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504 分钟

2018 年 6 月 13 日,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排位赛。


即便是大多数头脑冷静且全副武装的赛车手也都开始躁动不安。因为当常胜的保时捷车队退出 2018 赛季 LMP1 组的比赛之后,人们如今将更多目光投注在了更小型的组别比赛上。法国勒芒是神话的故乡。在这里,即使输掉比赛,亦不为败。许多大型汽车制造商都希望能在机动车世界这场所谓的肾上腺素竞赛里最轰动一时、最标志性的、最激烈也最残酷的比赛中彰显自己的实力:法拉利、通用汽车、宝马、阿斯顿·马丁。当然还有保时捷。众所周知,没有任何一个品牌像保时捷一样如此深刻地影响着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在这场跑车盛会中,保时捷公司派出了两辆身着经典涂装的 911 RSR 跑车参加今年的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保时捷 92 号赛车的设计让人回想起 1971 年传奇的粉猪涂装,想起德国大贝莎(Dicke Berta),想起来自祖文豪森的松露猎手。这辆车再次在车身上用虚线划分出猪肋排、猪嘴与猪耳朵。91 号赛车的涂装为蓝白相间的样式,以致敬 20 世纪 80 十年代的赞助商——乐富门(Rothmans)。当时,赛车手史蒂芬·贝洛夫(Stefan Bellof)曾驾驶着同款跑车一战成名。他也在同一场比赛中意外身亡。

周三晚上,三场同级别排位赛中的第一场即将举行。这是勒芒耐力赛激烈厮杀的正式开始。保时捷厂队派出来自意大利的前一级方程式车手吉安马里亚·“吉米”·布鲁尼(Gianmaria Bruni)作为本方车队的首发,以及为奥利力保时捷厂队车手理查德·里兹(Richard Lietz)和来自法国的 GT 赛事老将弗雷德里克·马克维斯基(Frédéric Makowiecki)驾驶 91 号赛车出征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这已是他第十次出战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此前他曾三次获得组别冠军。今天,布鲁尼将首次代表保时捷车队参加比赛。他注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他的保时捷 911 RSR 跑车已经整装待发。这辆车的输出功率可达 510 马力,车辆换上了新轮胎,并且将油箱中的油量保持在可能的最低水平。在这一油位下,布鲁尼只能跑四个回合,在两圈飞驰的过程中他必须当机立断地完成自己的使命,那就是在比赛中领先于其他对手。在全部三条长直道上,布鲁尼出其不意地驶入其他赛车的滑流中,这使他在速度上胜了一筹,得以将其他车手甩在身后。

“我只不过抓住了最好的时机。” “吉米”·布鲁尼

换句话说,其他赛车总在合适的时机为他让路。此外,像保时捷车队后来经过计算宣布的那样,布鲁尼在共计一秒半的时间各完成了三次 6 公里每小时的额外加速。他的队友马克维斯基曾在赛前坚定地预言,最快圈速会达到 3 分 48 秒左右,这远远短于之前阿斯顿·马丁厂队的戴仁·特纳(Darren Turner)在 2017 年创下的 3 分 50 秒 837 的组别记录。然而当布鲁尼冲过终点线时,大屏幕上出现了7个字符、1个冒号以及1个句号,这些闪烁的字符好似平地里的一声惊呼:3:47.504。

全体在场人员都屏住了呼吸,不仅因为这个惊人的成绩,更是因为几秒钟之后布鲁尼开着自己的赛车冲进 1 号弯道的碎石中。我当时确实有些用力过度了。布鲁尼笑着谈论起这桩丝毫不会影响比赛结果的不幸遭遇。布鲁尼对于车辆的性能信任有加:我上一次体验类似于今天在这辆赛车中感受到的完美平衡感,还是十年前的事。然而 91 号赛车在比赛中并没有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它被出动的安全车挡住了去路。另一辆保时捷赛车从旁超越,并最终获得 GTE-Pro 组别的冠军。这台冠军车辆便是采用粉猪涂装的 92 号赛车。

13.06.2018

排位赛 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
吉安马里亚·布鲁尼,
保时捷 911 RSR

Gerald Enzinger
Gerald Enzinger

Journalist, author and TV expert on the topic of Formul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