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游记:卡塔尼亚-巴勒莫 

无论是在埃特纳 (Atna) 火山脚下,还是在马多尼(Madonie) 山丘,或是在巴勒莫的狭窄街道里,西西里岛都淋漓尽致地印证着全世界对意大利田园牧歌一般的想象。好客、乐观与对生活中美好一面的坚持——这是南意大利的精髓。

   

灰色的粉末静静地从蔚蓝的天幕徐徐飘下。它轻轻地降临在卡塔尼亚,降落到建筑物、街道与汽车上。我们的 Cayenne E-Hybrid 停放在老城区一个狭窄后院里。粉末静静地躺在银色的车身上。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游客来说,这样的景象着实不同寻常。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

来到繁忙的埃特纳路 (Via Etnea),我们就可以看清这些粉雾到底从何而来:来自埃特纳火山上方,从火山内部腾升而起的厚重云层。粉雾源源不断地从云层中脱离而出,但这并没有对云层造成任何影响。越来越多的蒸汽从埃特纳顶部的火山口升起。这座火山的高度约为 3,300 米,是欧洲最高的活火山。每天早上,卡塔尼亚的人们都会抬头看看,这座活火山今天会带来什么“惊喜”。他们称埃特纳火山为“Mongibello”,即“万山之山”。这个词是意大利语和阿拉伯语中“山”这个单词的组合。从这个词,我们也了解到了一些卡塔尼亚和西西里的历史,以及塑造这里生活态度的诸多文化影响。

壮美风景:

壮美风景:

建于 1867 年的阿梅纳诺喷泉 (Fontana dell’Amenano) (上图)和建于 1736 年的大象喷泉 (Fontana dell’Elefante)(下图)等建筑象征着卡塔尼亚的历史,是这座城市的独有景观。

希腊人、罗马人、阿拉伯人、甚至诺曼人都曾在这里扎根生活。他们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不过,最终是熔岩在这个意大利南部岛屿上留下了最深刻的烙印。这一点,在当地一家名为 A Putia Dell’Ostello 的餐厅里更为明显。这家餐厅离著名的 La Pescheria 鱼市只有咫尺之遥,为古老的宫殿群包围着,每天都有来自地中海的水中珍品在这里出售。通过狭窄的楼梯,我们可以一直走到地下。坐在那里,桌上摆放着富丽堂皇的烛台,点点烛光照明周围的一切。在历经几个世纪形成的熔岩底下,卡塔尼亚的历史仿佛就在我们的眼前。在这里,堕落与复活,快乐与灾难,仿佛蓬勃生长的双生花,始终形影不离。

如果从这里去往鱼市,走到著名的阿梅纳诺喷泉,能看到那里的水从地底喷涌而出。再走一会,来到大教堂广场 (Piazza del Duomo)。这里有城市的地标——大象喷泉 (Fontana dell’Elefante)。这座雄伟的喷泉,是城市的守护神,保护城市免受熔岩的影响。

美味佳肴:

美味佳肴:

无论是在阿隆佐·迪·贝内代托广场 (Alonzo di Benedetto) 的 La Pescheria 鱼市,还是在图里费罗广场的 Me Cumpari Turiddu 餐厅,西西里岛可谓是各种传统海鲜爱好者的天堂。

罗伯塔·卡皮齐 (Roberta Capizzi) 非常了解她家乡的历史。此前,她在米兰做了十年的律师。后来,她听从内心的召唤,回到了岛上。她在图里费罗广场 (Piazza Turi Ferro) 开了一家餐馆,名叫 Me Cumpari Turiddu。在这里,客人们会有一种与朋友相聚、宾至如归的亲切感。卡皮齐将西西里岛的美食有选择地进行现代化“改造”。

天堂般的享受:

天堂般的享受:

西西里的煎饼卷,一种充满里科塔奶酪的甜点,以及埃特纳火山的全景。这些都是来到西西里进行公路旅行的必选项。

在 Turiddu 餐厅里,人们可以感受到真真正正的西西里岛之魂。历史悠久的传统风味,同时又十分独特,让人惊喜连连:加了薄荷的库斯库斯(Couscous,一种源自阿拉伯文化的美食)、腌制生鱼 (crudo di pesce),以及西西里岛著名的充满里科塔奶酪的甜点煎饼卷 (Cannoli)。“我们为自己文化的‘根’感到自豪。”卡皮齐说道,“但我们一直都在向前看。我们经常被打倒在地,但又总是携手重新站起来。这让我们彼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与我们的家乡联系在一起。”

而埃特纳火山也永远是她家乡的一部分。火山本身象征着关切与渴望。我们也为渴望所驱使,开动着 Cayenne,甩掉一层薄薄的火山灰,我们重新上路。从卡塔尼亚向火山方向进发,会经过许多村庄。不过,公路的名称始终保持不变:埃特纳路 (Via Etnea)。这条灰色的公路蜿蜒前行,几乎直达火山。始于海平面,道路一直攀升直至 2,000 多米的高度。我们一边开车,一边看到火山处不断有雾气从穹顶中蒸腾而出。

