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時間

半個多世紀以來,保時捷與泰格豪雅的道路始終不斷交匯。兩家公司因理念相同的企業文化而產生緊密連結。執行長弗雷德里克‧ 阿爾諾致力於將企業的經典價值傳承至今,更傳遞至未來。

   

工作與生活對弗雷德里克‧阿爾諾來說,彷彿是一座不知停歇的時鐘。2020 年 7 月,他接任頂級腕錶製造商泰格豪雅的執行長一職。夜已深,窗外的瑞士汝拉山脈早已隱沒入黑夜之中,萬籟俱靜,讓這位執行長有了好好思索的機會。他在想,在鐘錶產業中,是否也存在跑車製造中會出現的里程碑式時刻。製造一輛跑車的時候,當車身和引擎正式結合,這瞬間對在場的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時刻。阿爾諾認為,這就相當於他們手工打造的腕錶,指針開始動的那個瞬間,兩者都同樣令人激動不已:「對我來說,這個時刻,彷若一顆心臟開始跳動般讓人狂喜。」

時間的脈動:

時間的脈動:

當一枚純手工打造腕錶的機芯首次開始運作,對於這位執行長來說,一切宛如生命初開。圖片中展示的是泰格豪雅卡萊拉保時捷特別款腕錶。
極致精準:

極致精準:

在這家由愛德華‧豪雅 (Edouard Heuer) 創立的公司中, 製錶師不僅需要沉穩的雙手,還需要最先進的光學工具。
熱情與技術的完美融合。

與時間打交道已經成為他不變的使命,但這個工作從不單調乏味。弗雷德里克‧阿爾諾本人屬於新世代的管理者;對他來說,雄心與同理心並不互斥。他遍讀各類研究結果,熟知人們每天平均看向錶盤的頻率。當然,對於自己有多常看向錶盤,實在是無法估計了。自從 11 歲生日父親送給他的第一只腕錶起(同時也是一只泰格豪雅腕錶),腕錶已成為他生活不可或缺的要素。

弗雷德里克‧阿爾諾將目光投向被稱作「研究所」的開發部門,饒富興味地指著使用中的奈米顯微鏡。不難看出他身為企業管理者,對分毫不差與精益求精所展現的堅定熱情。人們無法重塑時間,但可以開發新的腕錶。但是,如果企業所採用的商業模式已歷史悠久,那麼最好謹慎對待技術的演變。循序漸進,才能在贏得新客戶之際,不失去現有客戶群。弗雷德里克‧阿爾諾如此總結:「我們在處理精確到萬分之一秒的技術問題的同時,也要考慮到長遠的未來。我活在當下,思考未來,同時回顧過去。」

傳統價值觀與最先進的技術:

傳統價值觀與最先進的技術:

來自瑞士拉紹德封工坊的腕錶旨在代代相傳。

阿爾諾身穿一襲藍色西裝,搭配白色運動鞋,沒有繫領帶。他身體的每一部分彷彿都為了鐘錶事業而存在,富有節奏的肢體動作,展現錶針走動般的平衡感。他畢業於巴黎綜合理工學院,職涯始於泰格豪雅公司的策略和數位科技部門,逐步走向今日的位子。當時為了提升整個品牌的競爭力,他必須解決企業內在的文化衝突:一個代表機械錶極致工藝的腕錶企業,到底應否順應時代,提供更多的數位產品呢?對阿爾諾來說,這並非能力或意願的問題,而是涉及決心與義務。他以其特有的平靜與充滿說服力的口吻表示:「我必須整合各種文化潮流,防止公司分裂。而今,兩條產品線終於匯合,形成一個和諧的圓。」他已經為公司啟動數項重大計畫。如今,他可以自豪地說,公司許多客戶已同時擁有機械腕錶與智慧型腕錶。勇氣是他商業理念的一部分,但他勇毅卻不狂傲。數位腕錶現在已占該公司銷售額的 15%。近年來,在他的領導下,線上業務就成長了 250%。而今Connected 智慧腕錶系列已擄獲各世代腕錶愛好者的心,掀起一股腕間的變革。

愛德華‧豪雅 (Edouard Heuer) 於 1860 年在聖伊米耶 (Saint-Imier) 成立了這家公司。自成立以來,這家企業便不斷寫下各種開創性的事蹟。豪雅是個如斐迪南‧保時捷一般的人物,充滿了創造力與創造欲,腦子裡裝滿各種新潮的商業理念。半個世紀前,創始人的曾孫傑克‧豪雅 (Jack Heuer) 則發掘了賽車運動這一完美的行銷舞臺。他很快就與保時捷建立起連結,讓自家品牌的腕錶在史提夫‧麥昆主演的電影《極速狂飆》(Le Mans) 驚豔亮相。後來,與當年保時捷製造一級方程式渦輪增壓引擎時的經歷相似,豪雅被泰格集團收購。如今,泰格豪雅是保時捷在電動方程式 (Formula E) 的合作夥伴。「體育競賽也必須變得更加永續。」阿爾諾說道,「不再只是純粹的追求速度。」保時捷理所當然也就成為他重新進軍頂級運動的理想合作夥伴。「我們因同樣極致的技術工藝而凝聚在一起。」他說。2023 年,雙方即將迎來一場雙週年紀念活動:「保時捷即將慶祝 911 的 60 週年紀念,而我們的卡萊拉系列腕錶也正好走過整整一甲子。」

經典跑車展現的運動力量與優雅線條,令阿爾諾著迷不已。同時,他也是個好勝之人。在第一次參訪利曼 24 小時耐力賽之後,他就深受賽車這項運動的吸引:「我也有機會看到,大家在賽事幕後投入了多少心力。為了讓一場比賽順利進行,需要不斷追求完美,持續不懈地準備,以及整個團隊是如何展開合作。這些都讓我止不住與腕錶內部的運作機制產生聯想。」而將熱情與技術完美融合,恰恰是他所鍾愛的。

要做到這一點,首先需要自己就達到理想的平衡。弗雷德里克‧阿爾諾同時也是一位天賦卓著的鋼琴演奏家,此前已與莫斯科愛樂樂團合作進行演出。此外,他也十分熱衷風箏衝浪這類極限運動,靜與動在他身上是如此契合。對他來說,從事各式各樣的活動,如同一次次冥想,可以讓自己重新充滿活力。他自身猶如泰格豪雅腕錶的化身,尤其能吸引追求個人風格的客群:「如果將我們公司品牌想像成一個人,那這個人應該擁有一顆年輕的心、舉止優雅,又勇於冒險。」

雷恩‧葛斯林 (Ryan Gosling) 是一位性格相對內向靦腆的演員,與賽車手派屈克‧丹蒲賽 (Patrick Dempsey) 一道成為阿爾諾心目中最理想的品牌大使。阿爾諾與葛斯林曾經一起投注許多心力討論時間的本質。對話過後,雙方都達成了某種共識,二人都將其視為自身人生哲學的全新章節:「我現在已經學會,不把時間視為理所當然。現在推動我持續前行的就是:感受到時光不斷在流逝。」

來一場時間的狩獵

泰格豪雅保時捷電動方程式車隊將派出兩輛保時捷 99X 電動車參加世界錦標賽。這兩家頂級製造商於 2021 年 2 月結盟,締結長期合作關係。

Elmar Brümmer
Elmar Brümmer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