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工出細活

最能讓安德列·維爾西(André Wiersig)感到放鬆的事,就是整修他的保時捷。然而,有一種無法抑制的渴望,一次又一次地驅使他離開改裝工作室,奔向廣闊的大海,投入世界七大海峽(Ocean’s Seven)挑戰。

  


六年了。自從安德列·維爾西和沃夫岡·埃爾格斯(Wolfgang Elges)將這輛銀色保時捷 911 Coupé 運進位於帕德伯恩(Paderborn)的改裝工作室後,已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這輛車在 1977 年首次註冊,排氣量 2.7 升、121 千瓦(165 匹)馬力、黑色真皮內裝。維爾西回憶道:「2014 年時,這輛車的駕駛狀況其實相當好,但沃夫岡先是想要將內裝回復成原版的細條紋座椅,接著對烤漆又不滿意,然後又想要讓技術系統近乎完美──整修工作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也就是說,要將車子完全修復到出廠狀態,就先需要刮下烤漆,接著大修傳動系統,並開始尋找原始零件。47 歲的維爾西在結束一天的辦公室工作後,相當樂於投入整修工作。  「若將所有時間都耗在溝通書寫上,我一定會瘋掉。」他在一家 SAP 顧問公司擔任銷售和市場行銷主管,而這輛 911 並不是他與沃夫岡合作整修的第一輛保時捷。這兩個人從少年時代就認識了,運動和整修保時捷的愛好使得兩人多年的友誼更加緊密。

六年了。這次的整修工作持續了這麼久,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沃夫岡一絲不苟的個性;第二,則是維爾西發現了人生另一大嗜好,而這背後有著一段故事。

故事始於 2012 年 2 月西班牙伊維薩島(Ibiza)的一處海邊。和往年夏天一樣,維爾西想游到 300 公尺外的浮標,但是地中海攝氏 14 度的冷洌海水衝擊他的循環系統,使他動作戛然而止。「這是一個全新的體驗。冷冽的海水讓身體凍到發痛,我根本就游不動。」這件事讓他相當沮喪不安,因為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運動項目都難不倒他。在青年時代,他就已是一名優秀的游泳健將,後來他投身於鐵人三項運動:在 2003 年的夏威夷鐵人三項比賽中,他以業餘運動員的身份獲得了第 183 名的優異成績。在伊維薩島上他立刻發誓,明年一定要游到浮標處。他一開始的訓練方式就下了猛藥:每天用冷水洗澡。然後他還在車棚裡放一個大水桶,讓他可以蹲在裡面,將冰水浸泡到脖子,於此同時,他的妻子和孩子們則是窩在舒適的沙發,形成強烈對比。人能習慣寒冷嗎?維爾西大笑回道:「絕對不能!」。但他想知道自己的極限,所以離開了舒適區。一年後,他游到了浮標處,並再次為自己設定了一個新目標。

獨自在海洋中的夜晚《Alone in the ocean at night》

獨自在海洋中的夜晚《Alone in the ocean at night》

──這是安德列·維爾西與埃里克·艾格斯合著的書名,內容有關他征服七個海峽的過程。

他將目光投向了英吉利海峽。海峽游泳協會的規則非常嚴格:一艘隨行船會記錄正確的橫渡狀況,泳者不得觸碰這艘船;禁止穿潛水服,也因此許多開放水域的運動員會在泳衣和泳帽多加一層天然絕緣物。肩膀寬闊、手如虎鉗般有力的維爾西也穿著  「bioprene」(一種熱塑性合成橡膠),他稱之為他的保護盔甲。「你需要為那一天的游泳儲備脂肪。」

2014 年 9 月,他征服了多佛(Dover)和加來(Calais)之間的路線──那是最著名的開放水域路線。其間他關注的是運動表現。他專注於克服寒冷、定時抓取隨行船用竿子遞過來的高卡路里液態食物然後囫圇吞下,並順著潮汐和海流向前進。航線距離為 33.2 公里;而游泳距離則為 45.88 公里,維爾西在 9 小時 43 分鐘內完成了,而且是第一次嘗試就成功!他生平第一次有如此美好的感覺,那是完成艱鉅任務的無上滿足。不過,他並未就此停止,他緊接想起了一篇關於史蒂芬·雷蒙德(Stephen Redmond)的文章:這位愛爾蘭人在 2012 年成為第一個成功挑戰世界七大海峽的人。他的下一個目標因此逐漸成形。

