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鯨人

一位飛機機長迷上了尾翼,搖身一變成為一名藝術家,還讓傑基‧埃克斯 (Jacky Ickx) 深深著迷。

   

去美國!去坦帕!約翰斯‧拉米克於 2019 年 8 月飛往佛羅里達。他經常飛行,大多數時候是在駕駛艙內。不過,這位專業飛行員此行是要去赴一個約:與一具氣冷引擎跑車的約會。他在網路上找到這款 1984 年保時捷 911 3.2 Carrera Targa,他可說是一見鍾情地愛上這部車。那澎湃的聲音更令他心醉。「內心無比澎湃!」這名 42 歲的法國人回憶道,「我馬上就感受到這款車的靈魂,神魂顛倒地愛上這種原始的駕駛感受。」他也嘲笑自己癡情的言語,一下子讓整個工作室歡樂了不少。他的工作室位於馬約卡島首府帕爾馬一條蜿蜒曲折的小巷中。這條小巷對他而言,可說有些狹小擁擠。身高近 2 公尺的拉米克此時高丘帽、腳穿滑板鞋。

約翰斯‧拉米克 (Johans Lamic)

約翰斯‧拉米克 (Johans Lamic)

他,一名法國人,今年 42 歲,如今以巴利亞利群島 (Balearen) 為家。他熱愛群島上令人屏息的自然景觀和悠閒愜意的生活方式。在這裡,他修復了保時捷 911 Targa,也是在這裡,他的「鯨尾計畫」 (The Whale Tail Project) 乘風起航。在這個計畫中,他憑藉一雙巧手,將廢棄的 Turbo 尾翼,幻化為精美的雕塑作品。

在美國佛羅里達的坦帕,他填好了越洋運輸文件。待車來到歐洲,他以 1960 年代為主軸修復改造這部車,採用了更長的引擎蓋、不同的保險桿,此外,尾翼也必須卸下來。這部車的第一名車主,是來自美國麻省的牙醫,這部 Targa 擁有 1974 年 930 Turbo 尾翼,視覺衝擊感十足,流線的形狀讓人不自覺聯想到鯨魚的尾鰭,所以它也有「鯨尾」(Whale Tail) 的暱稱。拉米克當時意識到,「這個尾翼太漂亮,太具藝術價值,不能就這樣丟掉。」因此,他為這個擁有幾十年歷史的物件重新上漆,掛在牆上當作裝飾。成果非常漂亮,但總覺得少了什麼。經過長時間的研究之後,拉米克有所頓悟,「尾翼是空氣動力套件,而空氣本身就是不同物理狀態的水。這就是水滴設計的靈感來源。」於是,他用合成樹脂做了幾個星期的實驗,對「水滴」的設計與穩定性有更深入的瞭解。「這些設計想法一直伴隨著我,我連做夢都想著它。」他半開玩笑地回顧著整個設計過程。不過,他確實為完美的「水滴」設計找到了技術上的解決方案。「鯨尾計畫」(The Whale Tail Project) 就此誕生,拉米克本人也成為「捕鯨人」,耗費無數個小時在網路上搜尋更多令人驚豔的尾翼,然後打電話與潛在賣家聯絡。 

在他的手中,費盡心思搜集而來的尾翼都轉化為精美的雕塑品,承載著保時捷賽車隊的輝煌歷史。在他的系列作品中,有的採用馬丁尼車隊 (Martini Racing) 的設計靈感,有的使用了 Gulf 塗裝的淺藍與橙色組合,還有作品是對 1971 年利曼賽中粉紅色 917/20 (Pink Pig) 致敬。此外,戰績輝煌的 Brumos 車隊 (Brumos Racing) 和 Kremer 車隊 (Kremer Racing) 的代表色,也為拉米克提供不少靈感。最近,拉米克的第六版作品出爐,採用了樂福門 (Rothmans) 所贊助的車輛配色,賽車傳奇人物傑基‧埃克斯 (Jacky Ickx) 已 經拿到了此版作品的第一件。拉米克作品中,蘊藏著許多向真正的賽車科技致敬的細節。為了進一步穩定這些作品,他還在內部安裝了類似於防滾籠的結構,採用直徑為 32 公釐的管子,這種設計在保時捷賽車中也看得到。甚至,印有藝術品名稱的小型銘牌,尺寸、顏色和字體都與保時捷引擎室的原廠貼紙相呼應。

他的雕塑作品很快在國際上廣受好評拉米克在美國、德國、奧地利、瑞士、杜拜等國的許多地方舉辦展覽。他計畫推出 9 個設計版本,每個版本限量推出 11 件作品。

靈感來源:

靈感來源:

約翰斯‧拉米克喜歡以著名賽車的顏色來設計他的雕塑。此處的「繆思」毫無疑問是 1971 年的粉紅色保時捷 917/20。
「它的靈魂彷彿就在我眼前。」 約翰斯‧拉米克

在飛行與製作藝術品之餘,拉米克喜歡開著他的石灰色 Targa 徜徉,「我喜歡開車時自由自在的感覺,喜歡馬約卡島特拉蒙塔納山 (Serra de Tramuntana) 上松樹的香味,喜歡在蜿蜒山路上駕車奔馳。」弧線是他的專業,他出生於巴黎,在加勒比 海的瓜地洛普 群島 (Guadeloupe) 長大。年少時,他便癡迷於籃球運動。完成學業後,他前往法國打職業比賽。同時期,拉米克還修習幾個學期的法律。隨後,他再度改變人生方向,成為法國東南地區一間電子企業的市場和銷售總監。他的收入足以支持他完成初期的飛行課程,他研讀了航空和飛行理論的相關書籍,並在家中用飛行模擬程式進行訓練。二十多歲時,他開始接受飛行員培訓,往返飛行於土耳其、盧安達和剛果之間,並成為駐點於倫敦希斯洛機場的機長。現在,除了馬約卡群島上的明媚風光,以及世界各地的藝術之旅外,拉米克還在尋找著人生的下一道「弧線」。

Eva Bolhoefer
Eva Bolhoefer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