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計劃 356/930

在澳洲居住了 31 年後,維克多·格拉瑟(Viktor Grahser)帶著一只行李箱和三輛保時捷 356 回到了他的故鄉奧地利。 他把屋子外牆打了一個洞,將一輛保時捷推到客廳裡,其他 兩輛還在貨櫃裡空等著被修復。格拉瑟死後十一年, 他的一輛 356 敞篷雙座跑車終於修復完成,而且找到了一位知名的車主。

  

在此收聽文章內容(僅英語)

回到 1996 年,位於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東南方約 25 公里處的小新錫德爾鎮(Klein-Neusiedl),居名人數 900 人。維克多·格拉瑟獨自坐在一家餐館角落裡 的一張桌子旁,情緒激動地用英文自言自語。和每個星期五一樣,他照例點了一份果醬薄煎餅。三年前,這位受過訓練的航空機械師為了愛情回到了奧地利。他為了一個女人離開了居住 31 年的第二故鄉澳洲回到了祖國,而今這女人已不存在在他生命中。 這一年,格拉瑟 56 歲,棕色的頭髮向後梳,在頸後略微卷翹,線條剛毅的下顎,身穿藍色工作服,跨澳航空的夾克披掛在椅子上,生鏽的脚踏車停靠在店門口,右手拿著香煙,自言自語的同時翻閱著左手邊的一本汽車雜誌。

初遇後的不斷重逢

隔著幾張桌子,餐廳老闆娘的兒子觀察著格拉瑟。20 來歲的魯道夫·施密德(Rudolf Schmied)最近剛從澳洲渡假回來,便毫不猶豫地和村子裡知名的獨行俠格拉瑟用英語交談了起來。兩人很快就找到了有關澳洲的共同話題。這是第一次相遇,之後兩人也不斷重逢。格拉瑟幾乎每天都會看見施密德開著一輛紅色的福斯金龜車從他位於鄰鎮菲沙門德(Fischamend)的住屋前駛過,他會在前院向後者揮手。星期五兩人也經常在那家餐館遇見。施密德會幫格拉瑟這個保時捷車迷訂購備用零件,也會傾聽這位長者說話。格拉瑟最常向他敘述有關保時捷的故事。時間就樣過了八年,格拉瑟終於第一次邀請施密德到他兩層樓的家中。他說他想讓施密德看一些他從未向任何人展示過的東西。「把你的相機也帶來!」施密德當時在維也納的大學裡攻讀專業攝影。隔天,他們就站在格拉瑟位於菲沙門德的客廳裡。

20 平方公尺裡的生活起居:

20 平方公尺裡的生活起居:

維克多·格拉瑟在菲沙門德(Fischamend)的家中過得很簡樸。 只要一張窄床、一張椅子、一張放著收音機的桌子和一個爐子就足夠了。
「把你的相機也帶來!」 維克多·格拉瑟

「好戲上場了,我的朋友。」格拉瑟指著房子的正中心說。這位大學生幾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客廳正中央停著一輛保時捷 356 Speedster,裸露的車架,只 有一個頭燈,沒有底盤,沒有座椅,引擎放在後面一堆木頭旁。「來,你現在可以拍我開車時的照片」,格拉瑟說,「我們要開去哪裡?」施密德回問,「我開到澳洲南岸的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上。你知道這條路吧?」,格拉瑟問。不等回答,格拉瑟就坐上了這輛未完成的 Speedster 的鈑金車架上,雙手握住方向盤,大聲模仿引擎聲,然後喊著:「二檔,三檔,看風如何吹拂過我的頭髮。」他閉上眼睛,從左向右轉動方向盤,在假想中換擋、加速、減速,還為這些動作做出相符的聲音。

博物館的偉大夢想

施密德當機立斷,用他的相機敏捷地捕捉畫面,但因為感動的淚水盈眶而難以聚焦。就在這一刻,他為即將要寫的碩士論文找到了題目。不久之後,施密德就用富有展現力的黑白照片講述格拉瑟對保時捷模型車的熱情,主題就訂為「一段生命,一個神話」。這名年輕的攝影師後來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並且獲獎受到表揚。他記錄了一個全然奉獻和自我犧牲,並試圖實現一個人生夢想的故事。格拉瑟留給自己的生活空間只有大約 20 平方公尺。房間裡有一張窄床、椅子、書桌、收音機和爐子。他以此為滿足,再多也不需要。其餘的居家空間他就留給保時捷 356。

他未 能完成的計劃:

他未 能完成的計劃:

