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

嗨,米榭爾•維隆(Michel Vaillant)!偶像漫畫人物,馳騁賽道超過 60 年。轟轟轟!法國漫畫家尚•格拉頓(Jean Graton)創造了這個故事,圍繞著主人公架構起一個家族時空,讓世界見證了維隆特(Vaillante)車業的厲害。用真實的一生,來延續一則故事:米榭爾•維隆的傳奇, 與漫畫名家之子菲利浦•格拉頓(Philippe Graton)的人生緊密相聯。

畫作 :Jean Graton

米榭爾•維隆的傳奇故事要從 1950 年代早期說起。當時,年輕的尚•格拉頓為賽車癡迷,但對他來說,那是不可能去從事的運動。因為他財力不足,可能也沒有天分;但是他擁有極高的繪畫天賦,在廣告公司上班的他,隨時都能融入漫畫世界——在這個宇宙中,他無所不能。1957 年,米榭爾•維隆在格拉頓的筆下誕生了。隨後,真正的賽車運動也進入這位法國人的生活中。

保時捷 917:

保時捷 917:

在維隆的世界中以模糊的輪廓呈現真實車輛。所謂的 Michel Vaillant Art Strips(米榭爾•維隆漫畫藝術)限量作品極為搶手。

米榭爾•維隆的每一場冒險都是經典,每格畫面都是精彩萬分的普普藝術。咻咻咻、轟轟轟、嘰哩、沙沙、磅、鏗。這些狀聲詞強化了畫面的速度感,讓賽道上各種震耳欲聾聲音躍然於紙上。格拉頓創造的世界,鮮明而引人入勝。筆下的人物讓人愛不釋手,車輛更是令人著迷。儘管格拉頓畫作中的每輛賽車都是充滿美感的設計傑作,但他從來不曾想過要成為專業的車輛設計師,因為畫漫畫就讓他快樂極了。

菲利浦•格拉頓:

菲利浦•格拉頓:

漫畫家尚•格拉頓的兒子,守護著父親所創作的「米榭爾•維隆」傳奇。

格拉頓的兒子叫做菲利浦。他繼承了父親的敏銳審美感和敘事能力,但卻沒能遺傳到繪畫天賦。但他對人生自有打算,並順利成為攝影師和新聞記者,找到了自己的道路,直到有一天「我父親突然失去了出版商。那場災難要從 1981 年說起。他那時賺得多、花得也不少……」菲利浦一邊說,一邊眨眨眼望向那些高級餐廳與飯店。甚至還有粉絲戲稱,維隆的漫畫根本就是格拉頓版的米其林美食指南呢!

父業子扛。父親不擅長的,兒子不但全包了,甚至還付出了全副心力:「那時起,我每天都要工作十二個小時。」菲利浦開始說起如何在自家廚房的餐桌上自創出版公司。過沒多久,他也開始參與漫畫的內容。「我開始研究車輛設計師、車隊和賽車手們,然後設計腳本,而父親則會接著畫下去。」

隨著老格拉頓上了年紀,菲利浦最後甚至接手了所有工作。當然,繪畫的部分會託付給僱來的畫師。所以才說,與家人共事未必輕鬆。菲利浦說:「我們原本是作者,只是碰巧成為出版商而已。要不然,米榭爾•維隆都出了 70 幾話,應該值得更專業的行銷團隊。」

精神手足:

精神手足:

菲利浦•格拉頓與米榭爾•維隆一起長大。

對菲利浦•格拉頓而言,米榭爾•維隆就像是他的二次元兄弟,他們簡直就是一起長大的。他說:「我父親在 1957 年創造了米榭爾,我在 1961 年出世,我們的父親是一個非常顧家的好男人。」這大概也是為什麼,這齣漫畫是圍繞著一個家庭而展開的,而且故事一剛開始的世界觀還相當保守。「故事以父親與兒子作為開場。父親經營著自己的小本汽車品牌,兒子米榭爾則在美國開賽車。就當時而言,美國可說是另一端的世界。這就像大衛挑戰巨人一樣,既危險又刺激,超有看頭。維隆先後征服了利曼和另一個大獎賽,隨著車廠規模越來越大,維隆最後也拿下了世界冠軍。故事本身很有保時捷的味道」,菲利浦說。漫畫講述的是那位父親亨利的心願,由哥哥尚-皮耶擔任維隆特車廠的工程師,弟弟米榭爾則是賽車手兼任品牌大使,弗朗索瓦絲後來也告別了自己的記者生涯,嫁給米榭爾當個全職妻子。

