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356/930

维克托·格拉瑟(Viktor Grahser)在澳大利亚旅居 31 年后,终于回 到了自己的故乡奥地利。他的行李除了一个箱子之外,还有 3 辆 保时捷 356。他在房屋外墙上打了一个洞,将其中的一辆推入了客厅。 另外两辆还在集装箱里苦苦等待着对自己的修复工作。 在格拉瑟去世 11 年后,一辆 356 Roadster 终于完工,并且找到了一位声名显赫的主人。

  

 请点击收听此文章的音频(仅提供英文版本)

那是1996年,维克多·格拉瑟独自坐在小新锡德尔(Klein Neusiedl)的 一家小饭馆里。这是一个仅有 900 名居民的小村子,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东南约 25 公里处。格拉瑟坐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旁,像每个星期五一样,他点了煎饼,并兴奋地用英语自言自语着。 三年前,这位科班出身的飞机机械师因为爱情回到了奥地利,然而如今,这位令他在 31 年后放弃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澳大利亚而回国的女人,却已经不在他的生活里了。格拉瑟当时已经 56 岁,棕色的头发向后梳着,发梢在脑后往外卷着。他的面孔粗狂,穿着蓝色的工作背带裤,泛澳航空公司的外套挂在椅子上。他右手夹着自制的烟卷, 左手翻看着一本汽车杂志,不时地自言自语着。餐馆门前停着他那辆生了锈的自行车。

意义深远的相遇

隔着几张桌子,鲁道夫·施密德(Rudolf Schmied)正在默默地观察着格拉瑟,他是餐馆女老板的儿子。施密德 20 多岁,刚从澳大利亚度假回来。这位年轻人没有犹豫很久,便径直走过去,和他用英语攀谈起来。话题很快转到了他们的共同之处——澳洲。这是两人的第一次相遇,接下来却一发不可收拾。 格拉瑟几乎每天都看见施密德驾驶着红色的大众甲壳虫,从他在邻村菲沙门德(Fischamend)的房子前驶过,他会从前院向施密德招手。而到了星期五,两个人经常会相约在餐馆见面。施密德帮助这位保时捷车迷订购了一些零件,并耐心地倾听这位年长者的诉说。讲的最多的当然是有关保时捷的故事。 整整八年后,格拉瑟才第一次邀请施密德到他的两层别墅里做客。他说想给施密德看一样东西,这是他从未向任何人展示过的东西,并嘱咐道:“带上你的相机!” 施密德当时在维也纳学习摄影专业。第二天,他们在格拉瑟位于菲沙门德的客厅里见面了。

20 平方米内的生活:

20 平方米内的生活:

在家乡菲沙门德的老房子里,维克托·格拉瑟生活得非常简朴。一张狭窄的床,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上摆放着收音机和一个灶台,这些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记得带着你的 相机!” 维克托·格拉瑟

“看吧,我的朋友”,格拉瑟指着客厅中间说。这位大学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房间正中停放着一辆保时捷 356 Speedster,破旧不堪,只有一个前灯,没有底盘,没有座椅,发动机在后面,紧挨着一堆木头摆放着。格拉瑟开心地说:“现在你可以帮我拍几张开车时的照片了。”施密德不解地问:“我们要去哪里?” 格拉瑟回答:“就去澳大利亚南海岸的大洋路上兜风吧,你肯定知道这条路吧?”没等施密德回答,他就坐在未完工的 Speedster 金属框架上,双手握住方向盘,模仿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并大喊:“二档,三档,看啊,风把我的头发都吹起 来了。”格拉瑟闭上眼睛,从左向右转动着方向盘,假装在切换着档位,不断地加速和减速,嘴里还模仿着相应的声音。

博物馆的梦想

施密德及时地举起了相机,抓住了这些瞬间。他被格拉瑟的激情感染得几乎热泪盈眶,因此而难以很好地聚焦。施密德终于为即将开始的硕士毕业论文找到了题目:“一段人生,一场传奇”。不久之后,施密德用富有表现力的黑白照片展示了格拉瑟对保时捷跑车的热爱,这位年轻的摄影师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毕业考试。他抓住了一段充满激情和自我奉献的历史,一种为实现梦想而不肯放弃的尝试。格拉瑟只留给 自己大约 20 平方米的空间用来生活,一张狭窄的床,一把椅子,一张摆放着收音机的桌子,和一个灶台。他说自己不需要更多的东西来过幸福的生活,他将其余的空间都留给了保时捷 356。

未完成的项目:

未完成的项目:

