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猶如開心手術」

生產和物流部門董事會成員阿爾布雷希特·萊莫爾德(Albrecht Reimold)談及 Taycan 和祖文豪森新時代的開始。

  

萊莫 爾德先生, 保時捷推出首款電動跑車, 這對您來說有什麼意義?

我們透過 Taycan 開展了一個新的階段。保時捷刻意選擇在品牌的核心及故鄉祖文豪森總部生產這款全新指標性跑車。Taycan 的確具有特別的意義,無論是性能、續航範圍,或是大幅縮短充電時間的創新 800 伏技術,以及整個汽車概念,都是獨一無二的。它不僅僅是一輛純種跑車,同時也適合日常使用,這就是典型的保時捷。至目前為止,全球已經有超過 20,000 名人士向保時捷表示有購買意願,而他們甚至還沒看過這部車一眼。這樣熱烈的反應遠超出我們的預期,讓人感到振奮。

您做好準備了嗎?

當然。如果沒有的話,就糟糕了。我們將按計劃在 9 月份啟用製造廠。目前我們正在製造先導車型,再過幾個星期,我們就會開始正式量產。

Taycan 被認為是保時捷有史以來 最具挑戰性的專案。保時捷為 此在祖文豪森建造了一座全新的工廠, 並且為此投入了約 10 億歐元。

是的,因為 Taycan 對保時捷而言非常重要。只要看看我們在履行這項計劃時所採取的高效速度就知道了:2015 年 9 月,我們在法蘭克福車展上展示了 Mission E 概念車。 11 月,新的車身工廠舉行了奠基儀式,現在我們已經開始在那裡生產目前 911 的車身。 6 個月後,我們開始為新的組裝工作清空施工現場,共同時進行 Taycan 生產設施的規劃。 12 個月後,首批原型車和研發用車在試營運中心製作完成。

這一切都相當有野心。 其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

隨著 Taycan 的發展,我們開始改造母廠,建造廠中之廠。即使現今的廠房產能已達滿載,但我們仍引入新技術和流程。這就像一場開心手術,對所有相關區域都會產生影響,畢竟,祖文豪森每天出產 250 輛雙門跑車,產量已經比以往多出許多。這些影響包括目前車款是否順利生產、Taycan 的投產準備,甚至是維護社區當地居民的利益。我們的母廠終究毗鄰著住宅區和商業區,因此有許多道路和一條鐵路線在此縱橫交錯。 所有這些都需要精密完善的物流規劃,這也是我們選擇在多樓層和建築群中生產 Taycan 的原因。

「隨著 Taycan 的發展,我們開始改造母廠,建造廠中之廠。」 阿爾布雷希特·萊莫爾德

如果在保時捷的萊比錫廠製造 Taycan 會不會比較容易? 那裡的空間比祖文豪森大。

祖文豪森是我們跑車的搖籃。Taycan 是我們對這個歷史傳承所在地的明確承諾,我們要藉此確保現有工作崗位,甚至創造新工作機會,讓此地的未來更蓬勃。透過一份員工協議,我們將 Taycan 作為「我們的專案」來實施。除了一個好的社區、監事會和公司管理層的決策之外,還需要全體工作人員的支持才能實現這一個獨特的方案。為此,員工將其加薪的 25% 存入一個基金,從而在財務上參與這項專案。這種形式在汽車業中是前所未見的。此外,我們透過 Taycan 建立起高度創新的生產方法,向未來工廠更邁進了  一步。我們稱之為保時捷製造 4.0,特色是智能、精益和綠色。「智能」代表靈活、互聯式的生產,「精益」意味著負責任和有效地使用資源,「綠色」指的是永續性發展和環保。我們也希望不斷提高產品的生命週期。在生產和物流領域,我們自 2014 年以來已將每輛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了 75% 以上。

這樣就實現目標了嗎?

不。因為我們將在祖文豪森以碳中和的方式生產 Taycan。我們有個更深遠的願景:在供應鏈和產品生命週期方面,絕不留下任何生態足跡。

這是否表示保時捷將來只會專注 於生產電動車?

當然不。保時捷現在和未來都將是高性能跑車的品牌,無論是針對令人熱血沸騰的汽車引擎、智慧型插電式複合動力車,或者是即將推出的純電動車。作為一個頂極跑車製造商,我們的市場佔有率相對較小。但我們認同 2015 年 12 月 12 日在巴黎協定的氣候目標,並確切擔負起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責任,如今也已經可以在不犧牲車輛性能和駕馭情感的情況下實現這一點。例如,在歐洲有超過三分之二的 Panamera 車主選擇插電式複合動力車型。而在全電動跑車領域,我們透過 Taycan 持續發展。

這樣的目標能發展多遠?

