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設計

如果你正在邁阿密尋找造型特殊的照明燈飾,找烏利·佩佐爾德(Uli Petzold)就對了。這位照明設計師最擅長展示豪華傢飾。他的客戶,例如拉丁流行樂壇巨星路易斯·馮西(Luis Fonsi),就懂得 欣賞簡約的美學以及德國人重視細節的個性。

  

純粹主義:

純粹主義:

在佩佐爾德的照明哲學中,燈光所扮演的角色總是為 陪襯周遭的建築。它們的創作不是為自身的目的。

好的設計就是…

在美國,燈光能佔有如此舉足輕重的地位,大概就只有在邁阿密了。這個城市的氣氛原本就偏向中美洲,反而較不像北美洲:在白天,陽光將建築物外牆照得泛白,烈陽咆哮在白色沙灘和高聳的棕櫚樹之間;日落之後,無數碩大的霓虹燈招牌在黑暗中閃耀,「魔幻之城」(Magic City)便開始脈動,揉合五零年代汽車旅館的純潔無邪、《邁阿密風暴》中淡柔色彩的紈絝主義,以及超級富豪們有守衛駐守的新建豪宅未來主義。歡迎來到烏利·佩佐爾德的世界。

…讓…

他的生活重心就是燈光。無怪乎當你走進他公司 Apure 的展廳時會大吃所驚。在市中心和邁阿密海灘之間, 一棟不甚起眼的辦公大樓三樓裡燈光昏暗。只有在眼睛逐漸適應了之後,才會發現室內的燈光是設計得多麼細緻得體:窗前掛著灰色的精細織物,室內燈光照亮著大約 15 米長、近乎黑色像盒子形狀的辦公桌。一些由 F.A. 保時捷工作室所設計的 Apure 光束燈甚至比拇指指甲大不了多少。這些光束照在一面黑色的漆牆上,牆上引述了設計師費迪南德·亞歷山大·保時捷(Ferdinand Alexander Porsche)的一段話:「黑色是唯一不脫離格式的顏色。」這裡的每個細節都恰到好處,有些顯而易見,有些卻要多看兩眼才觀察得到。連空調中都傳來一股專為這個房間設計的淡淡香味。

不顯眼的壯觀:

不顯眼的壯觀:

札哈·哈蒂建築師事務所 (Zaha Hadid Architects)所建造的 邁阿密 One Thousand 博物館高塔住宅大樓中 一間房間的天花板照明燈。

烏利·佩佐爾德的照明設計不僅僅是 一般室內的日常照明,更兼具了建築設計的功能。他將房屋、公寓或各個房間的形體結構融入照明設計中。對這位 59 歲的設計師來說,自然光和人造光彼此並不構成矛盾,而是可達成和諧一致。會讓他欣賞不已的不是餐桌上方的燈飾造型,如他所說,他將「照明融入周遭建築的設計中」。這樣的理念,他也應用在札哈·哈蒂建築師事務所(Zaha Hadid Architects)所承辦的邁阿密 One Thousand 博物館高塔住宅大樓建案。佩佐爾德與他的 Apure 專家們合作為其中的豪華公寓設計照明。

這就是為什麼他在規劃之前都會花許多時間和客戶親自討論的原因。佩佐爾德必須確切了解建築師、規劃師或屋主希望在空間中擁有什麼樣的特色氛圍。有些人希望裝有時尚又實用的移動感應器,另外有些人想要在臥室和浴室之間裝設地板感應式的柔和燈光。佩佐爾德將客戶的想法與他獨特的簡約美學融合起來。如今,即使他在洛杉磯、杜拜或蘇黎世都設有展示廳,但美國室內設計雜誌《Luxe》在描述來自德國柏林的佩佐爾德時表示,這些設計手法「明顯展露他德國式的根本思想」。

…你看不出…

儘管如此,他並不想將設計簡化到只剩下形式。他說:「畢竟,我是在為人設計空間。」 沒有人性的燈光設計對他來說是難以想像的。「因為人們不是只看到我們工作的成果,他們還能感覺到、體驗到。」

