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保時捷要能夠將主導權交給駕駛。」

與開發總監米歇爾‧許泰納(Michael Steiner)聊聊有關理想座駕、 下一代,以及身處大自然中的幸福感。

   

許泰納先生,為什麼測試賽場中的這座黑森林小屋,是您在魏薩(Weissach)最喜歡的地方?

幾乎每個週五午後,都會有專家在這裡與我見面,並實地展示車輛技術的最新發展。每次離開辦公室,來到位於森林深處的發展中心,我都覺得充滿能量。這個小屋提供我們一個不受打擾的環境。我們會從這裡驅車前往更大的測試場、越野賽道,或者模擬各種狀況的路面。而小屋的名字也反映出我們的所在之處──德國黑森林北部。這一點我也非常喜歡,因為我是個熱愛大自然的人。

您認為駕駛樂趣有多重要?

非常重要!看到我們的車款對轉向、煞車和加速指令的反應速度,可說是一大樂趣。我們的車是不折不扣的跑車和運動設備。

您 2002 年來到保時捷的契機是什麼呢?

品牌認同。小時候,有個朋友送我保時捷的日曆。我將它掛在房間裡,結果一掛就是好幾年。我很喜歡 911 的外觀比例,但更吸引我的是 911 實際開在路上的魅力。

二十年前的魏薩與現在有何不同?

差別很大。我剛來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比較親密,雖然當時已有兩千名員工,但如今各個部門加一加,大概有六千五百名員工吧!

為什麼工廠能擴張得這麼快?

因為魏薩開發新車型與新技術的速度非常快。EIZ 電子整合中心是當時的主要部門,也是第一座大型的新式建築。雖然 2002 年才成立,但如今電氣、電子和軟體在此已扮演起不可或缺的角色。接著而來的里程碑則是一比一的風洞,以及設計工作室和車型構建室。許多新的測試大樓和測試中心也都逐一完成。為了 Porsche 919 Hybrid 計畫,我們更全面擴張了賽車部門,919 Hybrid 也贏得了三屆利曼冠軍。二十年前曾在魏薩的人,肯定認不出它現在的樣子了。

「首要任務就是打造出人們會想駕駛、想擁有的理想車輛。」 米歇爾‧許泰納

未來最重要的任務是什麼?

首要任務當然還是打造出人們會想駕駛、想擁有的理想車輛。不同之處在於,未來要以電動車作為主要的開發方向。這不僅意味著要將駕駛排放歸零,更要在生產鏈中使用可再生的電力並落實永續原則。網路連線能力也是一大課題,也就是讓車輛透過持續性的行動網路,將包羅萬象的功能傳至後端的高性能電腦上。打個比方,未來大多數的語音命令都不會在車輛中運算了,而是會透網路連線傳送到雲端上計算。車輛本身正逐漸成為網際網路中的智慧節點。我們刻意不將駕駛員和車輛之間的介面稱為「用戶體驗」(User Experience)了,而是稱為「駕駛體驗」(Driver Experience),因為駕駛員才是重點。抬頭顯示器、語音控制、觸控螢幕等操作功能都必須與駕駛融為一體,高性能的駕駛動態亦是如此。

這種網路連線能力對於駕駛安全來說又有何影響?

現今的車輛已能透過智慧科技觀察周遭環境,並透過輔助系統來回饋資訊。例如在保持或變換車道時提供訊息,或在駕駛打瞌睡時發出警示。但無論是雷達、行車紀錄器還是感應器,所有系統都仍以視覺資訊為基礎,跟人眼沒什麼差異。雷達在大雨中較能辨清物體,但無法預測下個十字路口的路況。這時,網路連線能力就派上用場了。 透過群集智慧,車輛彼此之間能夠相互示警,還能與智慧交通號誌溝通。5G 網路將為這個領域帶來巨大進步。

保時捷要如何應對移動科技的變遷?

這種變遷對整個產業有巨大的影響。但我認為,這對保時捷來說是一個機會,因為我們擅長應對改變,更懂得逆勢操作。具體來說,就是開發更多的輔助系統,乃至自動駕駛。當然,真正的保時捷要能夠將主導權交給駕駛。未來,可能有些車輛甚至不再需要配備方向盤,這些不再適用於個人駕駛的車輛,勢必會與原始的駕駛體驗形成對比。

身為一女三男的父親,您是否因此更重視未來?

是有那麼一點。老爸覺得有趣的事情,未必能吸引兒女。反之亦然。像我就沒辦法透過電玩和賽車遊戲交到朋友,但孩子們和遠方的朋友玩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事。不過,在某些事情上,親子之間仍然擁有相同感受的。這些事情就好比駕駛保時捷的樂趣,以及引擎那令人陶醉的聲浪。

孩子們也想擁有自己的車嗎?

