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弗里德里西・舍费尔

对于卡尔-弗里德里西・舍费尔(Karl-Friedrich Scheufele)来说,装饰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用来计时的,另一类可以令人忘记时间。这位瑞士手表制造商萧邦(Chopard)的总裁,喜欢自己动手修复保时捷老爷车,不仅为了参加 Mille Miglia 老爷车赛,也用来打发周末的时光。

  

请点击收听此文章的音频(仅提供英文版本)
  • Karl-Friedrich Scheufele

“我从小就对汽车十分痴迷,尤其是保时捷。” 卡尔・弗里德里西・舍费尔

清晨,在瑞士沃州(Waadt)一个小村庄的 Boulangerie 餐厅前,停着一辆红色的、小巧而可爱的拖拉机。它显然不屑于加入这雷梦湖畔(Lac Léman)众多豪车组成的所谓“上流社会”,无数高档豪华轿车和配备精良的跑车在公路上耀武扬威。这里距离风景如画的日内瓦和奥委会总部所在地洛桑很近。但不知何故,这辆农用设备与此处的氛围相得益彰,毫无违和感。这是 一辆 1958 年出厂的保时捷柴油 Junior 拖拉机,它的主人即将闪亮登场。

卡尔・弗里德里西・舍费尔拿着刚买的新鲜面包纸袋,脚上穿着手工缝制的鞋子,登上了这辆单缸拖拉机。他显然并不是农民,而是日内瓦钟表和珠宝商萧邦的联合总裁,正准备在周日的清晨出门兜兜风。舍费尔熟练地操作着保时捷拖拉机:将油门杆逆时针转至全油门,插入对于保时捷来说不常见的、位于右侧的点火钥匙,为了预热,保持左边把手半拉出几秒钟,然后完全拉出。随即,起动器开始转动,很快柴油机独立运转。

此时,离合器踏板必须全力踩下,这仿佛要测试手工制鞋的接缝处是否过关。松开右侧的手刹,挂一档,可以出发了。

舍费尔对这辆配备单缸发动机的“老伙伴”极其珍爱,非常享受与它兜风的每个瞬间。每次出行都像是个节日,每个弯道都是享受。沿着一条狭窄的乡间小路前行,两旁种满了遮阴的桦树,奶牛们悠闲地在山坡上吃草,不久就回到了舍费尔位于日内瓦湖畔的庄园,这是一座可追溯至 1695 年的经过修复的乡村庄园。鹅卵石铺成的庭院里,郁郁葱葱布满了天竺葵、夹竹桃灌木、玫瑰卷须和薰衣草,他和妻子克里斯蒂娜(Christine),以及他们的三个孩子和许多兰伯格犬共同生活在这里。

从沙皇到整个世界

舍费尔家族来自德国的黄金城普福尔茨海姆(Pforzheim)。卡尔-弗里德里希的父亲卡尔・舍费尔三世(Karl Scheufele III)于 1963 年接管了日内瓦手表品牌萧邦。这 一品牌是由路易-于利斯·萧邦(Louis-Ulysse Chopard)于 1860 年创立的,他是伯尔尼汝拉(Berner Jura)地区一位农民的儿子,他的家乡 Sonvilier 拥有悠久的制表传统。当时,萧邦已经为沙皇尼古拉斯二世的宫廷制作精美的小型艺术品。今天,舍费尔的客户早已遍布世界各地。

萧邦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家族式管理的手表和珠宝公司之一,由兄妹卡洛琳(Caroline)和卡尔・弗里德里西・舍费尔共同担任总裁。卡洛琳负责女装系列:先是首饰的设计,然后是高级珠宝系列产品;卡尔自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一直负责男士运动腕表系列,90 年代以来还管理着萧邦品牌的生产业务。

