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未來

125 年前,世界上第一場汽車比賽在巴黎展開。2019 年底,尼爾•賈尼將為保時捷出戰品牌有史以來首次參加的 E 級方程式車賽。當時和現在的比賽,同樣都關係到賽車運動的未來。

  

在此收聽文章內容(僅英語)
  • Back to the Future


當時他要賣多少個漢堡才能買一套卡丁車的輪胎?尼爾•賈尼必須想一下。從他會算數開始,數字和遊戲類活動就讓他很著迷。賈尼和妻子羅蘭坐在離巴黎西北邊約 50 公里處芒特拉若利(Mantes-la-Jolie)鎮的漢堡店 Jack & Joey,同時回想起在成年和成為一名賽車手之前,13 歲時在父母的速食店幫忙的那段時光。腦海回憶中浮現的是他的最後一場卡丁車比賽:座椅離路面僅幾公分,不斷地尋找最佳路線,踩煞車,方向盤盡可能少轉動,以減少輪胎的損耗。猛一抬頭,又回到了這裡和現在的 一切。 午休時間結束了,繼續上路。新款保時捷 911 Carrera S Cabriolet 正在外面等著。

他們從巴黎啟程,目的地是諾曼第首府盧昂(Rouen)。從芒特拉若利到那裡將近 90 公里,還需要數小時的時間——這是一段回到未來的漫長旅程,尋找 125 年前所有事物開始的線索。汽車的歷史,賽車運動的誕生時刻。

尼爾•賈尼和保時捷全新的 E 級方程式廠隊將迎戰 2019 年 12 月世界 ABB FIA Formula E 錦標賽的第六個賽季。這名瑞士籍車手自 2013 年以來即是保時捷的廠隊隊員,也是這個斯圖加特跑車製造商為這場錦標賽第一位徵召的賽車手,他的速度快、具有 E 級方程式賽車經驗,同時是一項技術先鋒計劃的研發車手。2016 年,他駕駛保時捷 919 Hybrid 賽車,和他的團隊贏得了利曼總冠軍和國際汽聯世界耐力錦標賽(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冠軍。這位現年35歲的賽車手駕駛著保時捷 919,在 2014 年至 2017 年之間取得了 4 勝、9 杆位和 4 圈最快的成績。2018 年,他駕駛 919 Hybrid Evo 在比利時斯帕(Spa-Francorchamps)賽道上創下最快圈速,讓路易斯•漢米爾頓(Lewis Hamilton)的 F1 賽道記錄相形失色。

在法國累人的測試計劃告一段落後,賈尼決定犒賞自己一下,連續休息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他們的行程從巴黎西北部的馬約門大道(Boulevard Maillot)出發。汽車史上的第一場車賽就在那裡於 1894 年 7 月 22 日舉辦:一場從巴黎到盧昂的「非馬車車賽」,由皮埃爾•吉法德(Pierre Giffard)召起。這位巴黎《小日報》(Le Petit Journal)的主編希望藉此證明未來是屬於汽車的世界。超過 100 名車手登記報名,21 輛車通過技術檢驗,車子使用的是汽油、蒸汽或燃氣引擎,甚至還特別聲明,最好也有電力驅動的。數噸重的怪物遇上輕型三輪車;貨車、公車遇上精緻的汽油車。公告聲明優勝獎金  5,000 法郎,但得獎的不是最快的車手,而是最安全、最易操控和價格最實惠的汽車。比賽在 8 點 01 分揮旗開跑,終點是 126 公里外的盧昂戰神廣場(Esplanade du Champ de Mars),淨車程 12 個小時。一共有 17 名參賽者開完全程,他們飽受艱難、風塵僕僕、筋疲力盡。

短途繞行:

短途繞行:

韋爾農(Vernon)附近的塞納河畔 矗立著一座老磨坊。它經常出現在 印象派畫家克勞德•莫內 (Claude Monet)的作品中。

「我們完全無法想像,當時那場比賽對人們和材料意義有多重大,」賈尼說,「而我們今天也不知道 125 年後我們是如何在各地移動。」可以肯定的是:「絕不會是我們現在所認知的汽車。當時,人們想要證明一輛車可以行駛超過 100 公里,最重要的是能到達目的地;如今講究的是效率。」

賈尼發動 911 Carrera S Cabriolet 的引擎。他無法沿著 1894 年從巴黎到盧昂的確切路線走,當時舖堆的碎石路如今已為高速公路和郊區公路所取代。坐在最新的 911 車內,這輛經典跑車的第八世代,而且是結集所有前代精華和當前最創新科技,實在很難去想像當時那場比賽的耗力和急切欲試的共鳴情緒。在今天,331 千瓦(450 匹)馬力,搭載選配跑車計時套件,從靜止加速至時速 100 公里僅需 3.7 秒,極速高達時速 306 公里。125 年前,從巴黎到盧昂的平均車速為每小時 17.5 公里。

