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跳跃

历史性的快门画面在房屋般高的 雪墙之间重现。飞跃过保时捷汽车的传奇一幕以 全新主角阵容再度上演。

   

就是这张照片。不知为何,它历经流年,常看常新。在保时捷的品牌历史中,在其两位缔造者的人生中,在几十年来无数人的记忆中。它于 1960 年创作于奥地利楚尔斯(Zürs am Arlberg)附近的弗莱克森山口(Flexenpass)——随后传遍了全球:一名滑雪运动员穿梭于房屋般高的雪墙之间,飞跃过一辆横停的保时捷 356。这 一极限勇敢的动作,却透着从容与优雅,仿佛是在不经意间随便完成的一样。这也是当年时代精神的一份象征,在几十年的艰辛岁月过后,勇气,体育精神以及最重要的生活情趣终于回归了。而这也是保时捷品牌及其态度的一份形象展现,从一开始便是如此。

1960

1960

凭借在阿尔贝格山区滑雪胜地楚尔斯的“保时捷 356 之跃”,摄影师汉斯·特鲁尔和滑雪运动员埃贡·齐默尔曼创造了保时捷品牌历史上的标志性一幕。

这位姿势完美的飞跃者是奥地利人埃贡·齐默尔曼(Egon Zimmermann),他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滑雪运动员之一,他曾在 1962 年世锦赛中获得大回转项目的冠军,并于 1964 年因斯布鲁克冬奥会上摘得高山速降项目的金牌。齐默尔曼于 2019 年辞世,享年 80 岁。“对我们来说,埃贡将永远活在世上。”他的弟弟,现年 71 岁的卡尔海因茨·齐默尔曼(Karlheinz Zimmermann)说道,“这张照片已使他迈入不朽的境界。”

而作为第二主角的保时捷 356,也同样堪称永恒。这款成功的车型,标志着这家当时刚在奥地利成立不久的跑车公司开始在国际层面上崛起。保时捷和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这份因缘也是从一开始就在的。

这张跳台滑雪照还有个幽默的副标题《冠军如此抄近道》,被公认为摄影师汉斯·特鲁尔(Hans Truöl)最著名的作品。特鲁尔也于 1981 年去世。

跃动之心

跃动之心

在蒂默尔山口的滑雪跳台旁,大家满怀期待:保时捷股份公司 董事会副主席兼财务和信息技术执行董事麦思格(左),与近几十年来 最成功的滑雪运动员之一阿克塞·兰德·斯文达尔在一起。

一跳穿越 2021 年:在奥地利和意大利交界处的蒂默尔山口(Timmelsjoch),即使在滑雪季即将结束时,积雪仍有数米之厚。阿克塞·兰德·斯文达尔(Aksel Lund Svindal),两届奥运会和五届世锦赛冠军,我们这个时代最成功的滑雪运动员之一,此刻已经准备就绪。一切条件都很理想:阳光,蓝天,风也是很大。但大家都知道:在海拔 2,500 米的地方,天气是瞬息万变的。因此摄制组不想浪费任何时间。四名摄像师就位,一架航拍无人机升空。“五,四,三,二,一,开始!”制作人通过扩音器一声令下。呼喊的对象,是正在坡顶待命的斯文达尔。他不慌不忙,平缓地起步了。他的眼罩里清楚映出 100 米开外的一座用雪砌成的跳台。然后他便开始了第一次试跳。“最后十米是最重要的,不允许有丝毫失误。”这位 38 岁的挪威人后来在采访中解说道,“当然,你必须精确到十分之一秒,抓住正确时机起跳。”而且还要立即全神贯注于着陆,因为飞行时间最多不过一秒钟,他笑着补充。“在我的滑雪板下方所发生的一切……”据斯文达尔说,“感觉只是一片朦胧而已。”

在他下方的地面上,伫候着摄影师斯特凡·博格纳(Stefan Bogner)。而在他前方 一段距离开外,两道五米高雪墙之间的通路 中央,横停着一辆保时捷。这与齐默尔曼和特鲁尔当年的舞台如出一辙,只是这次的车型不是 356,而是海王星蓝色的保时捷 Taycan Turbo ——首款纯电动跑车。博格纳正在等待那个合适的瞬间。当斯文达尔飞掠 Taycan 上空时,他按动了快门按钮。他的相机会每秒自动触发十二次快门。博格纳就是这样捕捉到这次飞翔的每个阶段的。但有件事让他介意:“我们需要更多的阳光。” 这位慕尼黑人感叹道,他作为动态摄影专家,正是成名于阿尔卑斯山中的创作。

斯文达尔也并不满意:“我还需要速度更快一些,这姿势还不对。”这位虎背熊腰的挪威人在观看他第一跳的录像时说道,“腿要提得更高,手臂要更加向后打开。”

一切都必须恰到好处,因为 1960 年的那幅标志性画面如今就要在此地、在蒂默尔山口重现——并非原样拷贝,而是 21 世纪的重新诠释。这个点子至少和“保时捷之跃”本身一样大胆。

“在我们看来,这个新版本就像是连接着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桥梁。”麦思格(Lutz Meschke)说道。这位保时捷公司董事会副主席专程来到蒂默尔山口,想要一睹这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大场面。“传统对我们的品牌极为重要,同时我们也在全力推动面向 未来的创新。”麦思格说道,这份“‘共生关系’是保时捷品牌核心的一部分。”

“我们今 天续写了历史。” 麦思格

通过 Taycan,保时捷非常成功地展示了将本源与未来结合可以产生怎样的效果。它在保时捷品牌历史上绝无先例,同时又能让人一眼认出是一辆保时捷。跑车基因也决定了它的特质。他自称是“风冷车型的粉丝”,斯文达尔承认,“但电动车在我看来代表着未来,而且也很有趣!”


