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透彻

希尔维奥·邓兹(Silvio Denz)原本没有时间,他正在紧张筹备莱俪(Lalique)一百周年庆典。但他欣然同我们前往法国阿尔萨斯莫代尔河畔的温根市(Wingen-sur-Moder),共赴一场玻璃艺术之旅,让我们感受他同这一晶莹材质之间的契合。

   

由斯特拉斯堡(Straßburg)向北驾车半小时,我们来到施文德拉茨海姆(Schwindratzheim)的收费站。高速路牌上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距此将近  500 公里外的巴黎。如果人们面前有两个选择:巴黎或者其他。相信多半人都会选择巴黎。但我们从希尔维奥·邓兹这里了解到,人们可以在巴黎觅得一切,除了法国。 乡间才是真正的法国,尤其是位于德国边界的阿尔萨斯地区。我们放弃了巴黎,驶离施文德拉茨海姆,穿过孚日山脉北部的自然公园,朝着莫代河畔的温根进发。

100 年前,一位巴黎的珠宝商、艺术家和手工艺人雷内·莱俪(René Lalique)将现代化与工业化带到了温根。数十年后,瑞士的投资商希尔维奥·邓兹继承了莱俪王朝的瑰宝,让它的独特性得以充分的绽放。星级餐厅,以及全球最大香水玻璃瓶博物馆应运而生。他坚持不懈地将莱俪打造成世界顶级品牌,一个集品质,价值,设计和艺术为一身的品牌。“奢华的生活方式”,64 岁的邓兹说道,“不仅体现在昂贵和功能性上。 成功只能源自于品质。越独一无二,越魅力非凡。”

莱俪现在全球有 700 多家门店和陈列室,30 多家精品店,遍及巴黎,伦敦,比弗利山庄,莫斯科,香港,贝鲁特,塔什干,以及 温根。在这座位于弗格森山针叶林的工厂中,我们恍若回到一个世纪前。在工坊里屋,我们见到了奥利弗·佩特里(Olivier Petry)。 他身上散发着禅宗大师的光芒,徒手抚摸着六个打磨光滑的烤炉。“每个可以维持四个月,”他说道:“然后会逐步燃烧殆尽,我又会开始制作下一批。”

人们很快便能理解,莱俪是一间制作工厂,传统的手工艺作坊。在生产车间里,五个人不停在 1,200 度高温的熔窑和位于地下的退火炉之间来回巡视。每隔数分钟,马斯亚·里尼(Martial Rinie)便会借助尖嘴剪将吹管递给同事,隔开滚烫的玻璃体。高度专 注的精确作业,如钟表般不差毫厘。

250 名员工每年制作,包装和发送逾 50 万件手工艺品。首饰,香水瓶,室内家居以及装饰品,如水晶吊灯,花瓶,家具镶嵌材料——创意无止境。有些商品需耗费上百个小时悉心打磨。

传统: 
希尔维奥·邓兹 20 年如一日驾驶黑色保时捷 911 Turbo S。修建于 1920 年,位于莫代尔河畔温根的雷内·莱俪别墅被他改造成一个别具风格的餐馆。

自 2008 年,邓兹在本部投入了超过 2500 万欧元,提高了生产效率,且大幅度提升了品质。“我们不希望制作千万个流水线 商品。每件物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有些产品看似相同,却隐藏着一些细微的差别。我们延续了古老的工艺,将传统传承下去。”

雷内·莱俪曾希望将香水瓶制作工业化。阿尔萨斯的玻璃厂数年来产能一直饱和。当从事化妆品包装的巴黎 Pochet 集团于 1994 年接手莱俪后,一直寻求批量生产的合作方式。15 年后,希尔维奥·邓兹却认为未来并不在于雷内·莱俪所倡导的批量生产,而在于产品的独特性。邓兹很亲和,绝不独断专行,没有一堆随从簇拥。他会自己亲自电话安排日程。直截了当对他而言非常重要。当他刚接手莱俪时,当时巴黎的总监坚持等级森严的企业模式,执行一条从上至下的指挥链。信息传达到上层,往往耗时良久。当邓兹引入协作式管理方式时后,总监抱怨他的权力被剥夺了。邓兹对整个董事会的意见不以为然。“我是一个团队主义者。我坚信,大家携手并肩才能走得更远。720 名员工中的任何人都可以同我沟通,我只希望尽快且高效地获取信息。”

