味的狀態。這是一輛星空寶石紅的 911 RS(964 世代)。RS 這一系列非常重要,因為他祖父擁有過一輛 RS 2.7。迪瑞克斯在這款車上的乘坐體驗,讓他從此對輕量化設計著迷。「雖然『車子越輕,價格越高』實際上是一種過時的想法,但這輛 964 RS 的確具備強大的賽車之魂。」這位收藏家笑著說道。而這種對於賽車特性的渴望始終驅動著迪瑞克斯。後來,他開始追尋那款讓他愛上輕量化設計的車。「30 年後,我在巴賽隆納附近找到了我祖父的那輛 RS。」迪瑞克斯說,「但這輛車遭到損毀。車主以 911 T 車身為藍本,對這輛汽車進行了修復。它不再是我所熟知的那輛 RS 了。」不過,他對 RS 的熱愛並未因此減弱分毫。如今,他的收藏中就有兩款獨特的 RS,其中的 RS 2.7 Homologation-Lightweight 甚至可說是稀世珍寶。

而他車庫裡最耀眼的「明星」,當屬一輛 1967 年的白色 911 R。這款車當時只生產了 20 輛。「對我來說,這輛車是『王冠上的明珠』。」迪瑞克斯說,「可惜的是,它是如此寶貴,無法讓人駕駛了。」整體而言,他的收藏品最大的共同點就是車體輕巧。迪瑞克斯距離成功實現擁有所有氣冷式 RS 車型的計畫只剩一步之遙──還差一輛 IROC RSR。他說:「我已經有 RS 3.0、3.0 RSR 以及最近買下的 934。甚至還有兩輛 911 SC/RS,這款車當時也只生產了 20 輛。」

典藏車型:

典藏車型:

除了白色 911 R 等稀有車型外,迪瑞克斯的車庫裡還有各類賽車。

當然,迪瑞克斯也擁有水冷式保時捷車型,例如,911 GT3 RS(996 世代)或 2019 年的 935,其設計靈感來自 70 年代末的「白鯨」(Moby Dick) 賽車 911。不過,和許多收藏家一樣:「我最喜歡氣冷式、羽量級的早期賽車,這種車型在極限狀態下很難駕馭,但又擁有無窮魅力。」

「 最耀眼的『明星』當屬911 R。」

約翰- 法蘭克‧ 迪瑞克斯

迪瑞克斯自己也十分清楚如何正確駕駛他的車。他已參加過兩次戴通納 (Daytona) 24 小時耐力賽,此外還有錫布靈 (Sebring) 12 小時耐力賽和利曼經典賽。但他更喜歡拉力賽和甩尾:「冬天的時候,我會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冰湖上練習甩尾。」他一邊說著,一邊用雙手在想像中的方向盤上操作。如果你仔細觀察的話,還可以看到他的腳也在「油門」上輕輕踏動。

約翰-法蘭克‧迪瑞克斯 (Johan-Frank Dirickx)

想進一步瞭解約翰-法蘭克‧迪瑞克斯 (Johan-Frank Dirickx) 的車庫嗎?歡迎關注他的 Instagram 頻道,讓這位來自比利時的車迷與您分享更多精彩見解。

Jürgen Lewandowski
Jürgen Lewandowski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