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始终是纯粹驾驶乐趣的定义者”

保时捷主管研发的董事会成员施德纳(Michael Steiner)畅谈驾驶理想汽车的体验、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和拥抱自然的快乐。 

   

施德纳先生,为什么测试赛道中的“黑森林小屋”是您在魏斯阿赫最喜欢的地方?

我几乎每周五下午都会在那里和专家们碰面,研究车辆的最新技术改进,并亲自上车体验技术升级的魅力。在我们研发中心的“绿色心脏”内的碰面,可以说是我最满足的时刻。它意味着我将走出办公室,前往研发一线。这座小屋远离喧嚣的都市,从这里我们驱车前往大型测试区,越野赛道和路况各异的测试赛道。单从小屋的名字就可以得知,我们的所在地是北部黑森林。作为一个自然爱好者,这也是我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

您如何看待驾驶乐趣?

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看到我们的车型精准且灵敏地获取转向指令,我感到十分高兴。我们生产的车辆是当之无愧的顶级跑车和运动装备。

是什么促使您于 2002 年加入保时捷?

对品牌的好感。在我年轻的时候,朋友送了我一本保时捷日历,它在我的房间里挂了很多年。我喜欢保时捷 911 的比例,当然还有它在道路上的卓越性能。

今天的魏斯阿赫与二十年前相比,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大。初到这里时,魏斯阿赫给我的感觉更亲近。当时我们已有 2,000 名员工,而今天我们的员工大约有 6,500 名。

这种扩张是如何实现的?

随着车型的增多和新技术的发展,魏斯阿赫研发中心迅速发展。第一座大型新建建筑是电子装置集成中心(EIZ)。2002 年这个主力部门才刚刚成立而已,而如今电气, 电子,软件已经占据了汽车研发的主导地位。另一个里程碑是配合设计工作室和模型制造车间建立的 1:1 风洞。我们新建了许多试验大楼和试验中心。为了研发我们的三届勒芒冠军——保时捷 919 Hybrid,我们全面拓展了赛车运动领域。20 年前来过这里的人,如今肯定认不出魏斯阿赫研发中心的样子了。

“首要任务是创造出人们想要驾驶和拥有的理想汽车。” 施德纳

保时捷未来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

首要任务是创造出人们想要驾驶和拥有的理想汽车,这是我们不变的追求。而与电动汽车这一发展趋势相关的技术则需要不断推陈出新。这不仅意味着在驾驶过程中实现零排放,还要求在生产链中使用可再生电能和坚持可持续性原则。此外,互联互通也是一个关键的主题,即通过稳定的移动互联网连接,将许多功能从车辆内部转移至云端的高性能电脑上。例如大多数语音指令不再在车内进行分析,而是通过网络连接发送到云端。汽车正日益成为互联网上的智能节点。我们有意不把司机和车辆之间的互动称之为“用户体验”,而是驾驶体验。我们关注的重点是驾驶车辆的司机。抬头显示系统,语音控制,触摸屏——所有的操控方式和先进的驾驶动力学必须与司机融为一体。

互联互通对行车安全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今,汽车已经可以实现智能观察周围环境,并通过辅助系统给予司机提示,例如车道保持和变道提示或疲劳警告。但所有这些系统——无论是雷达,摄像机还是传感器——都依赖于通过视觉获得的信息,这有些类似于人眼的工作机制。雷达可以在雨中“看”得更清楚,但却无法获知下一个十字路口的路况。在这种情况下,互联互通的作用就得以显现:在集群智能系统中,一辆车可以警告其他车辆,并与智能交通标志互通数据。5G 网络将为这个领域带来巨大的进步。

保时捷如何迎接出行领域的转型?

这一转型对整个行业来说都非同小可。我认为这对保时捷来说是一个机会,因为我们可以迅速调整方向,甚至做到行业内独树一帜。换句话说,我们要在研发驾驶辅助系统与自动驾驶技术的浪潮中不忘初心:保时捷始终是纯粹驾驶乐趣的定义者。与那些不注重驾驶体验、甚至连方向盘都不再设置的车辆相比,保时捷最原始的驾驶体验就显得弥足珍贵。

您有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这是否有助于您展望保时捷的未来?

的确有一定帮助。并不是所有吸引我的东西都能让下一代感兴趣,反之亦然。比如,我私下里对游戏和模拟赛车就不怎么感冒。而对于我的孩子们来说,和千里之外的朋 友一起打线上游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但在一些事情上,我和孩子们有着相同的感受。比如在驾驶保时捷的乐趣方面,他们同样喜欢倾听内燃机澎湃的声音。

您的孩子们是否也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

我的一个儿子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车,而且平时喜欢改装汽车。我不知道其他三个孩子会不会也买车。不过这跟他们的生活环境有关系,要知道并非人人都离不开汽车。

您最看重保时捷的哪些创新?

