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设计

在美国迈阿密,如果想要独特的灯光设计,那就去找乌里·佩佐德吧。他是一位 专门为高端房地产项目设计照明效果的设计师。拉丁流行音乐巨星 路易斯·冯西(Luis Fonsi)就是佩佐德的客户之一,他非常欣赏佩佐德简洁美学的 设计风格,也被这位德国人追求细节的精神所折服。

  

纯粹主义:

纯粹主义:

在佩佐德的光线哲学中,光源总是为周围 建筑而服务的,光源设计本身并不是设计的终点。

真正成功的设计…

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迈阿密一样,对光线如此看重,对其设计的要求如此之高。迈阿密尽管地处北美洲,但更像是一座中美洲的城市。白天,太阳照亮了建筑物外墙的颜色,烘烤着白色的沙滩和高大的棕榈树。日落之后,无数巨大的霓虹灯显示牌在夜幕下闪耀夺目,亮丽非凡。这座“魔幻之城”的风格混合了 20 世纪 50 年代汽车旅馆的淳朴,以及电影《迈阿密风云》(Miami Vice)中所展示的典型纨绔之风,还夹杂着以超级豪宅的建筑风格为代表的未来风尚。这就是设计师乌里・佩佐德的世界。

…看…

佩佐德的设计完全围绕光线展开,他工作室的展示厅令每一位到访者都惊叹不已,赞不绝口。工作室位于市中心和迈阿密海滩之间一座不起眼的办公大楼的四层,光线昏暗,只有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之后,才会发现这里的灯光设计是多么的巧妙与细致:窗前挂着一编织精细的灰色窗帘,灯光照亮了 一张几乎全黑色的盒子状写字台,大约 15 米长。由 F. A.保时捷工作室设计的 Apure 灯具,其中一些只比大拇指的指甲大不了多少,照亮了一面黑色墙壁,上面引用了设计师费迪南·亚历山大·保时捷的一句话:  “对于外形来说,黑色是唯一不会抢风头的颜色。”这里的每个细节都费尽心思,有些能够一目了然,有些则需要慢慢品味。专门为这个展示厅设计的香水随着空调系统缓缓散发到室内的空气中。

低调而壮观:

低调而壮观:

迈阿密一千博物馆 (One Thousand Museum Tower)高级公寓楼里 一个房间的天花板照明,这也是扎哈·哈迪德 建筑事务所在迈阿密的项目。

灯光设计绝不仅仅是为了空间照明。佩佐德的设计始终将房屋、公寓或房间的物理结构融入其中,力求令灯光效果成为建筑本身的一部分。这位 59 岁的艺术家认为,自然光和人造光并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互和谐而统一的。对他来说,餐桌上方的灯具形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应该服务于周围的建筑空间”。带着这种理念,他合作参与了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位于美国迈阿密的高级公寓项目 One Thousand Museum Tower。在豪华的公寓房间里,佩佐德与他的专家团队使用的便是 Apure 灯具。

因此,佩佐德在每次设计之前,都会与客户进行详细而具体的讨论和交流。他希望准确地理解,每位建筑师、规划师或业主想要在空间里追求怎样一种氛围。有些人钟情于时尚感十足、带有移动探测器开关功能的灯光设计,有些人喜欢在从卧室到浴室的走廊上,随着脚触碰的地板而开启照明,一路洒满柔和的光线。佩佐德将客户的需求与他特有的简朴美学风格结合在 一起,美国室内设计杂志《Luxe》称此为这位柏林人身上“德意志灵魂的明显痕迹”。

…不出…

他曾在洛杉矶、纽约、迪拜或苏黎世都做过展示厅。尽管如此,佩佐德并不会受制于某种形式,“毕竟,我是为人而设计空间效果”,他说道。没有人性的灯光设计对他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人们不仅仅会看到我的设计,还会触摸到它,感受到它。”

