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

马丁·韦佐夫斯基(Martin Wezowski)早年是一位朋克摇滚乐队的贝斯手。据某知名商报报道,近日,他被评为“德国最聪明的 100 人”之一。作为 SAP 软件集团的首席未来学家,他的工作就是要高瞻远瞩,突破创新。这令我们与他的交谈充满了新奇与惊喜。

   

思考,期待和引领变革是他的职责所在。马丁·韦佐夫斯基通常不会执着于过去。当疫情令他放弃了密集的旅行计划时,他做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从他在柏林公寓的地下室里,取出了他心爱的贝斯,上面早已落满灰尘。不过,他还是能弹奏出 “几个和弦”。这把吉他上流泻出来的音符,是他早年音乐生涯的见证。

49 岁的他在年轻时曾在朋克摇滚乐队 Majestic 等乐队演出。他说,他现在的工作是探索未来,预设目标,那段经历对他来说是“最好的训练”。他认为不断求变是朋克摇滚喧闹的本质。“在我现在的岗位上,同样需要不断挑战现状,并给我们行业的管理者出难题。”

作为软件巨头 SAP 公司技术和运营领域战略团队的首席设计师和未来学家,他关注未来的趋势,并谋划公司的战略部署。他的团队直接为 SAP 的首席技术和创新官工作。

韦佐夫斯基专注于绘制积极的愿景。这位科幻迷承认自己更愿意把灰暗的预言留给别人,比如那些“好莱坞的灾难片大师”。他们“已经把末日惨状呈现得淋漓尽致”。 而这位波兰裔设计师则负责畅想人们期盼的未来。“我们将设想生活中切实需要的技术,因为它们能够帮到我们。”

正如新冠疫情危机所揭示的那样,未来总是出人意料,世界瞬息万变。“这一点在当下尤为明显,因为如今想要看到彻底的改变所带来的影响,已经不需要几代人的时间。以前我们可以把未来交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而现在这显然行不通了,因为未来正愈发快速地向我们走来。”

这个有着一头长长的白发,看起来像摇滚明星的男人,本身就是变化的代名词。在他 14 岁时,他随家人移民到了瑞典。一开始他连一句瑞典语都不会说,但这并没有令 他放弃自己雄心勃勃的计划。他原本想要成为一名建筑师,但是后来却决定学习工程学。他很快意识到,学业并没有激发他的创造才能,于是他开始在音乐上发挥自己的天赋。当那时有人请他为乐队制作主页,T 恤和第一张 CD 封面时,他都欣然接受。“那是我设计师生涯的开端。”他说。然而,他很快就改行了。“当我意识到设计物品远不如设计未来的战略来得刺激的时候,我便决意转行。”他说。

作为索尼爱立信 UX(用户体验)的高级设计师,韦佐夫斯基能够将他当时所掌握的所有技能结合起来:从音乐到设计,从各种新媒体技术到摄影等等。他能从用户的角度思考问题并对创新作出评估。“人们能从中得到什么”,是他面临的最基本问题,也是迄今为止对职业愿景师来说唯一真正重要的问题。

有鉴于此,他为 SAP 及其全球客户设计 了一套更人性化工作环境的观念体系。“我们借此打开了一个新的市场。”他说。

对韦佐夫斯基来说,将现代科技与人文知识结合起来是至关重要的。他要了解人们在工作中的体验和感受。这比查明严肃的事实更为重要:“近五十年来,我们的业务模式主要围绕着交易,运营和功能展开。”他解释说,“由此产生的技术数据量是庞大的。而体验数据又在哪里?对我来说,只有两者结合在一起才能激发魔力。”

在 2013 年入职 SAP 之前,他曾在中国深圳工作了两年,为一家准备占领全球市场的科技巨头设计用户体验策略。韦佐夫斯基建议这家公司为其智能手机和电子设备开发自己的系统。他为此提出了明确的计划,但却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当时他们优先考虑的是下一季度的数据。”

但韦佐夫斯基并不会拿三个月的周期来限制自己的思考。同时他也不相信那些只对已知数字,数据和事实进行推断的预测。在他看来,这种方式对日常业务非常有用,但完全不适合长期愿景。“从现在预见不到未来。”他更喜欢探讨“想象力的第三视野”,也就是说,人们必须先设计一个理想的未来世界,然后再尝试将这个愿景与现在的起点联系起来。

“第三视野基于我们期盼的场景。” 马丁·韦佐夫斯基

“第三视野是基于我们期盼的场景,”他解释道,“也许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技术,但我们想象它们会在未来实现。也许市场上还不存在这方面的需求,但我们相信,如果我们提供相应的产品,市场一定会有积极的反应。”争当先锋,积极塑造未来,是他的人生信条。韦佐夫斯基喜欢用一个问题来难为他的团队成员和 SAP 的客户:“十年后你们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韦佐夫斯基认为,如果对方答不上来,那么十年后对方很有可能已被时代淘汰。

在 SAP,他是首席未来学家和未来工作环境设计的总工程师。“我们是最大的企业软件公司”,他说。然后,他又大笑道,“在人类历史上。”

他的伟大愿景是为“工作”这一概念赋予一个全新的,深具人性的定义。他打趣道:“数千年后,人类仍然会以狩猎者和采集者的身份生存,因此得忙着填各种 Excel 表格。我们大多数人都可以成为像达芬奇,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或艾达·拉芙蕾丝那样的天才,但我们并没有时间投入其中,因为我们都忙于组织物流、供应链和生产制造这类任务,即那些最好交给机器来完成的工作。”

因此,韦佐夫斯基心中的宏伟目标是打造“增强版的我”,即一个通过智能软件增强的个人。他将其称为“Humachine” (人机一体化),即机械智能和人类创造力的混合体。他说,飞机上的自动驾驶尚处于人机一体化的初级阶段。“它能帮助飞行员集中精力做最重要的事情。”

这位思考者接着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台机器,它会去了解我,并能伴我一生,那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它能帮忙解决生活中的大小问题,比如建议人类不要连续喝三杯咖啡;它可以识别并指出我们的那些由偏见主导的观点;它还会建议我们在早上做出重要的战略决策,因为晚上我们可能会压力太大。“这就是情感智能。” 韦佐夫斯基说。

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对保时捷与 SAP 在 2019 年 10 月达成的战略合作充满期待。这种龙头企业之间的联盟本身就很重要: “你需要合作伙伴来告诉你那些自己不知道或想不到的东西。”这样一来,许多人们不愿看到或非常重要的真相得以揭示,人们对现实的认识会更加深刻。

保时捷和 SAP 希望优势互补,共同成长。双方计划共同开发 IT 领域的全新解决方案和产品,这些今后不仅可供保时捷使用,汽车行业的其他企业也可以将其作为标准配置。

对于韦佐夫斯基来说,保时捷一直以来都是汽车行业的领头羊。这主要归功于他作为设计师的第二段职业生涯。“在我眼中,保时捷的汽车永远是特别的。它不仅仅是一件非常有吸引力的物品,更是一件艺术品。”他激动地说道。“凭借 Taycan,保时捷无疑向电动出行迈出了大胆的一步。这一突破将引领保时捷和跑车行业走向何方,我们将拭目以待。”对这一道路的走向,韦佐夫斯基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但眼下这位首席未来学家选择了沉默。他尽情享受着当 下,并在其中体会保时捷首款纯电动跑车的美感。

Thomas Ammann
Thomas Amman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