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交會

路人看到全新保時捷 911 之際,腦中浮現的是什麼?我們試圖從慕尼黑的馬克西米利安大街上尋找解答,而答案是:認可。

106–387公里
5. 路德維希堡
6. 慕尼黑

等等,這不就是...

等等,這不就是...

...沒錯,是全新的!全新 911 即使在像慕尼黑的馬克西米利安大街上這樣豪華氛圍中也很引人注目。對於孩子們來說,就是那麼自然:跑過去、往裡看、滿心喜悅!

那物品擒住路人的目光,使他分神,一般而言接下來的反應是「瞧一眼、了然於心、繼續前行」,這時卻起不了作用,回神後才恍然大悟:這東西一定是新的!全新的!

就是這麼簡單:即使現代人的大腦很複雜,卻也很容易受誘惑:只要大腦接收到全新或陌生的訊息,就會立即做出回應。

「大腦喜愛新奇事物」在認知科學上是真理,只要看到新事物,如一輛汽車、一支手錶或手機,觀看者的大腦就會立即引發興奮感;多巴胺被釋放,所謂的「酬償中樞」開始運作,大幅提高我們冒險再看第二眼或第三眼的可能性。每個人都經歷過這種情況。但問題來了:為什麼會這樣?對人類來說,這種對新事物的注視反射有何益處?

簡單來說,新事物都有潛在危險性。原則上,人類喜歡熟悉的事物。石器時代的人類便是如此,即使是生活在 21 世紀的都會區、具備國際觀的人也沒有多大不同。重點在於,一切事物都應該要安全無虞、可被理解且盡在掌控之中。

我們的大腦不斷地預測四周環境應該是什麼樣子,以及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這有助我們能以最不費力的方式於世上行動。 一旦我們看到新奇未知的事物,大腦就會響起警訊:預測錯誤!原本大腦一直浮現 「一切都安全!」的預測,現在突然失誤。

光看就已是種享受。

光看就已是種享受。

科學家曾發現,光是觀看跑車就能讓我們的大腦釋放感到快樂的神經傳導物質。

全新的保時捷車款、iPhone XS 或喬治·克魯尼(George Clooney)在街道另一頭出現,都會引發這種反應。對於生活在 3 萬到 13 萬年前的人類遠祖尼安德塔人而言,喬治·克魯尼便可能是隻猛獸,大腦立即響起危險警報,體內所有系統進入高度警戒。

過去用來拯救生命的物質,如今則帶來了刺激和短暫快樂。因為新奇事物讓我們體內產生多巴胺,即人類中樞神經系統重要的興奮性神經傳導物質,誘發我們最私密的慾望:愛、情欲、激情。德國波昂大學的科學家在 2000 年初發現,即使是跑車的照片也能啟動大腦中主要釋放多巴胺的酬償中樞。

但我們如何一開始就注意到新事物呢?毫無疑問,車子體型越大、聲音越響亮、顏色越繽紛,我們就越有可能注意到它。舉例來說,車子若在路上呼嘯而過,大多數的路人會回頭看一眼。但是要引起我們注意力也並不那麼容易,因為所謂的 「顯著性探測器」也會同時被啟動。

這些所謂的探測器指的是特定大腦區域,透過連續的循環回饋神經線路,評估刺激物的重要程度。評估結果若是「有關!」,這些探測器將確保我們會仔細觀察。此時,情緒扮演重要角色。專家預估,這類決定有高達 95% 是由情緒主導。例如,一個人看到 911 時,會直覺地想起幾十年前玩汽車紙牌猜謎遊戲時,印有 911 的紙牌是他得分關鍵。換言之,深藏在腦中的記憶,在很久之後仍能控制毫秒內的行為,且此時理智完全派不上用場。

孩童則尚未具備這種思慮過程,當看到一輛新車時,是純粹出於好奇心與喜悅而朝其飛奔。在過去一則保時捷廣告中,就曾描述一名小男孩身體緊靠著 911,並將鼻子貼在車窗上,這個畫面並非虛構,而是出自事實。即便是很小的孩子也能認出保時捷,但這無疑是因為其圖像設計的緣故,是卓越跑車的象徵。

在「認出保時捷」後,就必然會聯想至保時捷品牌。在幾分之一秒內認出了保時捷後,也就明顯影響了我們的感知過程。對此品牌會有什麼感覺?其形象如何?受到歡迎嗎?接著此思慮過程又會摻雜入我們「社交大腦」所儲存的文化和社會知識。很快的,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一輛車,而是一件令人渴望的物品,象徵財富、成功以及自由不拘。數千年來,打破疆界侷限的渴望,已經成為我們靈魂深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此已被內化的渴望,似乎深具意義,因此被代代相傳下來。

具體來說,看見一輛全新保時捷,可以讓人暫時脫離現實,想像自己過著另一種生活,就像短暫陷入白日夢一樣,當然,這與觀看者是否買得起保時捷無關,全世界各行各業都有保時捷的粉絲。我們的大腦自然而然會將新車款聯想至正面相關的事件。從情感上來說,全世界的保時捷駕駛者數量,肯定遠大於汽車經銷商所記載的客戶檔案數。

倘若...

倘若...

...我能在這輛車內展開全新自由的生活,那將會如何?看到保時捷可以讓我們做白日夢,暫時逃離現實生活。

數千年來,打破疆界侷限的渴望,已經成為我們靈魂深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此已被內化的渴望,似乎深具意義,因此被代代相傳下來。

社會各階層對於 911 的認可度,可說是無與倫比的高。

誰坐在車裡?

誰坐在車裡?

意識到保時捷車主和我們之間的相似處,我們的大腦會立即釋放與正向酬償有關的神經傳導物質。

全新 911 會引發什麼樣的反應和感受?當然是驚喜和訝異,並伴隨著好奇、熱情及喜悅。或許還有些嫉妒和挫折的情緒混合其中,但根據我的經驗,在看到 911 時,這類負面情緒算少見。社會各階層對於 911 的認可度,可說是無與倫比的高。

我們的社交大腦從不休眠,此大腦區域會不斷拿自身地位與他人做比較,明顯影響自身對於新車的感知。其中最重要的是,擁有你渴望物品的持有者。

如果我們意識到 911 所有者與我們的相似性,如年齡、外貌、衣著、手錶、方言、所養的狗或喜歡的球隊類似,腦中得出的結論便是:換作我也行。接著我們的大腦釋放出與正向酬償有關的神經傳導物質,使身心愉悅,因此我們自然會盡可能多看幾眼。

911 與眾不同之處在於人們會將其認作自身社會形象的一部分,儘管世界上只有少數比例的駕駛人擁有這款跑車。即便無法擁有,也會因為能駕駛 911 而感到驕傲。而我因為汽車紙牌猜謎遊戲的緣故,911 之於我,就像是一位名氣響亮的老朋友。

Leonhard Schilbach
Leonhard Schilbach

作者列昂哈德‧希爾巴赫(Leonhard Schilbach)是一名醫生暨神經學家。他是慕尼黑馬克斯•普朗克研究院的精神科顧問醫師並身兼「社會神經科學」研究組組長。他在慕尼黑的路德維希-馬克西米利安大學教授實驗性精神病學。希爾巴赫的第一輛保時捷,是金屬藍、僅 10 公分長的模型,可惜已遺失,不過他現在擁有一輛比例為 1:1、1988 年出廠的銀色 924 S,也算是彌補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