其中一個兒子有車,而且他很喜歡親手修整那輛車。但我就不曉得另外三人會不會也想買車。這其實也要考慮生活型態,並不是每個人都總是需要車的。

保時捷的何項創新,對您來說最值得提起?

對我來說,PDK 雙離合器變速箱是非常重要的創新。這項科技在 1984 年專為賽車運動而開發,到了 2008 年,才將這套不中斷牽引力即可進行換檔的功能導入量產車。至於保時捷近年的發明,電動車所使用的 800 伏特技術就是個偉大的例子,它實在結合了太多優點。電纜的橫截面較小,不但能減輕重量,還能爭取空間,我們可以提升駕駛性能以及充電速度。 800 伏特系統是保時 捷的獨家賣點。是的,正是如此。但更重要的是,這是保時捷成為產業典範的一項創新。從美國的 Electrify America 和歐洲的 Ionity 等基礎充電建設,即可明顯看出這一點。韓國也有一家公司加入這類技術,中國也出現類似的 700 伏特等級。

919 Hybrid 如何為這項創新做出貢獻?

賽車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科技來源。我們將電壓明顯提高,藉此減輕重量,並在狹窄的空間中爭取更高的功率。不過賽車的零件真的很小,所以要幫 Porsche Taycan 尋找零件時,我們又遇到了完全不同的挑戰。業界原先的標準是 400 伏特,要為 800 伏特的汽車找到供應商和合作夥伴非常困難,因為我們是世界上唯一想這麼做的車廠。

電池開發有多重要?

非常重要!我認為電池就好比是未來的內燃機引擎,能量密度雖然決定了續航力,但保時捷也同樣重視性能密度,也就是電池能多快充飽並再次放電。此外,保持性能並延長使用壽命也很重要,也就是所謂的「重現性」。無論是燃料電池的化學、電池間的智慧串聯模組,還是熱管理,都還有無窮的發展潛力。還有一個關鍵議題,那就是如何在嚴重的事故中保護電池。在電動車領域中,電池至今仍是車身中最大的零件。最安全的方式乃是將其安置於座艙中,這樣也有利於維持車輛重心。

保時捷從 E 級方程式賽事獲得哪些經驗?

我們學到了很多有關效能、高轉速電動馬達,以及操作策略的知識。能夠對電動馬達進行強力制動,是件非常有利於電動車的事。換句話說,就是利用其阻力,在煞車過程中取回大量電力,從而提升續航力。為確保駕駛穩定性,我們學習如何在車軸間協調負載,以及控制額外的機械煞車。電池的熱力與壓力管理也使我們獲益良多。

您對於德國、歐洲以及全世界的快充架構有何看法?

這幾個其實分開看比較好。在德國,多數電動車的車主,不是在家裡徹夜充電,就是白天工作時充電。所以只要單個一萬一千瓦或兩萬兩千瓦的 AC 充電站就很夠用了。因此在我們這裡,快速充電站主要還是用於一般的高速公路。充電站的擴展對我來說還是太慢,但如果放眼全球,則能看見完全不同的面向。在南歐,許多家庭連三相電源都不夠。至於其他地區,例如中國,許多人住在大型住宅區內,無法另外為其住處接電。而公用車庫通常也不允許使用充電站。這表示,快速充電在城市中也很重要。話說回來,現今加油站的密度也是耗時超過十年才發展出來的。

下一部純電車型會是哪一款?

Taycan 的衍生版本最為優先。我們希望 Cross Turismo 擁有更高的實用性,包括提供更高充電量。此外,純電版本的 Porsche Macan 也將於 2022 年底上市。

30 年後的保時捷跑車會是什麼樣子?

我想還是會維持跑車的經典比例。扁平而充滿肌理,但輪廓卻又很流線,整體外觀非常賞心悅目。隨著電動車的發展,流體力學和車體的正面區域變得相對重要,因此車輛也會變得更加精實流線。

身為開發負責人,您的休閒方式是什麼?

有時間的話,我喜歡登山、健行和滑雪。人少的地方是首選。但如果時間不夠,我會騎自行車和慢跑,也會和一群老球友踢足球。能在戶外做的事情,我都喜歡。

費里‧保時捷(Ferry Porsche) 的理念對您有何影響?

他實現了過去不曾存在的夢想,對此,我仍然深受感動。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實現夢想都是件偉大且激勵人心的事。

米歇爾‧許泰納

1964 年出生於德國圖賓根,畢業於慕尼黑工業大學機械工程學系。許泰納在 2002 年加入保時捷,擔任創新技 術部門負責人。自 2016 年起,這位育有四子的父親成為董事會成員,並接管資源研究和發展專案。

Heike Hientzsch
Heike Hientzsch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