制作:
在充满艺术感的模具下,熔窑中如液体般流动的玻璃将变成奇特的造型。浇注模具通过凿子,木锤和手感来打磨

我们在霍赫贝格城堡(Château Hochberg)吃午餐——这是除米其林星级餐厅雷内·莱俪别墅(Villa René Lalique)和波尔多的利克拉佛利沛瑞格城堡(Château Lafaurie Peyraguey)餐厅外,邓兹所开设的第三家餐厅。他聊起自己的父亲。出身普通家庭的他如何成功创立多家企业?“我的父亲说:‘语言是生活的大门’。没有语言为桥梁,人们会将你排除在外。”于是他在美国密尔沃基学会了英语,在瑞士洛桑学会了法语,成为巴塞尔的州银行的一名银行职员,开启了一条典型瑞士人的事业之路。误打误撞中,他进入一家家族企业,将这个 8 人公司打造成拥有 800 名员工的香水连锁店 Alrodo。如果人们问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的回答是:良好教育、勤奋和努力工作。无论是波尔多投资酒庄或苏格兰威士忌,他都以“可估算风险”代替鲁莽行事。

莱俪 2008 年出现亏损,邓兹深谙香水业务,马上领悟到:“800 万欧元销售额在香水行业并不够。只有把这个销售额提升两倍或三倍,才能赚钱。如今我们业绩已经增长四倍。香水业务是一切的支柱。”

优雅:

优雅:

1929 年雷内·莱俪为巴黎创作的 7.3 厘米香水瓶 Fleurs parisiennes(巴黎女人之花)。
100 年前,雷内·莱俪在阿尔萨斯创建玻璃艺术的王国。如今希尔维奥·邓兹通过变革守护遗留的瑰宝。

他能窥探到机会,并充分利用它们,他就是这样一位具有远见卓识之人。一些乍看去毫不相干的事物,他却能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希尔维奥·邓兹对威士忌和水晶都兴趣寡然。但是对香水瓶的热爱为他开启新的业务领域。邓兹说:“我最初并不打算接手莱俪的水晶产品,威士忌更是不在计划内。但我从客户麦卡伦那里得知,存储在旧瓶中的威士忌越来越稀少,因此他想要抬高价格。而我刚好拥有水晶产品——我们携手通过酒瓶提升其价值。2003 年,我们合作的第一瓶酒便卖到  5,000 美元。”如今灌入莱俪水晶瓶的威士忌早已成为收藏家趋之若鹜的珍品,价值高达 70,000 欧元。

对昂贵香水瓶的热爱为他开启了新的业务领域和收藏之路。

金钱?财富?邓兹所要的并非这些。他需要钱来支付员工的薪水,拓展业务,缴纳税款。“在财富榜上的人们,被物质财富所定义。”但钱不会让人快乐。“你决定去马尔代夫享受快乐,但是坏掉的食物让你腹泻不止。快乐不能用钱购买,真正的快乐来 自内心。”

这听起来颇有些加尔文主义的意味。而邓兹不喜欢出现在公众面前,毫无负面新闻,都和这位自律商人的一贯形象相符合。但他私下实则是一个安静的怪人。他拥有飞行和潜水执照(最高级别),20 年如一日驾驶黑色的保时捷 911 Turbo S,目前已是第四辆。一辆保时捷 Panamera 在波尔多等待着他。Taycan 也在他的考虑之中。正如他眼中香水瓶代表女性的柔美,而保时捷则充满男性的力量。

“矛盾和平衡很重要。只有经历了一点霉运,才能深刻体会好运。”他的商业头脑与激情相得益彰。邓兹喜欢建筑和艺术。他同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灯光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等均有合作。他的专注和成功让人信服。人们对他所说的深信不疑:“24 岁之前,我只是为了工作而工作,之后的 40 年,我一直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对法国传统小镇温根的热爱一定是其中一个令他喜欢的事情。这里远离巴黎,在施文德拉茨海姆的另一端。

Jo Berlien
Jo Berlien
相关文章

油耗数据

  • 11.3 升/100 km
  • 257 克/km

911 Turbo S Cabriolet

Fuel consumption / Emissions
燃油消耗量 综合 11.3 升/100 km
二氧化碳排放量 综合 257 克/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