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的狂欢

一个关于建筑师、弯曲的钢管、台灯、历久恒新的设计和一辆来自加州的罕有保时捷的故事。

  

保时捷在家具厂里做什么?对乌尔 夫·穆勒(Ulf Möller)而言,两者却相得益彰。他的 911 故事便是从“Thonet”开始的。2010 年这位设计师为 Thonet 设计了如今标杆性的灯具“Lum”。他用酬劳购买了一台罕见的 911 车型“America Roadster”。“这是我对自己的犒劳,”穆勒指着白色保时捷敞篷车旁边的车间说:“Lum 就是在这里生产的。”对于设计师原本紧密连接的两个东西,终于碰撞在一起。

穆勒喜欢打破传统。顶着一头银发乱发,身穿银色羽绒服,脚踩一双高帮马靴。这样的着装让他感觉舒服,随时可以去小围场遛遛,那里有他汉诺威马“Daisy”在等着他。穆勒的造型让人联想到经典电影 《回到未来》中的布朗博士。只有让疯狂的点子变成现实,才能让发明者得以释怀。而穆勒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促成了此次在家具厂拍摄 America Roadster。Thonet 特地因此而腾空了部分车间。这个原本为 Lum 弯曲钢管的工厂,成为跑车的展示舞台。

“形式追随功能,”穆勒谈及成功的设计说道。“踏实运用材料,围绕目的打造最理想的形态。”此外他还喜欢使用“历久弥新”,来代替他人常说的“永不过时”。“因为不受时间限制,价值才恒定。”穆勒解释说。这对于椅子、等、汽车都是一样的。他继续说,保时捷 911 和 904 之父费迪南德·亚历山大·保时捷会选择在乌尔姆设计学院就读,绝不是偶然。“乌尔姆是功能性和减法美学的代表性学院。”这种关于形式的思考也影响了 Thonet。这个家具制造品牌自始至终是经典包豪斯学派 的追随者。

当穆勒在设计 Lum 灯具时,一心追求一款纯粹精准的外观。仅仅设计对他而言是不够的的。“保时捷现在对 Taycan 所做的,同十年前 Thonet 开发灯具时有些类似。”穆勒说道, 目光略过 911,注视着 Lum 的钢管。LED 技术,自动感应,隐藏在直径为 20 毫米的钢管中的电子装置——代表着当时电子技术的最高水准,对于当时的 Thonet 也是崭新的领域。“我们耗费了数月,才让一些完全符合我们最初的设想。”

与电动汽车相类似,最核心的挑战莫过于热能控制。LED 在高温下很快便沦为一场梦魇 。因此 Lum 灯具特别设计了定时的直流系统电压,让 LED 可以反复关闭和开启。更迭的速度之快,眼睛已无法感知,却足以让温度保持在可控范围内。如此全力以赴,造就了LED 的完美。“这就是恒定的美。”

同样恒久的还有 911 America Roadster。穆勒 2011 年在加州发现了它,然后将这辆动力强大的 964 敞篷跑车运回了家乡卡塞尔(Kassel)。这款 911 跑车在上世纪 90 年代初期仅生产了近 400 辆,以向首款  America Roadster 致敬 ——1952 年和 1953 年专为美国市场发售的保时捷 356 两座软顶敞篷车。

America Roadster:

America Roadster:

这款面向美国市场的保时捷 911 特别版本(964 系列)于 1992 年仅限量生产约 400 台, 作为向 40 年前问世的保时捷 356 America Roadster 致敬。

在一段偶然的际遇下,乌尔夫·穆勒找到了它。“这辆车跑了 75,000 英里,状况很好。”穆勒说道。“我被它宽大车身所折服,其次是尾翼酷炫的 Roadster 字标,这是一款让人着迷的汽车。”也是一款血液中流 淌着音乐的汽车。前美国车主在车内安装了博朗音箱,八个音响,一个低音炮分布在座位后方,前方引擎盖下还装有一个扩大器。 “当我第一次打开后备箱的盖子时,我眼珠都快要掉下来了,里面满满当当。”穆勒感叹道:“它的音效令人震撼,坐在车里音乐带人瞬间置身九霄云外。”

