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快 更高 更數位化

足球、高爾夫球、網球——多年來,保時捷一直積極參與這些運動,同時也提拔人才。但就像工業一樣,精英體育也已進入數位化時代。

技巧

技巧

精確度

精確度

速度

速度

林登瑙(Lindenau)位於薩克森邦的大城萊比錫(Leipzig)西部。這個地區有千年歷史,以前是一個重要的工業區,經過戰後與轉型後時間的衰落之後,崛起成為千禧年代發展迅速的足球群體。德甲聯賽萊比錫 RB 隊的主場就在那裡——科塔路(Cottaweg),這支球隊從乙級聯賽奇蹟式地進軍到歐洲冠軍聯賽;誰想知道職業運動在價值數百萬的國際業務中有多少變化,只要拜訪一次俱樂部訓練場看看那不甚起眼的迷你運動場就知道了:直徑 10 公尺,牆高 2.5 公尺,地面上鋪的是人造草坪。

從外面就可以聽到球踢射在內牆上的聲音。兩名 U13 組(13 歲以下滿 12 歲)的新秀伊萊亞斯(Elias)和朱利斯(Julius)正在接受一項訓練課程,年輕踢球員必須試著在兩秒鐘內射中投影在牆上的虛擬球門。 「足球訓練輔助系統(Soccerbot)應該培養球員的感知和行動速度,這兩個因素對我們的比賽理念非常重要,」前教練阿列克塞·希皮勒夫斯基(Aleksey Shpilevskiy)說,他現在擔任白俄羅斯足球超級聯賽布列斯特迪納摩隊(Dynamo Brest)的總教練。練習結果會被儲存下來,並與之前的練習課程進行比較,如此能加大成功的可能性。

足球訓練輔助系統的目的:

足球訓練輔助系統的目的:

培養球員的感知和行動速度。 足球訓練輔助系統模擬極短的反應時間。

90
平方公尺:Soccerbot360 的圓形面積。

18,000
次訓練循環:萊比錫 RB 隊在一年多內利用Soccerbot360 進行的訓練次數。

320,000
次傳球。

萊夫·蘭尼克(Ralf Rangnick)坐在萊比錫 RB 體育場裡,那裡直線距離「足球機器人館」有 300 公尺遠。這位前任俱樂部體育總監將在 2018/19 賽季再度接手教練職位。如果稱他為「數據癮君子」,他肯定會惱火。然而,作為一名成功的德甲教練,蘭尼克知道在他的行業中沒有數位化技術幾乎是行不通的。「巨量資料(big data)早就存在於足球業務中。過去每個球季都會進行一次乳酸測試,」這位 60 歲的老先生說,他指的是他在 20 世紀 80 年代中期擔任教練的早期階段,「現在每天都會測量血液值,並檢查每個運動員的健康狀況。」RB 團隊利用球員跑步背心裡面的發射器收集所有訓練單元的數據。然後,分析師與甲組聯賽的運動教練合作,為每個球員隔天的訓練做耐壓的控制。此外,如果球員 「負荷過重」並且需要在下一個比賽日休息的話,總教練可以及時從數據資料中得知。

「巨量資料早就存在於足球業務中。過去每個球季都會進行一次乳酸測試。」 萊夫·蘭尼克

巨量資料不僅可以幫助教練讀出體能數據或計算比賽情境,同時也徹底改變了日常訓練。在萊比錫 RB,每個訓練單元都以空拍方式攝影存檔。教練員從這些材料中將 「以比賽為導向的場景」剪接整理出來,並在正式比賽前直接讓球員看這些場景,以便他們能在即將到來的比賽中針對特殊方面進行調整。每位球員還會在手機上收到為他量身定製的影片,一方面是為讓他知道他個人的優化潛力;另一方面,這些剪輯的影片也呈現可能對手的典型行為,RB 球員可以因此做完美的調整。此外,萊比錫也已經準備好 下一步:一款應用程式,它不僅可以傳播資料和影片,而且未來還能用來進行團隊溝通。聯賽競爭對手「霍芬海姆 1899 體育俱樂部」(TSG 1899 Hoffenheim)已經在使用 一款類似的應用程式。德國足球協會(DFB)也在 2014 年國家隊在巴西舉辦的世界杯獲勝時首次使用了這個應用程式。

在一部 2001 年由布萊德·彼特(Brad Pitt)所主演的好萊塢經典片《魔球》(Moneyball) 中,奧克蘭運動家棒球隊的總教練比利·比恩(Billy Beane)在 1990 年代末期就透過數學分析組成了一支美國棒球史上最好的球隊之一。他沒有聽從那些自以為是的球探和其不足以可信的直覺,而是聘請了一位年輕的耶魯大學畢業生,這個年輕人檢測了到目前為止所有符合條件的球員——包括那些原本已被淘汰出局的球員:他的檢測標準是,這些人有幾次真的以投擲、擊球或在球賽中的傳球策略成功過?結果是:這支資金不足的球隊在 20 世紀 90 年代初期連續取得了 20 場勝利,儘管俱樂部不得不讓其最好的球員在賽季開始之前去加入所謂的頂級俱樂部。

高爾夫球:理想的推桿線投射到果嶺上

34
在一場高爾夫球賽中,推桿的使用率比任何其他球桿都高。

2006
年,高爾夫球巡迴賽首度開放始用數位測距儀。

7,165
公尺:2018 年保時捷歐洲公開賽比賽場地的長度。數字不會說謊:分析儀器可以協助分析高爾夫球揮桿時的強項和弱點。

擊球的方式有很多種。
重要的是,找出最好的方式。

Flightscope:

