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時捷是女性嗎?

安妮‧布斯克(Annie Bousquet)身體並無大恙,骨折的部位不在頸部,而是腿部,她從醫院向祖文豪森(Zuffenhausen)發的電報上還寫著:「心情愉悅。」不久前她才在蒙麗瑞賽車場(Autodrome Montlhéry)上駕駛一輛保時捷 550 Spyder 創下新的時速紀錄。當她想繼續刷新限時賽紀錄時,卻在時速超過 200 公里下發生爆胎意外;這次她僥倖逃過死劫。但不幸地,在一年後,1956 年的 6 月 30 日,她倒在蘭斯 (Reims) 附近一片收割後的田地裡,一動也不動。在 12 小時耐力賽中的第 17 圈,與世永隔,這次是頸部。

勝利與悲劇、王者或亡者,總是僅一線之隔,這是自古以來不變的事實。車輛的殘骸遺留在蘭斯的米伊宗(Muizon)彎道旁,和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在加州什蘭姆附近 41 及 466 號高速公路交界處撞毀的 550 Spyder 如出一轍。

约瑟夫·阿尔维克博士 (Dr. Josef Arweck)

约瑟夫·阿尔维克博士 (Dr. Josef Arweck)

出版人

迪恩、史蒂夫‧麥昆(Steve McQueen)等英勇男性成就了保時捷永垂不朽的傳說,但也有像安妮‧布斯克這般的女性,早在當年就巾幗不讓鬚眉,讓一眾好漢相形失色,以獨特方式詮釋保時捷精神,她們努力不懈、活躍、獨立、拒絕妥協、叛逆、求新求變、個人意識強烈且我行我素。

女性與保時捷譜出一段七十年的歷史,包括勇於冒險的女豪傑、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香車美人,以及以鮮豔唇膏在 Carrera 的後擾流板上寫下告白的直率佳人,保時捷車款至今仍宣示著自主、解放及思想的自由。1949 年,約蘭達‧楚迪(Jolanda Tschudi)是名來自蘇黎世上流社會的年輕女士,喜愛飛行滑翔翼以及前往非洲旅行,她也是購買搭載博伊特勒(Beutler)兄弟底盤的量產版 356 車型的首位買主;首位買下 1948 年保時捷 356/1 原型車的車主也是名女性──演員伊麗莎白‧斯皮爾霍佛(Elisabeth Spielhofer)和楚迪同樣都是來自瑞士。

費迪南‧亞歷山大‧保時捷(Ferdinand Alexander Porsche)曾在 1963 年這麼說道:「保時捷 911有著優美的軀體線條,它是一名女性。」《Porsche 911》作者烏爾夫.波查德(Ulf Poschardt)以時裝設計師吉爾‧桑達(Jil Sander)、女網傳奇瑪蒂娜‧娜拉提洛娃 (Martina Navrátilová) 等知名女性舉例:「現今普遍被認為是兩性平等的社會,在現實中卻仍是由男性所主導,她們就是其中不受禁錮的自由精神。」保時捷品牌大使瑪麗亞‧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與馬克‧韋伯(Mark Webber)一同體驗了 GT2 RS;目前在中國,幾乎是每三輛保時捷中就有一輛是由女性所購買,其中 42% 的 911 車主為女性;同樣地,在過去 4 年裡,在保時捷企業裡接受技能訓練的人數中,女性的比例從百分之六提高至百分之三十五;自 2012 年以來,保時捷女性員工的比例也從 12.8% 上升至 15.5%。

本期的 Christophorus 特別為安妮‧布斯克製作了紀念回顧,述說她在一場發生於塞斯特列雷(Sestriere)的滑雪意外後,於飯店酒吧中結識了當時已廣為人知的賽車手阿爾貝托‧阿斯卡裡(Alberto Ascari),從而投入賽車運動之中。雖是巧合,但這次相識卻打破了社會的約定俗成,將角色區分拋諸腦後,僅是順從當下的感覺,一切水到渠成。就如 Christophorus 在 1952 年創刊號的封面中並未宣揚從戰後經濟奇蹟衍生出的沙文主義,而是放上恰如其分而不落俗套的一幅圖像:藍天、遠山、雪地上停靠著 一輛霧銀色的保時捷 356 Coupé,一人身穿條紋毛衣,傾身蹲在車前繫著滑雪鞋鞋帶,愜意享受當下的自由片刻。那是一名女性。

無論您來自何處, 去向為何: Christophorus 伴您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