保時捷 907:

保時捷 907:

普普藝術——表達賽車激情的嘶吼擬聲線條。

菲利浦認為,這部作品還有另一個成功的要素:「維隆的故事不只是漫畫,更是  一部紀錄片。雖然看了腳本故事就知道發生了哪些事,但其中的車輛、車手、賽道,甚至是廣告看板,全是取材自真品。真實與想像如此融滙交織,這是極少見的。」但其中仍有一處例外,便是傷亡人數。儘管當時的賽車運動極其危險,維隆的故事中卻不曾有人罹難。而劇中的反派也未必是徹頭徹尾的壞蛋,只是從來無法獲勝而已。當然,米榭爾有時也會落敗,因為「可信度最重要。」

劇情來到 2012 年的第二季,米榭爾•維隆發生了轉折性的變化。菲利浦•格拉頓發現太單純的構想已經行不通了:「米榭爾絕頂聰明,沒有缺點,根本是個聖人。說起來,其實完美過頭了。我捫心自問,如果連我都對他失去熱情,那麼讀者肯定早就厭煩了。」

「維隆的故事不只是漫畫,更是一部紀錄片。」 菲利浦•格拉頓

早期的維隆故事中,賽車是自由、勇氣和速度的象徵,如今世代變遷,這樣的激情已不復當年。因此,來到 2010 年代,米榭爾改寫了英雄的典型,他的思維更現代化,但有時會猶豫不決,甚至也會做錯決定。同時也將電力和氫氣等全新的驅動技術引進漫畫世界中。

獨一無二:

獨一無二:

這樣的印刷體裁一定是「維隆」。

為此,新的畫師班傑明•貝內托(Benjamin Benéteau)創造了動態十足的風格。反正尚•格拉頓的畫風也沒人學得來。  「幸運的是,我父親很喜歡這種發展。比利時的知名漫畫家艾爾吉(Hergé),曾希望他筆下的丁丁(中譯:丁丁歷險記)能跟維隆一起辭世,但我父親卻賦予了米榭爾永生。在漫畫故事裡,米榭爾的父親亨利經常會對他提出要求,而我的父親也經常這樣對我。」


維隆的故事在 2019 年底有了個交代。始於廚房餐桌上的小公司最終在巴黎的杜普伊(Dupuis)出版社找到歸宿,總監尚-路易•多傑(Jean-Louis Dauger)是引領維隆邁向未來的最佳人選。多傑的優點就是他很懂賽車,而且就跟作者一樣,他的車庫裡也有一輛來自祖文豪森的跑車。貝內托開的是 718 Cayman,多傑則是 1994 年出廠的 993 型 911 Carrera 2。

有如白晝與黑夜的天生一對:

有如白晝與黑夜的天生一對:

維隆的出版商尚-路易•多傑在漫畫作品「Le Fantôme des 24 Heures」(24 小時的幻影)前。畫中是一次利曼大賽開賽前的米榭爾。
「這也是一個關於人與家庭,以及事業的故事。」 尚-路易•多傑

多傑巧妙地為漫畫與現實建立了聯繫,將瑞士賽車手亞蘭•梅努(Alain Menu)融入米歇爾•維隆的角色。在 2012 年的世界房車錦標賽葡萄牙站中,梅努——又名維隆——以超凡佳績獲得勝利,為這位漫畫英雄帶來至高榮譽。到了 2017 年,甚至有兩位真人維隆出戰利曼 24 小時耐力賽。多傑還充分利用了維隆的性感形象,推出了手錶、頭盔、服裝和其他周邊產品。他說:「維隆擁有無限可能,因為他的故事,說的可不只是賽車,還包括人與家庭,甚至也討論到企業如何因應千變萬化的世界。」但最具價值的,仍是米榭爾•維隆早期的作品,尤其是牆面大小的限量版,因為在大視覺空間上,最能再次展現尚•格拉頓個人作為浪漫賽車迷,以及作為藝術家的超凡魅力。

Bart Lennaerts
Bart Lenna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