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克兰科学校

位于斯图加特市中心的约翰·克兰科芭蕾舞学校,其新建筑洋溢着简洁,律动和精准的气息。这座与歌剧院遥遥相望的整体建筑群,诠释着动感和优雅。

   

保时捷 Macan GTS
燃油消耗量 市区:12.1 升/100 km
郊区:8.0 升/100 km
综合:9.6 升/100 km
二氧化碳排放量 综合:218 克/km(截止到 10/2020)
所有杂志中出现的技术数据可能会因为市场不同有所差异。

加百利·费格雷多
当塔德乌什·马塔茨在巴西首次见到加百利·费格雷多(Gabriel Figueredo)时,他年仅 12 岁。“肢体和音乐如此交融在一起,实属罕见。我们很荣幸,他能来斯图加特。”如今 20 岁的他是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的一员,获奖无数,前景一片光明。

雨宫水木
出生于东京的雨宫水木,在家乡服部凌子(Hattori Ayako)私立学校的芭蕾班开始芭蕾舞学习。2014 年,塔德乌什·马塔茨将她邀请到了斯图加特的约翰·克兰科芭蕾舞学校,2017 年她完成了学业。作为斯图加特舞团的新星,她的舞蹈以柔软而轻盈著称。

这是德国首个专门修建的芭蕾舞学校。这个建筑群在市中心斜坡上拔地而起,高达 10 层,长达 90 米。历阶而上,宛如职业生涯的一道道台阶。“对于芭蕾爱好者,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就好比是车迷眼中的保时捷。”自 1999 年便担任校长一职的塔德乌什·马塔茨(Tadeusz Matacz)说道。19 世纪初期,符腾堡宫廷将巴黎歌剧院的巨星们招入麾下,从此之后斯图加特便在国际上享有“舞蹈之城”的美誉。在舞蹈指导约翰·克兰科于上世纪 60 年代创造的斯图加特芭蕾奇迹后,这座州首府城市便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约翰·克兰科芭蕾舞学校同斯图加特芭蕾舞团联系非常紧密。“我们学生可以作为成为舞团的一员,同著名舞蹈家同台,这是在全球都是独自无二的。”马塔茨说道。屈指可数的 120 名学生,让每位学生都可以得到悉心指导。

独特美学,绝佳构建

慕尼黑的 Burger Rudacs 建筑设计工作室充满棱角的精确设计,烘托出宏大的气势:建筑通过露台彼此相连,年轻舞者在这里充分感受到自由。“我们相信,建筑和芭蕾本质上是共通的,”建筑师比吉特·鲁达克斯(Birgit Rudacs):“这两门艺术都是关于构思,空间和韵律的思索。我们相信,约翰·克兰科芭蕾舞学校的空间雕塑解决并回答了这些问题。”

错落有致的建筑,其用途也一目了然。八间镜子直达天花板的排练室和行政管理区位于建筑群的中央,入口在维拉大街(Werastraße)的楼房则是提供给 80 名学生的宿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排练舞台,它完全模仿歌剧院舞台,可容纳 300 名观众。作为一个“黑盒剧场”,它隐身在建筑中,透过在都市广场(Urbansplatz)门厅的巨大玻璃窗才能一窥真容。

大师级的平衡:

大师级的平衡:

全新约翰·克兰科芭蕾舞校彰显了建筑与舞蹈之间的完美平衡。

宽敞的走廊,大厅和楼梯均以清水混凝土打造。设计透亮,充满让人凝神静气的安静力量。没有一处设计偏移了宗旨——舞蹈。透过大窗户和阳台,歌剧院和城市全景尽收眼底。一刻也不让人忘记目标和观众。这个启发人去探寻自我的建筑,从空间上较之前拓展了许多。“我们之前的楼房非常不堪。”马塔茨感叹道,回忆起了无法完成大跳跃的狭小教室。

看得见风景的窗口:

看得见风景的窗口:

自 1996 年起,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原经理瑞德·安德森(Reid Anderson)便为在歌剧院附近的新址上重建芭蕾舞校而奔走。
星路灿烂:

星路灿烂:

约翰·克兰科芭蕾舞学校为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培养最好的舞者。
“世界上还没有其他任何地方的学生可以同顶级舞蹈家站在同一个舞台。” 塔德乌什·马塔茨

舞蹈—人类共通的语言

约翰·克兰科芭蕾舞学校 120 名学生来自 26 个国家,其中大部分居住在校内宿舍中。“全球各地的年轻人在优越的学习条件 下实现自我提升。”保时捷人力资源和社会事务总监安福纳先生(Andreas Haffner)说道:“一件重要的东西也应运而生:多元化!我们通过来自 80 多个国家的员工了解到多元化多么弥足珍贵。”斯图加特芭蕾舞校同保时捷也存在相似之处。“数百年缔造的风格也在不断重塑。约翰·克兰科非常注重打破陈规。他的编舞架起了一座新与旧,时尚与古典的桥梁。他的坦率与对改变的渴求与保时捷不谋而合。”安福纳感叹道。传统和革新交相辉映。文化影响着全球的人们。对于自 2012 年起便是这所芭蕾舞校主要赞助商的保时捷来说,这一关联至关重要。保时捷为学校的新建工程提供 1000 万欧元资金支持。

文化推广:

文化推广:

保时捷为学校的新建工程提供 1000 万欧元资金支持。
“重要的东西应运而生:多元化!” 安福纳

塔德乌什马塔茨特别期待在理查德·克兰科排练厅工作,这是一间阳光无法直射的房间。“对我而言,这是最有意思的排练厅,它让演员和音乐的感知更为浓郁。在这里,人们能保持绝对的专注,激发最大的灵感。这个位于建筑侧翼的房间有着绝佳的音响效果。宛如置身舞台之上,舞者仅在音乐和灯光烘托下,让观众沉迷在舞蹈的魔力中。”这一切,离不开非同寻常的天赋,以及别具 一格的场地。

挚友:约翰·克兰科

“约翰·克兰科是一位非凡的人物。他如同一块磁石,吸引着当时最著名的舞蹈家。他代表着严苛标准、艺术和情感的最高需求。”塔德乌什·马塔茨说道。在开普敦完成学业后,他在伦敦皇家芭蕾舞校(Royal Ballet)开始编舞事业。上世纪 60 年代初期,他作为客座舞蹈指导来到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后来担任舞团经理,短短 12 年便让舞团驰名全球。1971 年克兰科在当时的西德成立了首个国家舞蹈学院,1974 年学院改以他的名字命名。

Bettina Krause
Bettina Krause
相关文章

油耗数据

Taycan Cross Turismo 车型

WLTP*
  • 24.8 – 21.2 kWh/100 km
  • 0 克/km
  • 415 – 490 km

Taycan Cross Turismo 车型

油耗数据
耗电量 综合(WLTP) 24.8 – 21.2 kWh/100 km
二氧化碳排放量 综合(WLTP) 0 克/km
电力续航里程(混合)(WLTP) 415 – 490 km
电力续航里程(市区)(WLTP) 517 – 616 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