「超級保時捷」是孤僻的奧地利人維克多·格拉瑟未實現的夢想。 他所執著的修復計劃在多年後由其他人代為完成。

格拉瑟最大的夢想是在他的故鄉奧地利建立一座保時捷博物館。他已經擁有三輛車了,只是需要再修復一下。值得一提的是,客廳裡這輛 356 Speedster 是少數幾輛右駕車型之一,而其他兩輛還在門前的海運貨櫃裡,從澳洲運來之後就一直停留在這個狀態:貨櫃上層停的是保時捷 356 A Coupé,已部分改裝成應用 911 技術的 356 Speedster,並且搭載 2.7 公升機械式燃油直噴引擎。貨櫃下層停的則是格拉瑟最心愛的 1959 年製保時捷 356 B 敞篷雙座跑車,搭載 1977 年製保時捷 911(930 型)的 3.0 公升渦輪增壓引擎,格拉瑟稱之為保時捷 356/930。每當他想親近這輛車時,他就會打開貨櫃門,然後坐在門邊左側一張有坐墊的椅子上,椅子下方放著一 台吸塵器和延長線,門右邊則放了一張有抽屜的舊木桌,上面還擺著兩把椅子。格拉瑟愜意地伸展雙腿,兩腳輕鬆地交叉著,嘴角叼著煙,眼光飄向左側,注視著那兩輛保時捷。

在這段時間裡,維克多·格拉瑟對施密德敘述了許多有關澳洲的事情,還有關於他在 1981 年購買第一輛受損的 356 B 敞篷雙座跑車的過程。施密德得知格拉瑟的 356/930 計劃就始於隔年,也知道這位航空機械師如何在 1986 年成為澳洲保時捷 356 Registry 有限公司的創始人之一。回到故鄉奧地利之後,格拉瑟與俱樂部的朋友們仍經常寫信保持聯繫。

格拉瑟去世了——他的遺產呢?

2008 年 5 月,格拉瑟意外身亡,施密德保留了他的信件。看到寄件人的地址,這名攝影師內心難以平靜,他很想認識格拉瑟那時候的朋友,想通知他們格拉瑟過世的消息,想告訴他們關於格拉瑟在菲沙門德的歲月,以及了解更多有關格拉瑟在澳洲生活的點點滴滴。還有,那三輛保時捷 356 呢?有很長一段時間,施密德對格拉瑟死後那些跑車的下文完全不知情。直到 2012 年,他的電話響起。

在電話另一端的人是拉斐爾·迪亞茲(Rafael Diez)。他輾轉獲知有關這名特殊人物和他的三輛保時捷,並找到一家位於德國施特凡斯基興(Stephanskirchen)的經銷商,後者透過格拉瑟的遺產託管人購得這些跑車。迪亞茲一次收購了這三輛保時捷,並一眼就看出了格拉瑟未完成的 意圖:雙座敞篷跑車的加寬輪拱、引擎蓋上多加一個進氣口,還有對 356 來說不尋常的前擾流板,那是參照保時捷 911 S 的設計。格拉瑟有生之年的這個工程計劃有待迪亞茲來完成。簡而言之:調校設定、塗錫、烤漆。迪亞茲將右置方向盤改裝為左置,將車身焊接完成,調校引擎和變速箱,用鍍鉻飾條將擋風玻璃完美地嵌裝在車架上。

瞭解更多資訊

https://vimeo.com/rudolfschmied

「它開起來平穩、 精確,同時帶來十足的駕駛樂趣。」 沃爾特·羅爾
採用渦輪增壓技術的 356:

採用渦輪增壓技術的 356:

沃爾特·羅爾和他的新車。

新車主給予高度敬重

2018 年,迪亞茲向一位朋友,也就是保時捷品牌大使沃爾特·羅爾(Walter Röhrl)談及這輛 356 B 敞篷雙座跑車,並請他試駕。 「我很喜歡老車,它們讓你有真正發揮駕車技術的感覺」,羅爾說,「我很小心地探索這輛以渦輪增壓技術改裝後的 356 B 跑車,其中很多地方顯然都改過。而這也是讓我感到非常驚訝的原因,它第一次開起來的感覺是如此完美平衡。低置的前擾流板,後置重心引擎,260 匹馬力,開起來平穩、精確,帶來十足的駕駛樂趣。」如今,這位兩屆世界拉力賽冠軍得主已成為這輛車的車主,迪亞茲也將它命名為「Porsche 356 3000 RR」。3000 代表排氣量,「RR」則代表「Röhrl Roadster」(譯:羅爾敞篷雙座跑車)。車身顏色是板岩灰,內裝是紅色;引擎蓋上鑲有羅爾在蒙地卡洛拉力賽中贏得的四個優勝獎章,車內裝有 911 方向盤搭配 356 盤緣,儀錶板也讓人聯想到 911。在維克多·格拉瑟心中,這輛採用 911 技術的 356 將成為他的「超級保時捷」,那曾是他的偉大夢想。

同場加映:會面

在製作本文之際,攝影師魯道夫·施密德與保時捷 356 敞篷雙座跑車的新車主會面。前者向這位兩屆世界拉力賽冠軍得主沃爾特·羅爾透露維克多·格拉瑟的故事以及他獨特的 356/930 計劃。

Christina Rahmes
Christina Rah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