維爾西必須在帕德伯恩的住家和漢堡的工作地點之間通勤。由於缺乏時間,因此他發明了一些非正統的訓練方法,並在下班後密集苦練。他回憶道:「有時我晚上舉重太久,導致幾乎沒辦法自己脫衣服。」重量訓練完畢之後他才開始下水,獨自在室內游泳池裡一小時又一小時地度過夜晚。他指出:「這是為了訓練自己在筋疲力盡之下還能繼續撐下去。」對於與他在 2000 年步入禮堂的貝雅特·維爾西(Beate Wiersig)來說,和他一起生活並不容易。她和三個孩子總是憂心忡忡,深怕他會被大海所吞噬。日後,安德列·維爾西必定要為自己所招來的所有麻煩、苦惱和憂慮,向他的摯愛致歉。

於此同時,維爾西已踏上他在世界七大海峽挑戰的第二站,開始拓展新的眼界。2015 年,在夏威夷附近的太平洋上,莫洛凱島(Molokai)和歐胡島(Oahu)之間,除了體驗到超人般自我征服的運動雄心,也和承載他向前的大自然元素建立起親密關係,與開闊的水域融為一體。維爾西拜訪了鯊魚保護專家約瑟夫·克可林克·楚·博格(Josef Kerckerinck zur Borg)男爵,為與海底掠食者的狹路相逢做好準備。他也試著為萬一被僧帽水母螫到做好心理準備,又名葡萄牙戰艦的僧帽水母是世界上最毒的水母之一。當他真的在半夜碰到這種水母時,被螫到的當下左臂猶如被咬斷般疼痛不已。他一度想放棄,但隨即意識到:「如果我現在停下來,到了船上還是會繼續痛。」即使又被螫了好幾次,他仍然繼續游,還遇到了  一條巨鯨和藍鯊,這條藍鯊對他打量了好幾分鐘。在快要抵達目的地前,一股激流將他困住了好幾個小時。在令人驚懼的 18 小時 46 分鐘後,他終於到達了岸邊。貝雅特和其他家人就在那裡等著他。

「海洋的深不可測和黑暗喚醒了恐懼, 沒有像慢跑或騎自行車時有可以分散 注意力的事物。黑暗加劇了孤獨、無助以及失落的感覺。」 安德列·維爾西

被問及七大海峽挑戰中最艱鉅的一站?維爾西不假思索回答:「2016 年蘇格蘭北海海峽。」大約 35 公里航線距離,狂風呼嘯,四肢在冰冷的海水中麻木,面部肌肉凍僵,激流洶湧,巨大的獅鬃水母隨處可見。在那條路線的盡頭,維爾西明顯已瀕臨體能極限,隨行船的船長想請他放棄了。不斷逼近的暴風越來越危險,從船上替維爾西提供食物的姐夫對他大喊道: 「再游快一點!」維爾西游得更快,在驚濤駭浪中,他終於以 12 小時 17 分的成績抵達峻岩滿佈的海岸,卻幾乎無力觸及僅離幾公尺遠的安全船隻。他從來沒有比那幾分鐘更接近死亡。

維爾西也曾在紐西蘭和日本的海峽中挑戰人類極限。他對海洋的熱愛持續增長,逐漸超越了他對競技運動的雄心壯志。在日本,當兩股海流相遇而形成的海浪將他真真實實地拋向空中時,他享受著海洋的力量;在津輕海峽,他曾深夜攀上一塊岩石時,喚醒了一隻海獅,目光直挺挺望進牠的眼睛。

