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 07秒 60

1966 年 2 月 6 日,戴通納 24 小時耐力賽(24 Hours of Daytona)。那年的賽事是以一個驚喜揭開序幕。

賽季開始之前,保時捷廠隊除了運送了兩輛身經百戰的保時捷 904 GTS 前往佛羅里達參賽之外,還有一輛首次亮相的 906 原型車。這輛車不久前方才完成,幾乎沒有經過任何的測驗。這可需要絕大的信任及勇氣,才會安排這輛搭載 2.0 公升 6 缸引擎的保時捷參加這種耐久賽。

在戴通納事事完美合拍:技術、時機,以及車隊。坐在 906 車艙內的是剛回歸保時捷車隊的漢斯•赫爾曼(Hans Herrmann)——前梅賽德斯的明星車手和樊焦(Fangio)的舊搭檔,以及赫伯特•林格(Herbert Linge)——賽車技師出身,自 1948 年起擔任保時捷品牌首席試車手及廠隊車手。赫爾曼與林格,兩位都是來自施瓦本地區,也同樣於 1928 年出生,這對惺惺相惜的莫逆之交共同經歷了許多起起落落。兩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傳奇事蹟,是在 1954 年 1000 英里耐力賽(Mille Miglia)中的驚險之舉。當時,兩位車手以比賽高速急駛著保時捷 550 Spyder,在鐵路柵欄當前把頭一縮,堪堪擠過已降下的柵欄,只是為了接下來能夠不慌不忙的取得組別冠軍。

事實證明,在戴通納事事完美合拍:技術、時機,以及車隊。

漢斯·赫爾曼 /赫伯特·林格(左起)

在戴通納比賽時,赫爾曼與林格在排位賽就畫下了第一個驚嘆號:他們駕駛全新的 906 創下了驚人的 2 分 07 秒 600 圈速,擠進首發的前三分之一位置。比賽當天,佛羅里達的天空一片陰暗,刮著刺骨的冷風,夜間氣溫甚至降至零度以下。在昏暗之中,眾多車輛退出了比賽,59 個參賽隊伍中,大約有一半無緣見到終點的方格旗。週日,旭日東昇之際,這輛 906 已位居總排名第七。車隊中的兩輛 904 GTS 皆領先在前。最終,赫爾曼與林格直追而上,將他們都拋之於後。越過終點時,這對夥伴一共完成了 623 圈,取得了 2.0 公升組別的冠軍。一本美國的賽車雜誌言簡意賅地作了總結:「德國車隊除了加油、換輪胎及駕駛,其他什麼事也沒做。」通過這場嚴厲賽事試煉的 906 無所披靡:繼在賽百靈、蒙札、利曼,以及霍肯海姆等賽事斬獲傲人的成果後,保時捷於 1966 年車隊世界錦標賽的 2.0 公升跑車及原型車組別中也獲得勝利。

在 1970 年告別賽車生涯前,赫爾曼與林格在後續幾年裡也獲得了眾多冠軍頭銜,雖不是坐在同輛車內,但是在同一地點:利曼。赫爾曼與理查‧艾特伍德(Richard Attwood)一同駕駛紅白配色的 917 K,為保時捷取得利曼 24 小時耐力賽的第一個總冠軍。林格早在此前一年功成身退,不再參與賽車運動。但為了在《急速狂飆》電影中擔任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的替身,而再現江湖,重新踏進了 908 的座艙,演出了神乎其技的賽車場景。

兩位傳奇賽車手終身為車隊的一份子:今年,赫爾曼與林格兩人即將慶祝他們的 90 大壽。

02.05.–06.1966

戴通納 24 小時耐力賽
戴通納國際賽道,美國佛羅里達
漢斯·赫爾曼 /赫伯特·林格, 保時捷廠隊
6,132 公里 賽道總長
保時捷 906

Frank Giese
Frank Gi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