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之都

悠揚律動的音符散落在城市的每個角落,既不喧嘩也不刺耳,而是相當細膩微妙、和諧動聽。任何聽過此聲之人,往後一想到萊比 錫便會聯想到美妙樂聲,尤其是在著名布商大廈管弦樂團 (德語:Gewandhausorchester)的傑出小提琴家趙允珍(Yun-Jin Cho)「指揮」新款保時捷 Panamera 的當下更是如此。

   

保時捷 Panamera 4S E-Hybrid 伴著電動馬達的低鳴駛過奧古斯特廣場,直達新布商大廈(Gewandhaus)門前,這裡是城市的中心,也是音樂的中心。站在稜角分明的音樂殿堂前,踏進音樂廳時自然放輕腳步,滿懷莊敬。偉大作曲家與其作品在此大放異彩,當今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專業管弦樂團也在此演奏,樂團 成員至今多達 185 位,其歷史根源可追溯至 1479 年。

我們與趙允珍會面。在她身上,我們看到了布商大廈管弦樂隊的現今與未來。2008 年,這位南韓小提琴家來到這座薩克森邦的大城市,並長住了下來。如今,她已成為這個傳統樂團的副首席,並被公認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小提琴手之一。年僅 15 歲時,就因出國攻讀音樂的夢想而離開了家鄉首爾。早在當時,這位小提琴家過人的天賦已顯而易見。波士頓原本是她嚮往的目的地,但命運卻在 1998 年將她帶到了柏林。在那裡舉目無親,她獨自一人展開留學生涯。十年後,她在萊比錫試演。「這個管弦樂隊一直享有極高的聲譽。」在我們佇立於布商大廈前時,趙允珍強調道。她笑著坦言:「不過,當時我並不知道古典音樂在萊比錫是如此地根深蒂固。」

過人的天賦:

過人的天賦:

為了攻讀音樂,趙允珍 15 歲時來到了德國。她對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非常著迷,如今也成為了該樂團的副首席。

她得到了一份改變一生的工作,並以自身方式探索這個城市。「現在,當我坐在 一家傳統咖啡館裡時,我會想像羅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曾經坐在這裡作曲。 在萊比錫,無論身在何處,所踏出的每一步似乎都在追隨偉大音樂家的足跡。」

趙允珍再度回到保時捷 Panamera 4S E-Hybrid 的後座,高興地說道:「太棒了!我可以從這裡控制音響設備!」並指引本文作者開著豪華轎跑來到這座城市的音樂街區,這裡有一排排保存完好的別墅,它們默默地見證了萊比錫那些早期有聲有色的歲月。

 

 

 

 

 

巴哈、舒曼、 貝多芬…… 他們都曾在 萊比錫停留過, 也為這座城 市奠定了獨特的音樂傳統。

早在 15 世紀,這座城市就已發展成為東歐和西歐之間相當重要的貿易樞紐。此國際大都市富裕了,文化生活也就隨之蓬勃發展。於是,當時的地方官就任命了三名城市音樂家為市政府服務,主要在市政廳和劇院有慶典活動時,以及市立教堂的禮拜儀式中演奏。這項計劃廣受好評,並一直持續到 1840 年。這些音樂家們也支援大型音樂會的樂團演奏。1743 年,在愛好音樂的貴族和中產階級的支持下正式成立了樂團。長達 30 多年的時間,公眾會定期在一棟當時名為「Zu den Drei Schwanen」(德語:三隻天鵝)的酒館前欣賞現場音樂演奏。優美的音樂文化迅速聲名遠播。由於當時計劃興建一個更大的場地,因此「Gewandhaus」(德語:布商大廈)一詞便應運而生。這個德文名稱指的是當時織布商的交易大廳,那裡有一個閒置的大閣樓,應市長的要求被改建成了音樂廳。第一場布商大廈音樂會於 1781 年 11 月舉行,萊比錫自此在歐洲音樂界佔有一席之地。

保時捷和萊比錫,這種組合就像這個地區的渦輪增壓器。

保時捷和萊比錫,這種組合就像這個地區的渦輪增壓器。

坐在 Panamera 中,趙允珍帶領我們探訪見證這偉大傳統的相關地點。風景如畫的音樂街區如今是費利克斯•孟德爾頌•巴托爾迪(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音樂戲劇學院的所在地。趙允珍就在這裡教書,在我們繼續沿著音符的軌跡行進之前,她自豪地指出:「這是德國最古老的音樂學院。」。 經過雄偉的新市政廳,穿過羅斯廣場,接著右轉,再左轉兩次,我們便來到了呈現古典主義建築風格的舒曼故居前。「羅伯特•舒曼和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在這裡度過了他們婚姻的頭 4 年。剛搬進來的時候,新娘只有 21 歲」,這名小提琴家解釋道。如今這棟房子既是博物館,也是活動場地和培訓中心。這裡展示了這對藝術家夫婦的生活方式以及他們接待費利克斯•孟德爾頌•巴托爾迪、法蘭茲•李斯特(Franz Liszt)和埃克托•白遼士(Hector Berlioz)等著名音樂家友人的地方。在位於現今島街 18 號的住所,羅伯特•舒曼與妻子克拉拉共同創作了聯篇歌曲《愛之春》Op. 37,還有《春天交響曲》以及《降 E 大調鋼琴五重奏》Op. 44。「順便一提,後者是克拉拉在布商大廈首演的曲目」,趙允珍生動地補充道。

