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 網路裡 的 蜘蛛

保時捷賽車模擬器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模擬器之一。它像是一個被餵食數據資料的飢餓高科技怪獸。 在這個模擬器裡,車手尼爾·賈尼鍛練在電動方程式賽車中 重要的能源管理方式。

  

這座三公尺高的機器,有如一隻長著黑色液壓肢腳的大蜘蛛,靜駐在一塊重達 19 公噸的鋼板上,佔滿了這個沒有任何窗戶的巨大房間。尼爾‧賈尼(Neel Jani)爬上去,坐進模擬駕駛艙內。乍看之下,這個車殼令人聯想到肥皂盒,但它卻擁有全新保時捷 99X Electric 中對模擬測試極為重要的元件。確定正確視野,賈尼手裡拿著比賽用方向盤,上面每個按鈕儲存的功能都與實際的賽車完全相同。展現在他眼前的是巴黎賽道的 180 度全景。在他身後的控制室中,工程師們紛紛入座電腦螢幕前,視線穿過安全玻璃窗看著這位保時捷車手。「聽得一清二楚」,賈尼透過無線電通訊發出確認。這位現年 35 歲的賽車手即將於 2020 年 4 月 18 日在法國的市街賽道上呼嘯奔馳整整四個小時,那裡將是第六屆電動方程式賽季的第 9 場賽事舉辦地點。

冠軍:

冠軍:

尼爾·賈尼自 2013 年以來一直是保時捷的廠隊賽車手。2016 年,他在利曼獲勝,並成為世界耐力錦標賽冠軍。

賈尼以全速開在路緣石上時,房間裡的音量會頓時驟增。一道道邊牆和接二連三的彎道在車手眼前一閃即過,坐在駕駛艙裡的賈尼可以感受到路面上每一個細微的凹凸起伏。但是在模擬器裡,他感受不到在現實生活中加速、煞車和轉彎時加諸於身上的重力作用。這就好像在海上時,視覺感知和平衡器官的信號不能搭配一樣。大腦這時必須抽象化運作,一些車手甚至會因此有噁心感。

高科技電影院:

高科技電影院:

模擬器 忠實地呈現出每條電動方程式賽道的波狀起伏、每個車輛調整的變化以及能源管理的方式。

從外面看,場景是近似虛幻的:大蜘蛛在光滑的金屬板上激烈來回滑動、歪扭、震動。這樣的情形持續整整 45 分鐘,然後賈尼就以 1.93 公里長的路程和十四個彎道結束了今天的第一場模擬車賽。

模擬器中所使用的資料是以毫米等級掃描所得結果,非常精準。如此能夠協助車手在訓練時深入瞭解賽道,同時也讓工程師能夠針對每輛保時捷賽車和各個賽道的特性作出適合的基礎調校。但是,在模擬器中進行電動方程式賽車準備工作的最重要任務是測試各種軟體程式,以進行有效的能源管理。車子每秒鐘都必須擁有盡可能多的電量。在排位賽模式下,賈尼可使用多達 250 千瓦的功率,因為此時追求的是最快單圈時間,續航里程並非重點。好的起跑位置對於多是位於狹窄市街的賽道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他解釋說:「如果你從後面起跑,那你大概就沒機會了。」在比賽中,對一切的要求要比想像中複雜得多。

起跑時,充飽電力的電池組可以提供 52 千瓦小時的能量。在比賽中,電量會經由煞車過程的能量回收不斷被補充。

這種能量回收可通過後軸上的電動模組自動進行:當車手踩下煞車時,電子線控煞車系統會適當地調節液壓煞車的作用,以及控制後軸上的電動模組的減速,以便將動能轉換為電能。但是,為了讓尼爾·賈尼和他的廠隊夥伴安德烈·洛特勒能實現最佳賽程,什麼時候是獲得和利用能量的最佳時機呢?

「我們模擬測試所有程式,以便在 比賽中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尼爾·賈尼

在比賽過程中有太多未知因素,軟體研發工程師們絞盡腦汁地計算出各式各樣的操作程式。例如當車手被對手牽絆住而無法超車時,就可以使用節能駕駛模式;或是另一個極端局面,譬如要展開攻勢時所需要的最大電力輔助加速模式:若比賽章程允許,每場比賽中可以有二到三次,每次在四分鐘之內可額外獲得 35 千瓦的功率。這些程式都是車隊謹防外洩的機密。工程師們每天不斷擴展軟體的功能組合,而車手也必須能完全掌握這些功能的使用。畢竟,在實際比賽中,勝負完全取決於車手的表現。「控制室裡的工程師們幾乎幫不上什麼忙」,顯然已精疲力竭的尼爾‧賈尼邊跨出模擬器邊說道:「在電動方程式比賽期間,是禁止使用遙測技術給予車手任何指導的,我們必須獨自決定要使用哪一個模式。」

Heike Hientzsch
Heike Hientz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