「當時最重要的是能到達目的地,如今講究的是效率。」 尼爾•賈尼,E 級方程式賽車手
越過橋樑:

越過橋樑:

在開著新款保時捷 911 Carrera S Cabriolet 出遊的行程中,尼爾•賈尼和 他的妻子羅蘭跨越塞納河不下五次。 導演法蘭索瓦•楚浮(François Truffaut) 在利梅(Limay)老橋上(圖後)拍攝 了他經典電影《夏日之戀》(Jules et Jim) 中著名的最後一幕。

就在幾天前,賈尼在利曼參加了他在 國際汽聯世界耐力錦標賽(WEC)暫時的最後一場比賽。「如果保時捷讓你有機會成為這個品牌 E 級方程式廠隊史上的第一位賽車手,那麼你就必須知道如何區分優先順序。」他非常期待 E 級方程式車賽,但也對那驚人的性能密度、精心挑選的車手以及賽道滿懷敬意。E 級方程式車賽的舉辦地點,就是未來電動交通蓬勃之處:在城市地區,而且是在全世界的大都會區。在巨型都市的街道上舉辦賽車有一種特殊的氛圍,是賽事來到人居住的環境,而不是人去賽車場地。

保時捷是唯一一個下個賽季從零開始的車隊。此外,E 級方程式是保時捷使用不完全自製賽車的第一場系列賽,因為在 E 級方程式中的每輛賽車 80% 的元件都是相同的。但是,所有驅動組件都允許自行開發,例如電動馬達、變流器、變速箱、後懸吊或軟體。些微的調整能決定勝負,有時還靠一點運氣。

靠近河流:

靠近河流:

從巴黎到盧昂的路線沿著塞納河而行。

「我們的 E 級方程式賽車已經準備就緒,在比賽章程允許的 最多 15 個測試日和許多模擬的時間中,都是處理細節問題,」賈尼說。目標不僅是將車子完美地調校、設定,還要有詳細的能源管理計劃。眾人的期望極高,賈尼也對結果充滿信心。至少一定會在前三名,就像三年前,當他與羅曼•杜馬斯(Romain Dumas)和馬克•里布(Marc Lieb)聯手為保時捷奪得利曼 24 小時耐力賽冠軍時那樣。「你無法贏得利曼,」賈尼說,「利曼讓你贏——或者輸」。

他將連續十一年在利曼出賽的經驗運用到 E 級方程式中:「最主要是耐心」。他開往芒特拉若利,125 年前參賽者們在從巴黎出發大約三個小時後,曾在那裡進行了 90 分鐘的午餐休息。羅蘭和尼爾•賈尼看著照片。幾年前,他曾被問及養兒育女的問題,賈尼說:「我想先在利曼獲勝,然後再考慮生小孩。」後來兒子出生了,現在是 E 級方程式。

空中俯瞰:

空中俯瞰:

蜥蜴綠的保時捷 911 Carrera S Cabriolet 在 一段高於塞納河的路線 上展現了它的所有活力。

這輛保時捷左轉進入一條短碎石路。高又濃密的樹籬遮擋了公園和諾曼第韋爾農比西城堡(Château de Bizy)的景色。賈尼夫婦受到誠摯的歡迎,而且可以將保時捷 911 停放在庭院中。這座城堡受到古蹟文物保護,過去被稱為「諾曼第小凡爾賽」。

他們在黃昏時分抵達目的地:盧昂。這個城市有 100 座教堂塔樓、歌德式大教堂、中世紀面貌的小街巷。1431 年,聖女貞德在這裡的老城區被燒死,如今有一塊石碑作為景仰。時間所剩不多,旅遊景點看不完。他們盡情享受了這一天,乘坐敞篷車逍遙遊,多次停在塞納河旁,走訪老磨坊,拍攝橋樑,觀看盧昂的國際 24 小時汽艇賽。但是賈尼還是一直沒有透露他 22 年前要賣多少個漢堡才能買一套卡丁車的輪胎。那麼再一個預測性問題:在 2020 年第一個  E 級方程式賽季結束時,保時捷的成績會如何?「在目前系列賽的前 8 場比賽中有 8 位不同的冠軍,」他說,「在技術上雷同之處太多,駕駛員還是決定因素。」賈尼下車走到盧昂戰神廣場的噴泉旁,轉身微笑著說: 「我這輩子參加過任何地方的比賽,都是為了在那裡站到領獎台上。」

抵達目的地:

抵達目的地:

賈尼夫婦在盧昂的戰神廣場,125 年前的第一場車賽也結束於此。
「駕駛員是決定因素。」 尼爾•賈尼

Porsche 911 Carrera S Cabriolet
市區油耗:11.6 公升/100 公里
郊區油耗:7.6 公升/100 公里
平均:9.1 公升/100 公里
二氧化碳排放量 (平均):208 克/公里
效能等級:F

Christina Rahmes
Christina Rahmes