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接触

当路人打量全新保时捷 911 时,大脑中浮现的是什么?在慕尼黑的马克西米利安街(Maximilianstrasse)的这场试验让我们找到了答案——认同感。

106–387 公里
5. 路德维希堡
6. 慕尼黑

等等,这是不是

等等,这是不是

...没错,新的保时捷!即使在慕尼黑马克西米利安街这样散发着奢华气氛的大街,全新 911 也一样惹人注目。对于小孩而言,则更为简单:奔跑过去,仔细查看,然后欢欣雀跃!

当行人路过时,目光在它身上一扫而过。在受到刺激时,人们的一般流程为——看、记住、继续走——停留。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新家伙!

这一切原则上并不陌生:现代人类的大脑运作繁复,却又如此轻易被诱惑:只要给它看一些新的、陌生的东西,它马上就可以产生激烈的反应。

“大脑喜欢新奇。”科学如是说。当看到新事物,如新车、新表或者新手机,大脑马上兴奋起来。神经细胞被激活后,所谓的“奖赏机制”开始启动。再看第二眼或者第三眼的可能性大大攀升。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验,但问题是:为什么?人们可以利用这种对新鲜事物的激动来做什么?

简单回答之:新的事物中暗藏危险。原则上人们偏爱熟悉的东西。石器时代时便已如此,21 时代的都市世界亦不例外。对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一切都安全、可理解、可控制。

大脑的预告从未间断过,我们身处怎样的环境中?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这极大帮助我们玩转世界,无需耗费多少精力。一旦出现陌生的新事物,报警器开始嗡嗡作响:预测错误出现!不断更新的预告——“一切都是安全的!”突然失效。

打量让人快乐。

打量让人快乐。

科学家研究发现,仅仅打量跑车就能释放大脑中的快乐神经递质。

如今,一辆新的保时捷,一台新iPhone XS 或者出现在街对面的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都可以激起这样的反应。而对于远在 13 万至 3 万年前的尼安德特祖先们,乔治·克鲁尼的威力同一个猛兽相当。在发出生命危险的警报后,所有系统瞬间就切换至活跃模式。

这套从前用于救命的机制,如今却带给人激动和欢愉。因为新事物刺激多巴胺的产生,一种多用在传递兴奋的中枢神经神经递质。它潜藏在我们最隐秘的愿望中:爱、兴趣和激情。波恩大学的科学家在本世纪初发现,仅跑车的照片就可以激活释放多巴胺的大脑奖赏区域。

我们如何察觉到新事物?毫无疑问,越大、越响、越鲜艳的东西,越能增加我们感知的可能性。如果街上发出刺耳声响,会引来大部分行人的侧目。但是我们的注意力运作并非如此简单,与此同时所谓的“显著性探测器”伺机而动。这是大脑中不断通过反馈来评估感官刺激意义的区域。

一旦得出“相关联”的结论,它会引导人们更仔细去观察。情感在此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据专家推论,这类决定 95% 与感觉有关。例如,在一个人的记忆深处,汽车扑克游戏中的 911 纸牌始终带给他稳赢一局的感受,多年后这样的回忆可以在毫秒内左右我们的行为,而且是超越理性的。

儿童的头脑中还缺少这样斟酌的过程。当他们看到一个全新的车型,便会带着极大的好奇和兴奋冲向它。以前保时捷广告中曾出现过一个紧贴在保时捷车上的幼童,鼻子被车窗压得扁扁的。这并非虚构,而是现实。人们总会很吃惊地发现,即便很小的孩童都可以认出保时捷。这可能与其象征着纯粹跑车的图像设
计有关。

“认出保时捷”这一关键词让人进一步联想到保时捷品牌。它在瞬间影响着我们的感知过程。我与这个品牌有什么关联?它的形象怎样?是否让人愉悦?此时,我们存储在“社会脑”中的文化认知开始发挥效力。我们看到的不再是一辆汽车,而是一个身心向往之物。它代表着富裕和成功,更重要的是代表着自由。自古以来,人们总是渴望着不断突破追求的极限。这似乎也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会延续至今。

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一切意味着:打量一辆全新保时捷似乎能带领人们逃离现实,迈入新的人生,做一场白日梦。这同打量的人是否拥有一辆保时捷并无多大关系。保时捷这样的品牌,吸引着全球各社会阶层的车迷。大脑靠着直觉,自动将新车型判断为与我们相关的正面事物。比起保时捷客户名单,世界上存在着更多情感上的“保时捷驾驶者”。

如果

如果

...我可以在这辆车中开启一段崭新自由的人生?看着保时捷,让我们进入一段白日梦,从日常生活中暂时逃离现实。

自古以来,人们总是渴望着不断突破追求的极限。这似乎也是有意义的,否则便不会延续至今。

来自祖文豪森的跑车在社会各个阶层都有非常一致的认同感。

谁坐在里面?

谁坐在里面?

意识到保时捷车主和我们之间的相似之处,我们大脑的奖赏“信使”立即被释放。

看到保时捷将产生什么反应和感受?自然有惊喜和惊奇,也伴随着好奇、振奋和愉悦。有时候也夹带着嫉妒和失意,但按我的经验,后者在面对 911 时倒是很少发生。保时捷在社会各个阶层都有非常一致的认同感。

我们的“社会脑”从不休息。街道上形形色色的汽车从我们身边驶过。我们的自我认识中不断同他人比较的这一部分,影响着我们对车的认知。重要的是,是同欲望对象的拥有者相比较。

我们意识到 911 车主与自己相似的地方:年龄、外貌、衣着、手表、口音、狗亦或喜爱足球队的标志。这意味着:理论上“他们”也可以是“我们”。我们大脑的奖赏“信使”立即被释放。这令人心身愉悦。因此,我们愿意驻足更长的时间。

911 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它是世上仅少数人才能拥有的跑车,被认作自我和社会符号的一部分。人们为它骄傲,即便不曾拥有它。它是我们从前认识的旧友,这一段情缘从”汽车纸牌游戏“便早已结下。

Leonhard Schilbach
Leonhard Schilbach

作者莱昂莱多·希尔巴赫(Leonhard Schilbach)是一名医生和大脑研究学者。作为慕尼黑马克思·普朗克研究所的主治医生和“社会神经学”研究组的负责人,他也在慕尼黑大学教授实验神经病学。他的第一台保时捷(蓝色金属漆,10 厘米长)早已遗失,但所幸他还拥有 一辆制造于 1988 年的银色 924 S,这辆是 1:1 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