我們預計,直到未來十年中期,整個保時捷產品系列的銷售量一半都會是電動或複合動力車型。

對於傳統保時捷客戶來說,這必定 有如一種文化衝擊。

也許吧!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證:即使是在Taycan 這樣的純電動保時捷上,您也能找到一切您所習慣的保時捷特色:極具運動感的駕駛動態表現、卓越的性能數據以及豐沛的情感。我深信,產品越有吸引力,電動車就越快能獲得認可。我們信心在握,  一定能成功,滿足客戶的期望。

純電動和傳統動力跑車的生產方式有何差異和相似之處?

並不是說我們只光是以電池代替油箱,或者以電動馬達取代內燃機。再者,組裝電池、電動馬達和專用冷卻系統的程序,當然與組裝內燃機和排氣系統是不一樣的。儘管如此,Taycan 也是一輛車,它的車身也要組裝並且烤漆。大致上來說,組裝順序是相同的。但是在處理高電壓技術時,就需要新的專業知識了。因此我們持續對所有員工進行相關的資格培訓。畢竟,我們希望確保電動跑車也能符合保時捷一貫的高品質標準。此外,純電動跑車個人化程度也應比照保時捷現有的車型。我們的客戶非常珍惜保時捷提供的高度個人化服務,每個人都能得到他們想要的跑車。可以這麼說,保時捷量產獨一無二的跑車。對於 Taycan 也是如此。

Taycan 的生產過程中沒有 傳統的流水線。

是的,我們從頭開始全新設計 Taycan 的生產流程。這樣做的好處是,我們可以在祖文豪森建立高度創新的生產標準。我們在所謂的彈性生產線(Flexi-Line)上組裝 Taycan,這個無人駕駛的運輸系統可自動在各站之間移動。這不僅讓我們的生產流程,也使得新工廠的規劃更靈活。彈性生產線尤其在投資和靈活度方面具有極大優勢。省去設立整合在地基中的流水線,我們節省了約 30% 的投資成本,而且由於生產線不是原地固定,我們可以隨時修改生產流程,導入新的生產線或由旁路運行,以實現特殊的客戶要求。

「我們在所謂的彈性生產線上組裝 Taycan,這個無人駕駛的運輸系統可自動在各站之間移動。」 阿爾布雷希特·萊莫爾德

Taycan 的製程也為數位化 樹立了新的標準。

的確,即使從工業 4.0 角度來看,也經常被稱為「革命」。我卻不這麼認為。因為今天我們是利用過去從自動化、模擬科技、虛擬產品與虛擬生產計劃中所獲得的成果來延續發展。一方面,數位化協助我們設計出符合人體工學的工作環境,另一方面,它還能幫助我們的同仁分析複雜的流程和順序,並使其透明化,例如找出何處的數位流可能不在最理想的路徑上以及其原因。以這種方式,我們可以發現一般無法識別出的潛力。

這是無人工廠的預備階段嗎?

不,我們的關注核心始終是人,這一點絕對不會改變。我們實施自動化是為了減輕同仁們的工作負擔,為他們提供協助;然而,最重要的仍然是採用高技能的專業人士。畢竟,結合最先進的技術和專業人員的專業知識,對於打造高品質、個人化和高性能跑車這項艱鉅任務是不可或缺的。

會不會因此失去許多工作機會?

我們的員工人數在短短幾年內幾乎增加了一倍——目前已超過 32,000 名員工。光是為了 Taycan 和 Cross Turismo,我們就新增了 1,500 名員工。對於保時捷來說,電動車是一具增加工作機會的引擎。

阿爾布雷希特·萊莫爾德

現年 58 歲的萊莫爾德曾在完成模具工程學徒期之後贏得模具製造工藝的聯邦優勝獎,並於 1987 年在海布隆(Heilbronn)應用技術大學完成製造 工程的學業,之後在內卡蘇爾姆(Neckarsulm)的奧迪車廠實習。後來, 他在那裡執掌車身製造和創新輕量化鋁合金 Space-Frame 車型 A8 和 A2 的 生產管理。2002 年,他支援藍寶基尼 Gallardo 在聖阿加塔-博洛涅塞(Sant’Agata Bolognese)的投產。一年後, 他接管了內卡蘇爾姆奧迪 A6、 A8 和 R8 等開拓性車型的生產計畫,並於 2009 年成為製造廠負責人。 從 2012 年到 2016 年,萊莫爾德作為斯洛伐克福斯汽車的 CEO,在 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為小型全電動車福斯 e-up! 的生產奠定基礎, 並且促成保時捷 Cayenne 在此地生產。自 2016 年 2 月以來,他一直是 保時捷股份公司生產和物流部門董事會的成員。永續發展這個主題在 阿爾布雷希特·萊莫爾德眼中是首要任務。在他的領導下,保時捷 大幅減少了與生產相關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並將在祖文豪森以碳中和的 方式生產 Taycan。所宣稱的目標是零衝擊工廠,也就是對環境無影響的 生產方式。

Porsche Panamera E-Hybrid 車系
油耗(平均):3.3–2.6 公升/100 公里
二氧化碳排放量(平均):76–60 克/公里
耗電量(平均):18.1–16.0 度/100 公里
效能等級:A+

Porsche
Pors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