对我来说,双离合器变速箱(PDK)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创新。它于 1984 年为赛车运动而生,2008 年,所有量产车辆均实现了在不中断牵引力的情况下的换档功能。而近年来保时捷重大发明中的典型,则是电动汽车中运用的 800 伏技术,因为它拥有多个优点。该技术采用横截面更小的电缆,从而减少了整车重量和安装空间,同时驾驶性能和充电效率均有所提升。

800 伏技术是保时捷独有的特色。

目前来看,是这样的,没错。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保时捷在成为行业标准道路上的一项重要创新。这一点可以从美国 Electrify America 或欧洲 Ionity 的充电基础设施中看出。此外,还有一家韩国企业也拥有这项技术,在中国也有类似达到 700 伏的电压等级。

919 Hybrid 在这一创新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款赛车是这项技术诞生的重要诱因。我们采用了高得多的电压,目的是减轻重量,并在有限的空间内获得更高的功率。但赛车部件均为极小批量生产,而为保时捷 Taycan 寻找所需部件,则是我们必须攻克的新挑战。业内至今采用 400 伏标准,因此为使用 800 伏技术的量产车寻找供应商和合作伙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从全球来看,只有我们使用了这一项技术。

开发电池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影响非常重大。我喜欢把每一个电池单元称为未来的燃烧室。其能量密度与能量范围相一致。不过对于保时捷来说,功率密度也很关键,即电池单元吸收和释放电能的速度。此外,在不降低性能的前提下,使用寿命的长短也很重要,即可再生性。在电池化学、电池间智能互连以组成模块,以及热量管理方面,仍有很大的潜力有待挖掘。发生严重事故时的电池保护机制同样不容忽视。电池是目前电动汽车中体积最大的部件,其最安全的安装位置是乘员所在的位置,而且这也有利于车辆底盘的重心平衡。

保时捷在电动方程式锦标赛中获得了哪些启示?

我们从中获得了许多有关高效、高转速电动机和运行策略的经验。使用电动机完成急刹车动作,意义重大。换句话说,就是要利用其电阻,从而大规模地回收和重新利用电能。这样一来,续航里程得到了显著增加。为了令行驶尽可能平稳,我们学会了在车桥之间完美转移回收载荷,并控制机械制动器的辅助作用。我们还在电池热量管理和应力管理方面收获了宝贵的经验。

您如何评价德国,欧洲和世界范围内的快速充电网络?

这个问题的确是要分情况讨论的。在德国,大多数电动车车主或在家于夜间为车辆充电,或白天上班时充电。11 千瓦或 22 千瓦的交流电充电站就可满足这一需求。德国各地都需要设立快速充电站,特别是在长途公路干道上。对我来说,快速充电网络扩张的速度还不够快,而且从全球来看,虽然情况各有不同,但对快速充电网络的需求是相同的。比如在南欧,许多房屋缺少足以支持电动汽车充电的三相充电接口。而在其他地区,如中国,许多人住在大的住宅区,没有接入房屋内的充电接口。在公共车库里往往根本不允许设置充电站。因此,快速充电在城市中也具有现实意义。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如今加油站的覆盖密度也不是一个十年就实现的。

接下来哪些车型将实现全电动化?

Taycan 的衍生产品将是未来首先达到电动化的车型。我们希望 Taycan Cross Turismo 能带来更大的实用价值,例如更大的装载空间。我们预计在 2022 年底实现保时捷 Macan 的纯电动化。

那么,30 年后的保时捷跑车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想,那时我们的跑车依然拥有经典的车身比例,流畅又宽敞,既有肌肉线条,又不乏柔性。它们不会散发摄人的冲击力,而是令人心生好感。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空气动力学和迎风面积变得越来越重要,跑车也因此变得更加紧凑、更具流线型。

您作为研发主管,平常是如何放松身心的?

我最喜欢的放松方式是登山和徒步旅行,冬天则会选择滑雪和越野滑雪。我喜欢那些人烟稀少的地方。如果时间不够,我就去骑自行车或是慢跑,有时也和老朋友们一起踢足球。我喜欢在户外能做的一切。

费利·保时捷的思想对您有影响吗?

时至今日,我仍为他创造新事物的梦想而着迷。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让梦想成真始终是一项伟大而又鼓舞人心的使命。

施德纳

于 1964 年出生在图宾根,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学习机械工程专业。2002 年,施德纳担任保时捷创新设计部门主管。2016 年,这位四个孩子的父亲正式进入董事会,并担任研发部门主管至今。

Heike Hientzsch
Heike Hientzsch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