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 久 彌 新

 卡爾·拉貝 (Karl Rabe) 在他 1938 年 6 月 25 日的日記中記述: 「P 博士在柏林。我上午 10 點開車到位於皇冠街的舊辦公室,之後再前往祖文豪森(Zuffenhausen)的新建築。」就這麼兩句很平淡的言詞,聽起來像是順口提到。這位首席設計師兼「P 博士」的密友在這個週六為後人所留下的字跡,並不足以詮釋即將發生的重要歷史時刻,或是該時刻所帶來的感動。他接著記錄當天的日程:「我 12 點鐘開車前往位於費爾巴哈(Feuerbach)的 Berger & Mössner 公司。」前一天,他們為工廠從斯圖加特市中心搬遷到城市北邊的新工廠舉杯慶祝。

约瑟夫·阿尔维克博士 (Dr. Josef Arweck)

约瑟夫·阿尔维克博士 (Dr. Josef Arweck)

出版人

拉貝寫道:這雖然是一場「小小的慶祝酒會」,但有著 「重大的影響」,很多事情他當時也想不到會隨之發生──那是一切的開端。祖文豪森是基石、跑車的家鄉。

傳奇與傳統來自於對根源的渴望,它們將人與事理想化,並代表著特定身份和群體。保時捷 911 在汽車領域就屬於這樣的傳奇。在這座保時捷總部,當人們踏上 6 層階梯,經過 3 面網格窗,將進入一棟樸素的斜頂磚結構三層建築,其風格特殊,卻完全不現代化,也不怎麼引人入勝,但這裡卻集結了 80 年歷史和 70 年保時捷跑車製造的精髓。建築塑造人,但如果人也塑造建築,那麼保時捷在祖文豪森總部的 1 號工廠就是一棟充滿活力、永遠年輕、地位重要的建築,應證著未來與起源不容分離的關係,它的背景就是正邁向電動車世代、強而有力又充滿未來感的銀灰色保時捷世界。即便圍繞我們的大樓建築逐漸消失,1 號工廠屆時仍將屹立不搖。

革新不計損失,為能抓住而放手:祖文豪森將保有它在保時捷的地位,但祖文豪森的保時捷總部將和過去截然不同──在本期雜誌中第 38 頁起深刻記錄我們如何回首過去、展望未來。祖文豪森藉由第一輛保時捷純電動車型 Taycan 獲得了新的面貌、新的核心。「這代表我們要放棄保時捷的本質嗎?」沃夫岡·保時捷博士如此問道。

保時捷將在 2022 年之前投資 60 億歐元在電動車的發展上,其中的 7 億歐元就投資於其總部的生產設施,這回答了所有關於成就我們的過去、塑造我們未來的疑問。保時捷的精髓全部匯集於這棟建築裡,此時此刻正好呼應著卡爾·拉貝於 1938 年 6 月 27 日在這裡寫道:「P 博士在這裡。今天第一天到祖文豪森的新辦公室,還有許多尚在建設中,除此之外一切都非常美妙。」

無論您來自何處,去向為何:Christophorus 伴您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