寧靜的避風港:

寧靜的避風港:

克拉拉•蔡特金公園橫越過整座城市,為趙允珍提供了一個寧靜的避風港。

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曾是為萊比錫開啟音樂盛名的著名音樂家。1789 年,即在他英年早逝的前兩年,莫札特在布商大廈舉行了一 場音樂會;而在 1825~1826 年的演出期間中,路德維希•范•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的九大交響曲更在此進行首演,且之後在萊比錫的音樂中心地帶繼續巡迴演出,於此期間已身染重病的音樂巨匠仍尚在人世。自 1835 年起,費利克斯•孟德爾頌•巴托爾迪成為了布商大廈的音樂總監。他的《蘇格蘭交響曲》和《E 小調小提琴協奏曲》Op. 37 就誕生於此。羅伯特•舒曼的交響曲和法蘭茲•舒伯特(Franz Schubert)的《C 大調交響曲》都是在他的領導下首次演出。1862 年,理察•華格納(Richard Wagner)的《紐倫堡的名歌手》前奏曲和 1879 年約翰尼斯•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的唯一小提琴協奏曲,都是由這位作曲家在這個音樂廳親自指揮舉行世界首演。這是一個音樂創作不絕於耳的世紀,而萊比錫就是它的舞臺。作曲家們點燃的煙火,至今仍在音樂穹蒼下閃耀。過去和現在,萊比錫都對偉大的藝術家們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有的人來停留了數個月,有的人則一待好幾年。

像明星小提琴家趙允珍便是其中之一。這位年輕的音樂家還想向我們展示這座城市的另一個更現代化的面貌,於是直接換坐到駕駛座上:「新的萊比錫非常多彩多姿,非常有活力!」她自信地駕駛著 Panamera 在城市中穿梭。這款系統動力共 412 千瓦(560 匹)馬力的豪華轎跑在此可說是回到了出生地。自 2009 年以來,Panamera 車系就一直在保時捷萊比錫車廠生產。趙允珍喜歡這輛車的金屬木瓜橘外觀。「這輛車非常適合這個城市」,她說,「它就像一篇偉大的樂章一樣千變萬化,時而熱情似火,時而溫柔敏感。」她為我們講述她所經歷的變化: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這座大都市從沉睡中甦醒,在兩德統一後的 30 年裡又找回了昔日的輝煌,無論是文化、社會,或是美食方面。保時捷和 BMW 等公司在其中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他們的新製造廠就像這個地區的渦輪增壓器,提供充沛發展動能。薩克森邦這一地區的經濟和文化正不斷地蓬勃發展。

譜出完美樂章:

譜出完美樂章:

萊比錫這座城市就像一篇變化多端的偉大樂章。

這一點在我們的最後一站也可清楚印證:這是一家位於萊比錫林德瑙區郊外的老工廠,曾經是歐洲大陸最大的紡織廠,如今已成為舉世聞名的景點。英國《衛報》曾經將這家紡織廠譽為「地球上最酷的地方」, 像畫家尼奧•勞赫(Neo Rauch)等著名人物都在這裡設有工作室。就在轉角處,便可以看到藝術是如何大膽地從古老的磚瓦建築穿牆而出。一個玻璃和混凝土製成的巨大球體就座落在起重設備公司 Kirow Ardelt 的建築物上方。這顆所謂的尼邁耶球體(Niemeyer Sphere)是巴西著名建築師奧斯卡•尼邁耶(Oscar Ribeiro de Almeida Niemeyer Soares Filho)生前最後的創作之 一。尼邁耶於 2012 年以 104 歲高齡辭世。「這就像歷史重演」,趙允珍熱情地說道,「與幾世紀前的古典音樂一樣,萊比錫正經歷另一場藝術復興。這座城市散發著魔力,就像一塊磁鐵一樣──我永遠都是它的忠實追隨者。」

同場加映:與樂團的夥伴關係

自 2011 年以來,保時捷便與布商大廈管弦樂團建立起緊密夥伴關係。這項合作旨在讓普羅大眾都能更容易接觸到古典音樂。露天古典音樂會(Klassik airleben)是自 2014 年以來的合作重點,這一系列音樂會每年都吸引數千名觀眾來到萊比錫羅森塔爾公園,在穹蒼之下免費欣賞優美演出。保時捷也參與其他社工、運動或文化方面的多項公益活動,例如協助培育下一代足球運動員,以及在保時捷萊比錫廠內越野場地的 Porsche Safari 野生動物園提供環保教育。

Dani Heyne
Dani Heyne

其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