哥伦比亚作家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曾经说过:“比起飞到月球,我更喜欢到西西里岛旅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肯定与我们一样,经历着如此奇妙的一天。黑色的火山灰尘埃遍布峭壁之上那灿烂的白色雪地上。92 号省道 (Strada Provinciale),也就是另一条埃特纳路 (Via Etnea),位于尼科洛西 (Nicolosi) 背后,现在已为皑皑白雪所覆盖。安东尼奥·里佐 (Antonio Rizzo) 长年在这条公路上穿梭行驶,已有 37 年之久。他一直在埃特纳工作。一开始,他是滑雪教练,如今则成为了一名火山向导。很少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地区。当我们乘坐缆车上到火山口时,里佐对我们说:“这里的一切总是在运动中。”来到海拔 2,500 米的地方,这里风景虽好,但已潜藏危险,不适合游人独自探索。“这座山在不断变化着,会不断有新的火山口出现,山坡也会出现坍塌。”这座山是活的。在这近四十年的时间里,安东尼奥·里佐每天都在重新认识这一点。他说:“我每天早上看山的时候,都会有新的体会。”在我们脚下的雪地里,有一个小洞,蒸汽源源不断地从中腾起。这座山确实十分危险,但也美得令人叹为观止。

被熔岩包围:

被熔岩包围:

火山导游安东尼奥·里佐几十年来每天都能感受到埃特纳的惊人魅力。
火山的魅力:

火山的魅力:

如此梦幻——安东尼奥·里佐所拍摄的火山喷发。

下午晚些时候,我们来到萨皮恩扎火山旅馆。旅馆的主人多米尼·莫舍托 (Domenico Moschetto) 向我们讲述这座火山的故事。这里有舒适的房间与丰富的菜单,等待着每一位疲惫的旅行者。几年前,这座火山摧毁了莫舍托在北坡的旅馆。如今,他在南坡重建了自己的旅馆。“这是我们的命运之山。”这位西西里人说道。埃特纳十分任性,既可以十分危险,也可以非常舒适,既有着可怕的怒火,又不断吸引着所有人前来。

当地有一个古老的习俗,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当熔岩到来时,当地人会摆好桌子,放一瓶红酒在中间,再放几个盘子。此时,埃特纳像一位客人一样,获得热情的接待。接下来,当地人才会迅速撤离到安全地带。

第二天早上,我们继续我们的旅程。火山灰不断从高空飘落而下。这些火山灰将丰富的矿物质散落到山丘之上,让山坡变得十分肥沃,这也孕育出了当地一种十分特殊的“熔岩美酒”。西西里岛是意大利最大的葡萄酒产区,而歌塔尼娜庄园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庄园坐落在埃特纳火山的山脚下。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坎比亚 (Cambria) 家族一直在这里种植传统的葡萄酒作物,其中最主要的当属马斯卡斯奈莱洛 (Nerello Mascalese)。在这里,人们才能尝到其最纯正的风味。“这是土壤的肥美馈赠。”弗朗西斯科·坎比亚 (Francesco Cambria) 对此说道。2019年,他被《大红虾》 (Gambero Rosso) 评为年度最佳酿酒师。他说:“我们的葡萄酒十分特别。”这里的气候比西西里岛其他地方要凉爽,离海很近,土壤中还有富含矿物质的火山灰。

覆盖在灰烬中:

覆盖在灰烬中:

驾驶着 Cayenne,穿行于迷恋和恐惧之间。这座火山真的是美得可怕。
风景如画的大海:

风景如画的大海:

沿海城镇切法卢既有秀美的山丘,又有历史悠久的古镇,此外还有绿松石蓝色的地中海与白色沙滩。

我们继续向大海前进。沿着北海岸向西走,便会来到一座十分值得一看的沿海城镇:切法卢 (Cefalù)。那里有美丽的沙滩和气势宏伟、建于 12 世纪的古堡。此外,切法卢还有堪称世界最壮观的赛车场。从 1906 年到 1973 年,塔格·佛罗热是世界跑车锦标赛的一个重要赛段。每一次比赛时,赛车都会以每小时 300 千米的速度在西西里岛北部的马多尼山村中相互追逐。赛事一般在 5 月进行。比赛一旦开始,人们就知道,“要把孩子和宠物锁在家里!”现如今,每一个开车经过科莱萨诺村 (Collesano) 的人都仍然对此深有体会。狭窄的小巷散发着古朴的意大利气息,仿佛下一个拐角就会碰到年轻的索菲亚·罗兰 (Sophia Loren) 在拍摄她的下一部经典电影。在塔格·佛罗热博物馆中,那个疯狂的时代似乎仍未结束,记忆在缓缓流淌着。

历史的痕迹:

历史的痕迹:

即使赛车已成往事,这里依旧保留着的起点与终点看台和维修站设施,依旧令人印象深刻。当然,体验塔格·佛罗热赛道的最佳方式,便是驾驶 Cayenne E-Hybrid 这样的跑车,来一场痛痛快快的驾驶之旅。