是的,有趣,这也正是前辈汉斯·特鲁尔和埃贡·齐默尔曼成就历史经典的原动力。当时,特鲁尔已经是一位著名的摄影师,不仅跟拍体育赛事,也常在各冬季运动胜 地出席山地休闲社交场合。据卡尔海因茨·齐默尔曼介绍,这张照片是“在一个罕见的场合下拍摄的。”当时,一场巨大的雪崩封锁了弗莱克森路(Flexenstraße),这是连接奥地利阿尔贝格山区施图本(Stuben am Arlberg)和楚尔斯两地的唯一通道。人们不得不借助大型机械把路铲开,之后,大量的雪堆积在道路左右两侧。据齐默尔曼回忆:“雪墙高得出奇,前所未见,引起了汉斯·特鲁尔和我哥哥的注意。”

至于画面中最重要的元素——红宝石色的保时捷 356 B,是特鲁埃尔自己的爱车。“对于我和我哥来说,拥有一辆 356 在当时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事情的全过程是这样的:“封锁道路,停上一辆保时捷,跳过去——完成。”而 2021 年的“飞跃行动 2.0”就没有这么随心所欲了,毕竟这次不 仅要拍照,还要从所有角度摄制影片。

当保时捷团队,摄制组,摄影师斯特凡·博格纳和阿克塞·兰德·斯文达尔为拍下那个决定性的时刻精心准备时,记忆也随之纷纷跃出。他“为成为保时捷传承的一部分而感到自豪”,品牌大使斯文达尔曾坦言,“能够在这里书写下一篇章,对我而言是一份特别的殊荣。”斯文达尔曾经结识埃贡·齐默尔曼本人,也感到与其有一份特别的因缘,因为他自己同样是一位奥运会高山速降的冠军。“而且我们俩都是穿着 7 号参加比赛的。”斯文达尔自豪地说道,尽管两人的年代相隔 54 年。

2021

2021

在蒂默尔斯山口与阿克塞·兰德·斯文达尔 联手创作的新作中,保时捷以完美的方式,将传统与创新结合为一。

斯特凡·博格纳也与这幅传奇摄影作品有着一份个人因缘:“汉斯·特鲁尔拍过我的叔叔和爷爷。”他提到。老威利·博格纳(Willy Bogner senior)和小威利·博格纳(Willy Bogner junior)也是德国最著名的滑雪运动员。“这对我来说也像是完成了一个轮回。”摄影师说着,转身回到他的相机前。

不过,要完成这个轮回,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山上时而阳光灿烂,时而阴云蔽空,过一会儿翻飞的雪花又挡住了画面。阿克塞·兰德·斯文达尔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跳跃——只有世界一流的运动员才能做到这般精准。每一次试跳,他都会将动作打磨得更加完善:起跳,空中的姿势,滑雪板的位置和着陆。“你永远不能停滞不前,永远不能满足现状。”斯文达尔讲道,“你必须不断进步。无论在赛车运动还是在滑雪运动中都是如此。这就是我与保时捷的因缘。”

“人永远 不能停滞不前。无论在赛车运动还是在滑雪 运动中都是如此。” 阿克塞·兰德·斯文达尔
凯旋

凯旋

卡尔海因茨·齐默尔曼,阿克塞·兰德·斯文达尔和 麦思格(左起)在蒂默尔斯山口成功完成了影片和摄影 制作,此刻都是喜气洋洋。

终于,群山之上云散天开,斯特凡·博格纳高举起手臂,大家各就各位。斯文达尔再次从坡顶出发起跳。

“太棒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博格纳在检视照片后大呼,“这次一切都做到位了。” 他很满意。不,他很激动:“这种壮举一生只能做到一次。”

卡尔海因茨·齐默尔曼此刻想念着他的哥哥埃贡:“假如他还活着,今天一定也会在这里。”他说着,显然有些动情,“也许他正在天上看着这一幕。”

翻拍片场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一时刻的巨大意义。“我们今天续写了历史。”董事会成员麦思格总结道,“不安于以往的成功,而总是勇于向前跃进,总是将边界推向 更远的地方——正是这种精神成就了我们。”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保时捷。

Thomas Ammann
Thomas Ammann
相关文章

油耗数据

Taycan Turbo

WLTP*
  • 26.6 – 22.9 kWh/100 km
  • 0 克/km
  • 383 – 452 km

Taycan Turbo

油耗数据
耗电量 综合(WLTP) 26.6 – 22.9 kWh/100 km
二氧化碳排放量 综合(WLTP) 0 克/km
电力续航里程(混合)(WLTP) 383 – 452 km
电力续航里程(市区)(WLTP) 432 – 498 km
NEFZ*
  • 28 kWh/100 km
  • 0 克/km

Taycan Turbo

油耗数据
耗电量 综合(NEDC) 28 kWh/100 km
二氧化碳排放量 综合(WLTP) 0 克/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