除此之外,聖卡塔利娜海峽也讓維爾西目眩神迷:海面底下的魚群將陽光反射的波光粼粼;浮游生物在夜裡發出點點螢光,使他游經時留下的一行行光澤軌跡: 「那看起來就像童話中彼得潘的仙塵。」

現今最讓他充滿幹勁的是,水能讓他的感官變得敏銳。「我游得越久,感官就越極度敏銳。強烈的敏感度讓我即使在水溫只降了 0.1 度時,就會立刻注意到大海的變化。」而他也對於接觸到不屬於海洋的物體,感到越來越憤怒。「我有一次游進一塊塑膠帆布,差點被嚇死。」他不時會碰上垃圾,甚至曾在英吉利海峽一頭撞上一塊歐規棧板。

從海灘到 911:

從海灘到 911:

維爾西的故鄉本身即代表恆久堅忍的精神──帕德伯恩與利曼為歐洲最古老的姊妹市之一。

為了遏止不斷惡化的海洋污染問題,安德列·維爾西擔任德國海洋基金會大使,海洋已然成為他的生活重心。他講授有關海洋的議題、鼓勵學童和企業參與拯救海洋的工作。他說,一開始,他跳進水裡是為了要游泳,「今天,我游泳是因為我想進入我深愛的海洋。」

他在 2013 年開始了為穿越英吉利海峽的訓練,2019 年 6 月,維爾西抵達直布羅陀海峽路線的終點,成為完成世界七大海峽挑戰的第 16 人。六年了!六年的全心投入和冒險犯難,在失去生命和所愛的邊緣徘徊。回首來時路,他自己也感到不可置信:「那真的是我嗎?」而今回歸家庭與日常生活,已成為他的首要事項,同時他也開始反思自身成就。而且,確實也沒有比和好朋友沃夫岡一起修車更輕鬆自在的事了。無論如何,911 現在已經為新冒險做好了準備。

世界七大海峽挑戰

世界七大海峽挑戰是美國人史蒂芬·穆納通斯(Steven Munatones) 在 2009 年所提出。這項挑戰的想法源於極限登山運動的七頂峰 (Seven Summits)挑戰,也就是攀登七大洲的最高山峰。安德列·維爾西 按編號順序泳渡了世界七大海峽。



英吉利 海峽
英國 ─  法國
航線距離: 33.2 公里
游泳距離:45.88 公里
時間: 9 小時 43 分鐘

凱威 海峽
莫洛凱島 ─ 歐胡 島(美國夏威夷)
航線距離: 44 公里
游泳距離:55 公里
時間: 18 小時 46 分鐘

北海 海峽
愛爾蘭 ─  蘇格蘭
航線距離: 34.5 公里
游泳距離:52.04 公里
時間: 12 小時 17 分鐘

聖卡塔利娜 海峽
卡塔利娜島 ─  洛杉磯(美國)
航線距離: 32.3 公里
游泳距離:40.6 公里
時間: 9 小時 48 分鐘

津輕 海峽
本州 ─ 北海道(日本)
航線距離: 19.5 公里
游泳距離:42.1 公里
時間: 12 小時 55 分鐘

庫克 海峽
南島 ─ 北島(紐西蘭)
航線距離: 22.5 公里
游泳距離:32.9 公里
時間: 8 小時 2 分鐘

直布羅陀 海峽
西班牙 ─ 摩洛哥
航線距離: 14.4 公里
游泳距離:18.2 公里
時間: 4 小時 17 分鐘

同場加映:回收創造頂尖品質

保時捷越來越著重使用永續材料,例如在保時捷 Taycan 中採用 Econyl 永續尼龍紗線作為座艙底部地毯的表層材料。高品質 Econyl 紗線是由 100% 回收的聚己內醯胺(以下簡稱 PA6)織成。所使用的 PA6 至少有 50% 是直接從所謂的「消費後廢棄物」取得的,明確地說就是來自廢棄漁網和舊絨毛地毯。相較於傳統的 PA 6,每噸 Econyl 原料可節省 7 桶原油、避免 5.71 噸二氧化碳排放,並能降低 80% 尼龍所產生的溫室效應。

Erik Eggers
Erik Egg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