Flightscope:

許多比賽採用最新一代的高爾夫球雷達測量系統計算出正式的現場得分。

與職業足球員不同的是,職業或高業餘水準的高爾夫球員早已習慣使用數位化輔助工具——即使這些在正式錦標賽中僅能有限制地使用。例如用雷射測量從球的位置到指定目標的距離, 包括直線距離和與擊球距離相關的球道高度差。這樣球員 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他用何種球桿最能夠達到目標、是否真的能用 7 號鐵桿把球打進 122 公尺外的球洞或者會打出果嶺。

所有程度等級的高爾夫球員都能使用攜帶式高爾夫揮桿數位分析雷達系統。系統能詳細分析每次擊球。例如當球無法直擊而是被向右推時,如何糾正這開得太寬的桿頭擊球面?同樣地,你也可以測量和顯示揮桿路徑、桿頭和球速——當然還有擊球的距離。

最重要的擊球方式仍然是推桿。根據美國雜誌《高爾夫文摘》(Golf Digest)的報導 ,一名球員要將球打到果嶺上的洞中,需在一回合 18 個洞的球場中嘗試 34 次推桿。沒有其他球桿受到如此頻繁地使用。來自漢堡三十多歲的盧卡斯·波斯尼亞克和克里斯多夫·普雷季澤(Christoph Pregizer)提供了一個目前最具創新性的推桿訓練系統。

「我們將虛擬資訊與現實重疊。」 盧卡斯·波斯尼亞克 (Lukas Posniak)

「Puttview」與「擴增實境」的影像技術合用,這是工程師普雷季亞澤在做短期比賽訓練時想到的點子:如果把最理想的推球線視覺化,對擊球進果嶺球洞會不會有幫助?「我們將虛擬資訊與現實重疊,」波斯尼亞克敘述道,也就是說:首先,用雷射或無人機測量果嶺,然後計算出一個 3D 掩模並將其固定於一點,最後再對球員做相關的「校準」。而在室內訓練期間,一個投影機會在人工果嶺上顯示線條;在室外時,受試者就帶上擴增實境眼鏡。這有什麼用處?波斯尼亞克說:「當你在訓練推球時沒有顯示線條,然後再把線條顯現出來,你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錯誤在那裡。」

網球:在平板電腦上全面分析

安潔莉克·克伯的比賽也受到分析:

安潔莉克·克伯的比賽也受到分析:

今年溫布頓女子網球賽冠軍得主的教練文姆·飛色特信任數據的威力。

再換到另一個場景:在斯圖加特舉辦的保時捷網球大獎賽是一場世界級女子選手的大會合。在保時捷運動場(Porsche-Arena)頂層 25 平方公尺的空間裡,16 個螢幕從不同視角顯示了目前的比賽。在幾張合併桌上的右側:螢幕上顯示著條形圖的筆記型電腦。四處都是電線和袋子,角落裡堆放了盒子。但 Flightscope 的員工在這堆錯雜中還是亂中有序,掌握一切,而這也是必要的,因為這家公司受 ATP (男子職業網球聯合會)和 WTA(世界女子職業網球協會)委託,在錦標賽中收集正式的現場得分資料。

主裁判使用 Flightscope 軟體將比賽分數輸入平板電腦。一個伺服器將資料分發到例如電視臺,或是以固定資料組的方式(在斯圖加特就是這樣)顯示在球館電視,或是中央球場上方的大銀幕或立方體電視上。那裡顯示的女球員發球速度也是來自攝影機拍攝的資料為基礎。

米蘭·塞爾尼(Milan Cerny)喜歡這類玩意兒,但他更喜歡其背後巨大的潛力。所以這位在 SAP Global Sponsorships 負責創新工作的主管就與他的同事為教練們建立了一個雲端運算的應用程式《SAP Tennis Analytics for Coaches》,這是一個獨特的球場教練解決方案。像在斯圖加特的錦標賽中,SAP 為所有教練提供了每 15 秒更新 一次資料的平板電腦。為了避免博彩操縱的風險,所以不能使用即時數據。

SAP 的應用程式讓安潔莉克·克伯的反應更具攻擊性。

「四年前我在比賽中還要自己在紙上手寫對手分析,」保時捷品牌大使安潔莉克·克伯(Angelique Kerber)的教練文姆·飛色特(Wim Fissette)說,「如今這款應用程式讓我對所需要的一切訊息都能一目了然。」它不僅可以用不同的外觀呈現關於目前比賽的匯整資訊,還可以作為歷史記憶:球員通常將第一個發球發在什麼地方?這些球的速度有多快?從哪個位置擊回的接發球是最好的?數學規則可以算出這些,或者像莎拉波娃(Sharapova)的前教練史文·格林菲德(Sven Groeneveld)所說:「如果我能將純粹的事實呈現給瑪麗亞,那麼所有情緒化問題就會消除。數字是不會說謊的。」

但這只是事情的一面。因為所有球員和教練都能得到同樣的資料,在這個球員 「玻璃化」的時代不再有什麼能夠保存完好的秘密,這點才是真正的挑戰。結果呢? 「你必須讓比賽多樣化,」飛色特說,也就是要有新奇的比賽計劃。只有一件事不會改變。「最後,」克爾巴的教練說,「你的球員在球場上必須比對手更好。」

Thomas Lötz
Thomas Lötz

Rolf Antrecht
Rolf Antrec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