萧邦旗下有 40 多个手工制作工场,员工人数超过 2,000 人。当许多钟表制造商纷纷转向石英表生产,抢占市场时,萧邦家族却在弗勒里尔(Fleurier)投资建立了一座小型工坊,专门生产高端机械钟表。从这里诞生了无数制作精良的计时手表,陀飞轮或万年历,镶嵌在华丽的玫瑰金或铂金表壳中,配以饰有纯金或银色的手工扭索饰表盘。它们身上都刻有 L.U.C 字样,以纪念公司创始人路易-于利斯・萧邦,并带有公司传统的标志,以及备受青睐的瑞士官方天文台表检定局(Contrôle Officiel Suisse des Chronomètres)颁发的的 COSC 证书。


舍费尔认为:“我们的细分市场正在经历一场手工业的复苏和繁荣。机械表芯就像经典汽车一样,拥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因为人们可以尝试去了解它,甚至可以自己去修理它。”

从甲壳虫到保时捷

舍费尔是怀旧的,这从他的车库就可以看出来,这个车库由一座老修道院改建的,舍费尔像是把拖拉机开进了一座博物馆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辆 1954 年出厂的酒红色保时捷 356 Speedster 1600;旁边还是 一辆红色、但色调偏黄一些的保时捷 356 B Carrera 2,生产于 1963 年;一辆 1973 年出厂的银色保时捷 911 T 2.4,与红色相互辉映;那辆 1974 年生产的黄色 911 Carrera RS 2.7 格外引人注目,几乎抢占了旁边两辆年轻车型的风采:一辆 1997 年的银灰色 911 Turbo 和一辆 2016 年的炭灰色 911 R。在这座独 一无二的保时捷秘室内,功成名就的 60 岁舍费尔,仿佛又变成了一位热情而痴迷的年轻人:“我从小就迷恋汽车,尤其是保时捷。”舍费尔的第一辆车是一辆亮黄色的大众敞篷甲壳虫,他一直开着这辆车,直到自己能够买得起一辆保时捷 911,中间没有开过任何其他车型。

特殊情结:

特殊情结:

舍费尔在 30 年前收藏了这辆1954 年出厂的酒红色保时捷356 Speedster 1600。
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

这座整修后的庄园是舍费尔家族平静生活的地方。

舍费尔将自己这种私人喜好也带入了事业中。自 2014 年以来,萧邦一直是保时捷赛车运动的合作伙伴和官方计时员。自 1988 年以来一直是老爷车耐力赛 Mille Miglia 的赞助商。从那以后,萧邦每年都会为这场意大利北部的赛事推出配套的腕表系列。布雷西亚至罗马往返的经典 1,000 英里路线,舍费尔已经来来回回开过 28 次,大部分是和好朋友,赛车传奇人物杰克·埃克斯(Jacky Ickx)一起完成的。

价值不等同于价格

舍费尔只有在时机成熟时才会做出决定,无论对于公司、家庭,还是在他的车库里:“我可以为自己心仪的东西耐心地等待。”舍费尔比别人更看重的东西是纯正,他收藏的汽车一定不能进行过于完美的修复,他解释说:“我非常喜欢这个过程——精心加工和修复一样东西,令它恢复最初的模样和状态。”仅仅因为一辆车看起来不如最初光鲜亮丽,就把它处理掉吗?“绝不会的,因为我向来对自己的选择坚定不移,坚持有始有终。”

舍费尔三十年前收购的 Speedster,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油漆的翻新工作需要在整个尾翼部分涂上厚厚的腻子,下面的车身部分几乎就不存在了。舍费尔稍作思考后便下定决心,进行完全修复。

“忠于自己的内心,但不要固执。追寻目标的同时,不要忘记根本和起源。”这是舍费尔事业成功的驱动力,也是引领他热情的原则。舍费尔始终认为:“一辆车的价值并不是以价格来衡量的。”他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空格 Speedster,笑着说:“我从来没有卖过一辆我的车。”

卡尔-弗里德里西・舍费尔

这位 61 岁的萧邦总裁从自己的家庭和爱好中汲取力量:“当我驾驶着自己的保时捷时,头脑中的一切杂念都消失了,我又重新找回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