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无形之物

从 2017 年起,保时捷开始在 以色列发掘未来汽车领域的人才, 其中与他们合作的就包括 西嘉利特·克里莫夫斯基女士 (Sigalit Klimovsky)。

  

在此处收听文章(仅英语)

从 34  楼放眼望去,视线掠过林立的摩天办公楼和包豪斯风格的平屋顶,可以一直延伸到地中海。特拉维夫市高速公路后方呈镜像而立的双子楼,被业界视为自动驾驶创新的孵化所。就在这里,初创公司 TriEye 团队正在致力于开发一款能够超越可见光边界的摄像机,从而解决出行领域的巨大挑战之一。TriEye 在希伯来大学创立,该校纳米光子学系位居世界顶尖行列。

与全新保时捷 Taycan 的首次邂逅:

与全新保时捷 Taycan 的首次邂逅:

西嘉利特·克里莫夫斯基手里拿着 比例为 1:10 的汽车模型。

回到 34 楼。没化什么妆、穿着牛仔裤和休闲汗衫的西嘉利特·克里莫夫斯基站在一件演示模型前。她与企业合伙人、USB 闪存盘的发明者多夫·莫兰(Dov Moran)  一道,于四年前开始专注于深科技(deep tech)界投资,即投资于开发颠覆性创新技术而非单纯逐利的企业。克里莫夫斯基代表风险投资基金公司 Grove Ventures 从一开始便跟进伴随这家企业创始人。

这位 47 岁的女士手持一块磨砂玻璃,举在一辆玩具汽车前。这是在模拟雾天。在这种情况下,人眼无能为力,但安装在车内的微型摄像机却能通过红外短波传感器传输清晰的图像:即使在能见度低的情况下,该系统也能提供通透的视野。此类传感器颇为昂贵,因此目前还仅用于军事、航天和医学领域,TriEye 如今得以将其制造成本降低至之前的几分之一。

“Grove 对 TriEye 的投资是一次大胆的 冒险。”克里莫夫斯基旁边的年轻男子说道, “但是我们已经证明我们的技术确实有效。” 他是泽夫·利夫纳(Ziv Livne),这家初创企业的业务拓展负责人,之前也曾效力于 Grove Ventures 团队。“特拉维夫的初创企业界人士相互之间的联系十分密切,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克里莫夫斯基认为。许多项目都是基于个人建议启动的。

“作为一个生态系统,以色列非常令人兴奋。”克里莫夫斯基强调道。这里有着充足的人才、风险投资和孵化器,以及 一个乐于投资科研的政府。此外还有诸多激励人们效仿的成功故事,例如 2017 年被美国英特尔集团以 153 亿美元收购的耶路撒冷初创企业 Mobileye。仅在 2019 年上半年,以色列就有 66 家公司被 收购,总额达到创纪录的 148.4 亿美元。

6,500 以色列的高科技公司数量。
此外每年还会新增 1,200 至 1,500 家初创企业。


全国共有 6,500 家高科技公司,每年还会新增 1,200 至 1,500 家;530 家跨国集团 (包括 Facebook、Apple、谷歌或者亚马逊)已经在此落户。特拉维夫发挥着关键的作用。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像这里一样,在如此小的地域内集中了如此多的初创企业。当地人口还不到 50 万,却有超过 4,000 家新企业成立。这是一座极端的城市,极端的脉动,极端的青春气息。这里的人们抓紧享受生活的每一分钟。这种心态当然也使初创界更具活力。想要体验很多也就意味着:你必须迅速取得很多成就。

2017 年,保时捷在特拉维夫建立了一处数字实验室,旨在识别人才和未来技术。 “保时捷数字(Porsche Digital)作为 Grove 基金的投资方和战略合作伙伴,将与我们一 起探索新的创新方案,以及交换我们对生态系统的认知和行业需求方面的想法。”克里莫夫斯基说。此过程涉及到两种文化的碰撞,那就是敏捷快节奏的初创界和成熟的 跨国跑车制造商。在克里莫夫斯基看来,这有时是一种挑战,但更多的是一种优势。 “重点是找到合适的、共同的节奏。”

TriEye 相机的图像 传感器:

TriEye 相机的图像 传感器:

这家创 新企业的竞争优势 就源自这块芯片。

克里莫夫斯基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见识过诸多极为不同的企业文化,在澳大利亚也工作过五年。由于对技术的热爱和她在全世界积累的经验,使她对技术创新企业充满热情,甚至不亚于企业主管。克里莫夫斯基喜欢在位于特拉维夫北部的 Grove Ventures 总部大楼或者 TriEye 所在的塔楼附近不远处的小办公室与来自保时捷数字实验室的同事们和前途远大的创始人们会面。这一豪华共用工作空间名为Labs TLV。当电梯向下运行时,一只动画巨嘴鸟(生活在热带雨林的形目鸟类)跃然现身于巨大的显示屏上,随着乘客一起下楼。