在科莱萨诺 (Collesano) 背后,我们看到了塔格·佛罗热 (Targa Florio) 的赛道。赛道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蜿蜒穿过郁郁葱葱的草地、峭壁、果园与无数坚果树。这便是意大利,一切仿佛就是从 20 世纪 60 年代的旅游宣传册中走出来那样。只是,如今我们乘坐的是 Cayenne。行驶于这个曾经的赛道上,在驶过急弯时,我们依旧能清晰地感受到赛事的张力。过弯时离心力很高,而道路也仍然保持着最佳的状态。保时捷曾在该比赛取得 11 次总冠军。这一成绩居所有汽车制造商之首。而今天,我们不是在赛车,但蛇形的道路依旧让我们肾上腺素激增。这也许就是 1956 年,意大利车手翁贝托·马廖利 (Umberto Maglioli) 驾驶 550 A Spyder 在这一享誉国际的车赛中为保时捷赢得首个总冠军时的感受吧。我们感受着身下汽车的力量,眼前是下一个弯道,而头顶上方则是蒸腾的火山。我们被一路上壮观的奇景所震撼,越过绿色的山丘,沿着海岸,一路开往巴勒莫。

神秘的赛道:

神秘的赛道:

穿行于马多尼山脉的公路,山谷中风景如画的村庄:116 年前,塔格·佛罗热在这里首次举办,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跑车比赛之一。

巴勒莫是西西里岛的首府,同时也是巴拉罗 (Ballarò) 的所在地。巴拉罗可能是欧洲最活跃的集市。这个位于城市中心的著名街区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在这里买不到的东西,别的地方你也买不到。”巴勒莫人自豪地说道。同时,巴拉罗以其一流的街头美食而闻名。这里有美味的章鱼沙拉、脾脏卷或阿兰奇尼油炸饭团 (Arancini)。集市上人头攒动,叫卖声震天。巴拉罗是这座城市的精华,连接着一切与所有人。在这里,每个人都能发自内心地高兴起来,然后来一场美食的放纵之旅。话说,在这里,“Dolce Vita”(甜蜜生活)是当地生活哲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而在这样的地方,冷冻甜品自然十分受欢迎。在武奇利亚 (Vucciria) 集市附近,你可以找到世界上、或者至少是西西里岛上最好的冰淇淋店之一——Al Cassaro。

传统风味:

传统风味:

在巴勒莫的市场 里,你可以找到西西里岛的独特美食,如阿兰奇尼油炸饭团。

而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巴勒莫的博物馆都会免费开放给所有人。温馨提示:在甘吉宫 (Palazzo Gangi) 的 Stanze al Genio 博物馆里,卢基诺·维斯康蒂 (Luchino Visconti) 拍摄了他的杰作——《豹》(Il Gattopardo)。这个博物馆里藏着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壮观世界:这里,墙上挂满了有几百年历史的马乔利卡瓷砖 (Mattonelle),让人流连忘返。

世界遗产:

世界遗产:

西西里岛卡塔尼亚的仁慈之母圣殿。

布鲁纳奇尼宫 (Palazzo Brunaccini) 则位于蜿蜒的老城区小巷中。在这里,还有一家名为 Da Carlo 的精品酒店,周围的餐厅颇具特色。来到这里,你可以深入观察到巴勒莫的精华。如果你去到意大利最大的歌剧院——位于马奎达大街 (Via Maqueda) 的马西莫剧院 (Teatro Massimo) 那里,你也会有相似的感觉。这是一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回荡着让人难忘的各色声音,而这,也是西西里岛气势恢宏的象征。

终点:

终点:

现代电动车与巴洛克宫殿在四角区 (Quattro Canti) 相遇。
上图是巴勒莫的歌剧院,建于 1897 年、采用历史主义风格的马西莫剧院 (Teatro Massimo)。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在他著名的《意大利游记》(Italienischen Reise) 中如此写道:“没有西西里岛的意大利,是不足以让人铭记的:这里才是一切的关键。”在这里,我们能够发现意大利的灵魂,就是这座名为西西里的小岛。

了解更多

您也想亲身体验一番“路游记”吗?点击这里,可于 Roads App 应用程序中查看相关路线。

Frieder Pfeiffer
Frieder Pfeiffer

相关文章

油耗数据

Cayenne E-Hybrid

WLTP*
  • 3.7 – 3.1 升/100 km
  • 83 – 71 克/km
  • 26.5 – 25.1 kWh/100 km
  • 41 – 44 km

Cayenne E-Hybrid

油耗数据
燃油消耗量 综合(WLTP) 3.7 – 3.1 升/100 km
二氧化碳排放量 综合(WLTP) 83 – 71 克/km
耗电量 综合(WLTP) 26.5 – 25.1 kWh/100 km
电力续航里程(混合)(WLTP) 41 – 44 km
电力续航里程(市区)(WLTP) 44 – 48 km
NEDC*
  • 2.5 – 2.4 升/100 km
  • 58 – 56 克/km
  • 22.0 – 21.6 kWh/100 km

Cayenne E-Hybrid

油耗数据
燃油消耗量 综合(NEDC) 2.5 – 2.4 升/100 km
二氧化碳排放量 综合(WLTP) 58 – 56 克/km
耗电量 综合(NEDC) 22.0 – 21.6 kWh/100 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