…它是 一項 設計作品。

名人客戶拉丁流行樂壇巨星路易斯·馮西和太太阿切達·洛佩斯(Águeda López)進到了佩佐爾德的展廳。馮西的歌曲《慢慢來》(Despacito)在 YouTube 上有超過 60 億的點擊率,是到目前為止最常受到觀看的影片。不過,現在關注的焦點是他新別墅裡的燈光設計。佩佐爾德身高近兩米、當地人典型黝黑的肌膚,言談和善親切。他擅於傾聽,常點頭表示讚同,在聽完客戶條件眾多的意見之後,他會解釋照明系統能如何靈活地裝設在不同的房屋內,以便例如完美地照亮馮西的 12 把吉他——這些吉他曾參加錄製名曲,這位製片人兼歌手要將它們掛在別墅裡的牆上。馮西說: 「我喜歡找可以信賴的人做生意。」和佩佐爾德他可以分享品味與商業直覺。

展廳會面:

展廳會面:

烏利·佩佐爾德向路易斯·馮西和他的妻子阿切達·洛佩斯 這對名人夫婦解釋新居照明構想。
現場討論:

現場討論:

路易斯·馮西向照明設計師解釋新別墅樓上的平面圖是如何規劃的。

談到做生意,有個饒富趣味的軼事:烏利年僅五歲的時候,有一次一位家中舊識 「史丹婆婆」問他將來想做什麼,他回答得簡單而明確:老闆。「小孩子就是會這麼說,」 幾十年後,佩佐爾德談起這事就覺得好笑, 「不過,說真的,那也已經是我當時的志向。我父親曾給我 50 馬克,要我油漆圍欄。我就付了 10 馬克找其他人來做。剩下的差價就屬於我了。」

少年時,佩佐爾德完成了製作毛皮衣的職業培訓,那是他「第一次接觸到奢侈品」。之後他成為一名毛皮時裝設計師。佩佐爾德開始了解富人的世界、和他們建立聯繫,到今天已維持了穩固的關係。如果皮革業務仍像當時那樣興旺的話,他可能還會在那一行繼續做下去。

意外的發現:

意外的發現:

佩佐爾德的客戶在俄羅斯的一個穀倉內找到這輛保時捷 356 A Speedster, 並請專人將其修復。如今,這輛敞篷車停在「瓦爾哈拉」別墅的車庫裡。

第二天的目的地:「瓦爾哈拉」。這原本是在北歐神話中陣亡戰士最後的安息之地;在邁阿密,這是一名丹麥企業家修身養性的地方。他在將所擁有的科技公司早早出售後,就全心投入於高品味建築與相關房地產設計。雪白的牆壁、與窗戶和欄杆接壤的玻璃表面,以及一間收藏上千瓶葡萄酒的酒室。在大茶几上,講求慢步調生活方式的時尚雜誌《KINFOLK》整整齊齊等距離地放置在茶几邊緣上。在天花板上和樓梯及膝高度有將近 200 盞燈具,這些可能要價高達 50 萬美元。突然,佩佐爾德注意到從一座一體成形的鋁製燈具中照射出不規則燈光。「這看起來就像燈下有個區域沾了塵土一樣,」他說,並提議立即更換。

在參訪最後有個小驚喜:1950 年代後期的保時捷 356 A Speedster。它是這位丹麥人在俄羅斯某個地方的一個偏僻穀倉內找到的。幾十年來,佩佐爾德一直都只駕駛保時捷。他受這個品牌明確協調的設計、功能和品質所吸引。對於像他這樣了解形狀、體積、表面或線條彼此之間交互影響的人來說,好的設計就是「讓你看不出它是一項設計作品」。

在高速公路上:

在高速公路上:

烏利·佩佐爾德駕著保時捷 Panamera拜訪他在邁阿密的客戶。這輛四門轎車是這位企業家的三輛保時捷之一。
Christian Fahrenbach
Christian Fahrenb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