穆勒被 America Roadster 吸引,与他大学的一段经历不无关系,更确切地说,是他第一次驾驶保时捷的经历。1990 年,21 岁的穆勒在达姆施塔特(Darmstadt)攻读建筑和城市规划,同时也在一间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柏林墙倒塌后,事务所在埃尔福特(Erfurt)修建一家披萨店。在建筑工地的一个会谈结束后,上司递给年轻的穆勒他崭新保时捷 911(964)的钥匙,并交给他一项任务:开去加点油!“我激动万分,”穆勒回忆道:“虽然最初感觉像是奥德赛式的冒险,但事实上我却因为找不到加油站而大汗淋漓地跑遍半个城市。当我最终 找到时,这家加油站已经打烊。我费了口舌才加上油。但是这个驾驶的体验却是独 一无二的。”

极简和恒久:

极简和恒久:

新款墙面衣柜 S 1520 同 1930/31 年 Thonet 经典 B 52/1 有异曲同工之妙。 日久弥新的包豪斯设计。

打破常规寻找独特的外观

穆勒的设计历久弥新。

两年后穆勒才得以再次坐上保时捷,这次却是属于他自己的。在此期间,这位设计师走上了自由职业之路,加入了一家建筑事务所,如今他已是这间事务所的掌门人。Thonet 在世纪交替之际联系到他,这间来自法兰肯贝格(Frankenberg)的家具 制造公司正在寻找装修的规划师。而今他成为 Thonet 御用建筑师。他最新的两个作品,一个是在曾经的家族别墅里打造新的展示厅,还有一个便是为几条街之隔的制造车间修建木质外墙,America Roadster 便停在那里。

车库:

车库:

乌尔夫·穆勒收藏的 保时捷爱车,其中包含两辆 Boxster, 停放在一间混凝土旧工厂里。

“对我而言,964 是最美的一款 911。”穆勒说道。搭配个性化笔直头灯的车头,18 英寸宽大轮毂,“威猛且灵巧”的总体印象,无不让他沉醉其中。“我喜欢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后视镜,视野尤其开阔。”穆勒说道。

日常用车:

日常用车:

穆勒尤其认同 Macan 长距离 驾驶性能和综合互联系统。

“这辆车现在已有 28 年历史,但还是崭新灵巧如一辆新车。”穆勒有资格做出这样的判断,因为他目前将全部车辆都换成保时捷:除了罕见的 Roadster,他车库中还有一辆黄色的保时捷 Boxster Spyder (981 系列)。“这是我的大剂量维他命。”穆勒笑称。此外,一辆配置狂野的保时捷 Boxster Spyder(制造年份 2011,987 系列)和他的日常用车—黑色的 Macan。当这位汽车爱好者被问及会设计一款什么样的车时?穆勒回答道:“我会设计一款空气动力的完美三厢车。”当然它还将搭载最顶尖的技术和纯粹的设计,一如 21 世纪的包 豪斯风格。

THONET

1931 年米夏尔·索耐特(Michael Thonet)在莱茵河畔的小城博帕德(Boppard)开设了一间家具作坊。一项自行研发的实木弯曲新型工艺让他声名大振。通过 107 度 水蒸气将木材软化,成型并固定。Thonet 后来搬至维也纳,在那里它将这些木材制成著名的咖啡椅第 14 号 (如今第 214 号)。这些设计简单的椅子帮助 Thonet 迈入家具工业化生产行列——直至今天已经生产了 5,000 万把。上世纪 20 年代,包豪斯设计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马歇·布劳耶(Marcel Breuer)和马特·斯坦(Mart Stam)希望找到一家制造商帮助他们以钢管为材料制作家具,从而联系到当时已重回德国的 Thonet,帮助将精确钢管弯曲技术趋于完美。因为其革新工艺,Thonet 一跃成为现代包豪斯国际领先制造商,诞生了马歇·布劳耶口中所称的如同坐在“弹性气柱上”的悬臂椅 S32。

Thonet 家具精选。
Sven Freese
Sven Frees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