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完成式

當保時捷設計總監麥可‧麥爾(Michael Mauer)勾勒著明日的設 計語言時,他會先揣摩未來世界的模樣,接著再從未來回到「明日」。 這是一段來回設計時空隧道的穿梭之旅。

   

今日

回到未來
在保時捷,首先要想得遠,然後再回到不久的將來,也就是明日──這是設計總監麥可‧麥爾所謂的預測(fore casting)和回想(back casting)。

設計師如何看待明日?他們總是思考著明日的面貌。超越現今、預見未來,不僅是設計師日常工作的真實寫照,而且也已潛移默化地轉為其內心本質。如果仔細觀察設計師的思維模式,就會發現他思考的通常不是當下處境,而是已經超前一步,好比法學家慣用的「擬制瞬間」,在此我們稱之為設計師的「美感瞬間」。對設計師而言,瞭解過去的形式並分析其作用原理固然重要,但依然需保有前瞻視野;尤其,汽車界的設計師更是如此。 

當然,光靠這個引領當代潮流的美感瞬間,並不足以畫出四、五年後才在街道上馳騁的保時捷 911。那麼,設計師到底該如何判定,其所描繪的線條會符合明日的設計語彙?

這不是希臘神話中的繆斯之吻,一想到未來就能靈感湧現,而是一種時空跨越。正如美國心理分析師史蒂芬•格羅斯(Stephen Grosz)所言:「未來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而是現今意識中的一種思想,激勵我們創造並作出改變。」為了能夠描繪明日的藍圖,設計師首先要邁入未來。

塑造未來

塑造未來

分析過去的形式和作用原理是方式之一。但若是要揣摩明日世界,必須先對未來有著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徹底且激進的想像。

未來

設計師能夠描繪至少 30 年後的世界,以前瞻的眼光洞察與思索發展趨勢,深入探討它們對未來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舉例來說,可以營造出使人身歷其境的完美 3D 全息投影技術,或是能提供無限免費能源且實現效率高達 99% 以上的微型超級馬達,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 

為了跨越時間鴻溝,設計師們善用「激進想像力」。除了具備遠見,設計師還要能夠天馬行空,態度要絕對且激進。電影《星際大戰》的首席設計師江道格(Doug Chiang)將此機制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境界,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夠進入路克•天行者的銀河世界。 

一旦抵達未來,那裡將充滿著無限可能,賦予設計師各種有關未來的情景,改變的重要性變得清晰可見,典範之作也將被放大檢視。今日被視為無可替代的事物,在未來可能消失無蹤。而且,踏上未來旅途的人也因此會改變。正如格羅斯所說,時空旅行會改變旅行者。這種改變也正是目的所在。讓人用全新角度去觀察汽車、手機、金錢等物質的使用。設計師獲得未來的知識後,將能夠前往更遠的未來,也同時能回到「明日」。

「未來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而是現今意識中的一種思想,激勵我們創造並作出改變。」 史蒂芬•格羅斯

明日

一旦認識到保時捷品牌在遙遠未來的定位,設計師就更能描繪出不久的將來,也就是「明日」。此時,相較於遙遠的未來,明日世界對於設計師而言,就會像家一般熟悉。

為了順利完成工作,設計師必須將想像事物具體化。所呈現的具體形式不僅要符合四到六年後的品牌風格,而且還要詮釋出前衛的精神,因此保時捷設計師的思維必須是縱橫思考。這意味著,設計師必須先透過邏輯延伸現有觀點,並使已經美麗的事物昇華成完美的事物。當作品從現今角度看來在視覺上已達完美境界時,設計師必須打破這意向,刻意融入不和諧的突兀感,我將此稱之為「克勞蒂亞雪佛悖論」。

多年來,香奈兒模特兒克勞蒂亞•雪佛(Claudia Schiffer)一直是近乎完美的體現,她可說是過分的美。因此,我們作為設計師會將矛盾融入完美,以創造違和感。在她身上,我們可能會加點齒縫,在完美中融入對比性的不和諧,以彰顯獨特魅力。 

優秀的設計師憑著的是直覺,因為他們經常目光長遠,而且從不於直線思考,而是錯綜復雜的思緒。

洞見未來的麥可‧麥爾

出生於盛夏,至今仍熱愛敞篷車的麥爾。透過設計保時捷 918 Spyder,他賦予品牌全新的視覺方向。麥爾最喜愛山上的休間活動,包含滑雪或越野自行車;但他的所思所想,都是未來。

Michael Mauer
Michael Mauer

今年 55 歲,自 2004 年起擔任保時捷設計部門主管,並自 2015 年起身兼福斯汽車集團(Volkswagen AG)的設計負責人。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