…设计的痕迹。

各界名流趋之若鹜,纷纷前来参观佩佐德的展示厅,拉丁巨星路易斯·冯西(Luis Fonsi)和妻子阿古达·洛佩兹(Águeda López)就是他的客户。冯西的《Despacito》(慢慢来)在网络平台上有超过 60 亿的观看次数,这是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互联网平台视频。他想让佩佐德为自己的新别墅设计灯光效果。佩佐德身高近两米,皮肤像当地人 一样晒得黝黑,健谈而友好。但他这次做了 一位倾听者,安静而用心,不时点头表示赞同,非常耐心地倾听着这位近乎挑剔的客户的各种要求,然后一一做出解释,怎样灵活地调整家中的照明系统。例如,如何为冯西那十二把吉设计出完美的灯光效果,它们可是这位制作人和歌手的功臣,冯西的绝大部分热门歌曲都是和它们一起录制的,这十二把吉他将来会挂在别墅的墙上。冯西说: “我喜欢和我信任的人在一起。”冯西表示,他与佩佐德有着相同的品位和商业头脑。

展示厅的会面:

展示厅的会面:

乌里·佩佐德为明星夫妇路易斯·冯西和 妻子阿古达·洛佩兹讲解自己的灯光设计理念。
实地考察:

实地考察:

路易斯·冯西向设计师 介绍新别墅顶层的 空间规划。

关于商业头脑还有一段趣事:在佩佐德五岁的时候,家族的一位朋友——“斯泰因奶奶”问他将来想做什么,他的回答简单而明确:老板。几十年后,佩佐德自我解嘲:“童言无忌啊,但当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我父亲曾给我 50 马克,让我把篱笆粉刷一遍。我花了 10 马克找了一个人粉刷,剩 下的钱就归我了。”

青少年时期,佩佐德学徒做皮毛匠,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奢侈品”。然后他成为一名专门设计皮草时装的设计师,并开始接触富豪们的世界,逐步建立自己的人脉,有些关系甚至持续到今天。如果皮草生意仍然还像当年那样火爆,他很可能还在继续做。

如获至宝:

如获至宝:

在俄罗斯的一个粮仓里,佩佐德的一位客户找到了 一辆保时捷 356 A Speedster,并对它进行了专业的修复。 如今这辆跑车正停放在一幢名为“Valhalla”的别墅的地下车库里。

第二天我们来到“瓦尔哈拉”(Valhalla)。 在北欧神话中,这是战败者最后安息之地的名字。在迈阿密,它是一位丹麦企业家的安乐之所。他早早地把自己的科技公司卖掉,全身心投入到建造和设计高端房地产的事业中。雪白的墙壁,与窗户和护栏相连的玻璃平面,葡萄酒室里大约一千瓶的收藏,处处彰显着奢华和富裕。在巨大的沙发茶几上,摆放着颇受欢迎的提倡慢生活格调的杂志《Kinfolk》,每一摞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均匀分布在整个桌面上。在天花板上以及楼梯的及膝高度,一共安装了 200 盏照明灯,可谓一场灯光的盛宴,造价可达 500,000 美元。突然,佩佐德注意到一盏铝制灯发出的光有些不规则。他说:“这盏灯让人觉得灯下的平面有很多灰尘。”他建议马上由他来更换。

在拜访即将结束时,竟然还有一个小惊喜:一辆来自 20 世纪 50 年代后期的保时捷 356 A Speedster。这位丹麦人在俄罗斯某个僻静的谷仓里发现了这辆车。几十年来,佩佐德的座驾始终都是保时捷。保时捷品牌独特而出色的设计、功能和品质令他倾心不已,情有独钟。 佩佐德作为一位艺术家,对形状、体积、表面或线条的相互作用有着自己深刻的理解,对他来说,真正成功的设计“看不出设计的痕迹”。

高速公路上:

高速公路上:

乌里·佩佐德拜访他在迈阿密的客户时,总是开着 一辆保时捷 Panamera。这辆四门轿跑是他车库里三辆保时捷中的一辆。
Christian Fahrenbach
Christian Fahrenbach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