而门前的景象则比较低调,至少乍看起来如此。经过修复的山墙房屋群,在一众平顶房屋中格外显眼。远处国防部楼顶的直升机停机坪和旁边的天线塔则提醒着我们,这里的技术诀窍和创业精神不仅仅归功于优秀的大学。军事、科研和工业界的人才和技术协作在其他任何国家大概都没有像在以色列这样成功。不过,如果因此就以为该国初创界的发展是为了国家利益,可就想 错了。“我们不太尊重等级和权威。”克里莫夫斯基解释道,“无论谁提什么问题,总会得到多个答案。我们就喜欢搞点磨擦。有些人说犹太人就是这样,喜欢较真儿,还有些人会觉得这样才能让彼此进步。”

这个国家扁平的等级结构也许源自以色列立国之初,当时以色列的先辈们不但开发半导体,还把沼泽变成农田,在集体农庄(Kibbuz)均分共有物资,还一起在集体食堂吃饭。

大部分集体定居点如今早已私有化,然而当克里莫夫斯基决定午休时去 Chadar Ha’Ochel 餐厅用餐时,怀旧情调又油然而生。这家餐厅环境令人回忆起条件艰苦的集体农庄食堂。虽然服务员端出的菜色是烤鱼肉串和漂亮的沙拉。Chadar Ha’Ochel 位于艺术博物馆附近,博物馆新楼上分布着几何形折边,如同一件折纸艺术品。这是个展望未来的好地方。

行动、机动、脉动:

行动、机动、脉动:

在特拉维夫,年轻人抓紧享 受生活的每一分钟。

特拉维夫

克里莫夫斯基认为,只要今后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能够普及,数字服务和个性化将成为趋势。我预计,随着人工智能在汽车行业的实施,根据目前的趋势,还将呈现出更加迅猛的增长。”了解驾驶者及其乘客的需求和习惯,“将有助于根据各自的客户群开发专门量身定制的商业模式。”克里莫夫斯基说。“很多都是可行的,新的商业模式将会包含购物、娱乐、工作、健康等等。”

不过克里莫夫斯基现在要先去学校接她八岁大的儿子了。她道了别,直奔罗斯柴尔德大道(Rothschild Boulevard)而去。在特拉维夫的这座主干道上,可以观察到共享经济的一个最新现象:凤凰木荫下的散步大街上,时髦青年和商务人士飞驰而过。在汽车数字化方面,以色列可能会给出一系列不可或缺的解决方案。然而在以色列本国,眼下高歌猛进的倒是另一种出行工具:便捷的电动滑板车。

TriEye 鹰眼AI

这家 2017 年成立的初创企业志在解决自动驾驶行车辅助系统的最大挑战之一:低能见度下的安全性。TriEye 短波红外线摄像机(SWIR)不仅处于当前最新技术水平,而且由于采用半导体科技, 制造成本相当于传统设备的几分之一。无论在雾中、雨中、雪中还是黑暗中——硬币大小的摄像头均可向车辆传输高分辨率图像数据。摄像头不识别颜色,但可以识别物体,诸如光滑的冰面、油洼或动物的深色毛皮等物体从远处即可识别。即使挡风玻璃也不会限制摄像头的效率,车体视觉设计因而也不必妥协。从今年夏天起,保时捷开始与 TriEye 建立合作关系。
www.trieye.tech

Fleetonomy 车队革命

微出行、短期租赁和订阅模式,这可能就是城市出行在未来的面貌:在自动驾驶车辆和人工智能控制的车队接管市场之后。2016 年成立的初创企业 Fleetonomy 志在使自动驾驶革命顺利完成,目前已在为此管理和优化一系列汽车制造商、汽车租赁公司和车队运行商的车队。人工智能可以收集和分析大数据,使人尽可能高效利用车辆、精确计算需求并根据客户需求实时协调服务。由此可在规划阶段便对整个出行产品或服务进行巨细靡遗的模拟,并根据应用领域针对具体 客户资料量身定制。
www.fleetonomy.io

Anagog 绝不是模拟(analog)信号

在数据时代,人们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智能手表,都在不间断的收集信息。而这常常引发担心,谁在从这些数据中获益?若是按照 2010 年成立的初创企业 Anagog 的想法:理应只有我们自己。之前说到人工智能,人们往往联想到巨大的计算机,而 Anagog 则坚持用软件在口袋设备上解决一切。智能手机传感器以匿名的方式向系统提供有关位置、速度、高度等数据,或者行车过程中传递而来的振动等样本。由此,最新的 Edge Al 技术不仅能够预知我们何时在目的地完成事务回到车上,还可调节温度,甚至预测接下来几分钟内在哪里会有停车位空出。亮点在于:与其他解决方案不同,这项技术只将信息保存在自己的手机上,因此能够将数据安全等级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www.anagog.com

Agnes Fazekas
Agnes Fazeka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