维克多·格拉瑟的“超级保时捷”,对这位深居简出的奥地利人来说,只能是一个梦想了。这个项目在多年以后,由其他修复专家最终完成。

格拉瑟最大的梦想,就是在他的故乡奥地利建一座保时捷博物馆。他已经拥有三辆车了,只是对它们进行的修复工作还没有完成。其中一辆 356 Speedster 已经位于客厅里了,它是当年生产时为数不多的几辆右置方向盘款式之一。而另外两辆则还停放在门前的海运集装箱里,它们自从离开澳大利亚以来还没有被动过:上面是一辆保时捷 356 A Coupé,已经被部分改装成了 356 Speedster,采用了 911 的技术并配有机械喷射泵的 2.7 升发动机。在集装箱的下层是格拉瑟的挚爱,一辆 1959 年出厂的保时捷 356 B Roadster,配备了 1977 年的保时捷 911(Type 930)3.0 升涡轮增压发动机。格拉瑟把这两辆车称为 356/930。他经常打开集装箱的门,就为了离他的爱车近一些。他坐在一个带坐垫的椅子上,椅子靠着集装箱的左壁。下面还有一个带延长线的吸尘器,右边放着一张带抽屉的旧木桌,上面还有两把椅子。 格拉瑟喜欢将双腿伸直,两只脚悠闲地交叉在一起,嘴角叼着烟,眼神长久地停留在这两辆保时捷身上。

在这段时间里,格拉瑟与施密德谈了很多有关澳大利亚的事情,包括他如何在 1981 年购买了这辆受损的 356 B Roadster。施密德得知,格拉瑟的 356/930 项目始于第二年,这位飞机机械师还在 1986 年成为澳大利亚保时捷俱乐部“ Australian Porsche 356 Register Inc.”的创始成员。回到奥地利故乡后,格拉瑟依然与俱乐部的朋友们通过书信保持联系。

格拉瑟去世后,他的遗产何去何从?

2008 年 5 月,格拉瑟意外去世,施密德保管了他的信件。发件人依然不断有信件寄来,施密德很想结识格拉瑟的老朋友,通知他们格拉瑟去世的消息,谈论格拉瑟在菲沙门德的岁月,了解更多他在澳大利亚的生活。至于那三辆保时捷 356,施密德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它们的下落。直到 2012 年,他的电话铃响起。

电话是一个叫拉斐尔·迪斯(Rafael Diez)的人打来的,他无意中听说了格拉瑟的故事和他的三辆保时捷 356。格拉瑟的跑车被他的遗产管理者卖给了一家位于斯蒂芬斯基兴(Stephanskirchen)的经销商,而迪斯从这家经销商处收购了这三辆保时捷。迪斯一眼就看出了格拉瑟未完成的心愿:Roadster 加宽的轮拱,为容纳更多冷却空气进气口而加宽的发动机盖,一个对 356 来说很不寻常的类似保时捷 911 S 的前唇。迪斯打算保留并完成格拉瑟的遗愿,简而言之:组装、焊接、上漆。迪斯把右置方向盘改装成左置,焊接上车身,安装了发动机和变速箱,并把镀铬的挡风玻璃完美地安装在车架上。

“它驾驶起来 非常平稳、精确, 乐趣十足。” 沃尔特·罗尔
配置涡轮增压技术的 356:

配置涡轮增压技术的 356:

沃尔特·罗尔和他的新伙伴。

新车主满怀敬意

2018 年,迪斯向他的朋友,保时捷品牌大使沃尔特·罗尔(Walter Röhrl),讲述了这辆 356 B Roadster 的来历,并请他帮忙试驾一下这辆 356/930。罗尔说:“我非常喜欢古董车,它们带给人一种老当益壮,全力拼搏的精神。对于改装后配备了涡轮增压技术的这辆 356 Roadster,我一开始非常谨慎小心,因为毕竟改动了太多的东西。但令我惊讶的是,在第一次试驾时我便感觉到了它完美的平衡性。前轮深唇,后轮搭载 260 马力的重型发动机,行驶中它是如此平稳、精确,驾驶乐趣十足。如今,这位两次赢得世界拉力锦标赛的冠军已经成为这辆车的主人,迪斯将它命名为“保时捷 356 3000 RR”。300 代表排量,“RR”则是 “Röhrl Roadster”的缩写。 板岩灰色外板,红色的引擎盖,上面还镶嵌着罗尔在蒙地卡罗拉力赛(Monte Carlo Rally)中获得的四枚奖牌。内饰中加装了 356 轮辋的 911 方向盘,其他的内饰装置也令人联想到 911。对于格拉瑟而言,这辆配备 911 技术的 356 是他心目中的 “超级保时捷”,这是他最大的梦想。

挚友: 相约

为了撰写这篇文章,摄影师鲁道夫·施密德相约保时捷 356 Roadster 的新主人——两次赢得世界拉力赛冠军的沃尔特·罗尔。施密德讲述了维克多·格拉瑟的故事以及他独一无二的 356/930 项目。

Christina Rahmes
Christina Rahm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